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对于梦的追寻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人在睡眠的状态中,大脑仍然在思考,不通过平时的思维方式,而是通过人日常的行为模式与经验和意志作为梦的构架原料和方法。因此,梦里面的东西熟悉又陌生,似曾相识又胆战心惊。


 


整整一个晚上,可以经历很多个空间维度寻找不同的梦境,那种相遇的快感与不可预知的惊恐让梦变得超真实或超不现实。认识的人会出现在梦境中,熟悉的场合,或者陌生的未知领域。童年的记忆片断掺杂着成年人的话语方式,每一份童真的画面都带着腥风血雨的暴力元素。孩子永远以大人的面孔行为,叙事也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但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做梦的人多多少少参与了创作梦境的工作,一种强大的思想意识引导着思维走向,有时候,梦便变成了梦到自己想梦到的梦,然后按照幻想继续进行。也有的梦让做梦的人无法掌控,犹如磕药般惊恐与沉迷。


 


我喜欢每日醒来回想自己当晚或者清早的梦,更愿意与人分享。有时候一夜的梦就像几个小时的好莱坞科幻大片,结构完整,悬念迭出,人物关系清晰,情节扑朔迷离,结局出人意料……也有的梦细碎到醒了之后也只能用记忆捕捉到只字片影,但却回味无穷。有时候梦见一句话,醒来的时候会用这句话作标题写一篇文章。有时候会在梦中梦到工作中需要解决的创意,醒来之后也会赶快记录下来。梦给生活的启发太多,我的心里总是怀着感激。


 


昨夜作了梦,空间散乱、情节迷惑、只记得几个人物,过程却忘得可以了。也清晰地记得在小学的校园、小雨天,抱着一个小妹吻她的脸……还有升起仪式,快板的国歌和整齐的队列……然后是表演,每个人穿着大气囊衣服从讲台跳到操场,偶尔技术过硬的人还能飞起来,但最后还是一头撞在墙上掉下来……我们看得开心,却又忽然转变成为外星人入侵……不知为何我总会在梦境中出现外星人入侵的场面,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萦绕在梦境中,荒诞又真实。


 


喜欢解梦是一种乐趣,人对于找到某个答案都是执著的。我们习惯于给自己的生活和某些发生的事情一个合理的理由。其实这种画蛇添足的做法,自己心里明白它的无用,却仍然喜欢且乐此不疲。这种不期而遇的大脑皮层的幻觉感受,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找到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那里充满了需要被我们解码的秘密与暗示。我们相信关于认识未来和过去的神秘力量就在我们自身的体内,所以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dream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Comments (3)
Tags:

3 Responses to “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1. 访客 说到:

    我以前常做梦,经常梦到在森林里霸王龙来追我,吓得半死。有时候,生活中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在梦中实现了,真叫人回味。可惜为什么不能多给我点时间停留在那瞬间??:em219:

  2. 韦捷秋 说到:

    本我,自我,超我。处于深层的无意识决定人的精神取向和梦的形成。弗洛伊德老爷子的《梦的解析》可以看看

  3. @ 说到:

    俩个梦........

    梦里遇到的所有人
    都长着他的脸
    我看着他的脸
    问每一个人
    他在哪?

    梦里他摔倒在草地上
    草地上出现一个微型条幅
    写着“第三节昆明昆虫珠算、笔算、心算大会”
    许多正在参赛的小虫子四散逃开
    昆虫已经这么高智能了
    就像另一个我们从来不知道的世界

    CHEER的念白——

    我不行了
    躺在担架上
    大家都微笑着
    地下道被锁住了
    我问我自己
    这里是死亡吗
    长长的走廊
    他们是谁 我是谁
    我的梦的出口会是醒来的我吗
    还是我的梦里的我就被醒的世界遗弃在发臭的下水道
    醒来的世界就是一把强权的锁
    一个又一个梦 分散在看不见的昨天
    担架上只剩有人躺过的痕迹
    洁白 没有香味 不整齐
    那是梦的痕迹

    《最遥远的距离》片尾曲: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

    这是最最复杂的训练 引向曲调绝对的单纯
    你我需遍扣每扇远方的门
    才能找到自己的门 自己的人

    这是最后一个上坡 引向田园绝对的美丽
    你我需穿透每场虚幻的梦
    才能走进自己的门 自己的田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