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迷梦七四一三:在梦中造访童年

早上有人问我会不会解梦。


他说梦到了儿时睡在渔船上的场景,历历在目,十分逼真。


看着他一脸的不惑,我说自己也经常梦到小时候在院子里面生活的场面,那些破旧的房门,老树、大水缸、潮湿的砖地、墙上的苔藓、每家窗前凉晒的衣服、早上的痰盂、邻家老奶奶的马扎、还有每家屋子里面各不相同的声音,做饭的、洗衣服的、看电视的、聊天的、吵架的、让孩子做功课的等等。


这种梦境其实应该是很正常的,每个人对于儿时的记忆是模糊但却是最深刻的,因为自从有记忆的一刻起,那些最初在脑子里面映像的画面虽然在随着时间推移的过程变得模糊和不确定,但是在每个人内心深处,这种最初的记忆是深藏在大脑最深处的,或许就在生活中因为某一个信号而让这种原始记忆浮现,那些曾经生活的场景、或者似曾相识的感受就会十分逼真的重现,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现象,我不是弗洛伊德,但我却和弗洛伊德一样每天会做梦。


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殊的梦境,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童年。我的童年,略带着些乏味与不羁。从幼儿园逃跑,莫名其妙地惹大人生气结果自己挨打,在家画画然后想尽办法出门去玩,因为中午不愿睡觉而躲避奶奶满胡同地找我,没日没夜地跟门口的小孩儿们玩泥巴、窜胡同,或者到建筑工地那里的沙子堆摸爬滚打。我更怀念每次下暴雨院子里面就灌满了水,其实是污水,但我还是兴奋无比地脱人比黄花瘦光了衣服去里面趟来趟去,那时候,那个深度的水对我来说就像小河,让自己快乐无比的小河。


那是段应该算作快乐的童年吧!因为我还记得养过三只小猫,很多只小鸡、好多的鱼,还记得因为在某个早晨去爷爷的房间发现那只白猫死掉了而痛哭,还记得偷偷在外面捡到一只流浪狗把它抱回家给它洗澡喝牛奶弄吃的,满心欢喜想养着它却遭到家里人的反对后,自己一个人在公园里陪那只小狗呆到天黑不舍离开的难受。我喜欢小动物在小时候就有明显而强烈的愿望,那个时候只要是有生命的动物都会在家里出现,包括猫狗鸡鸭鸟、金丝熊、蝌蚪青蛙乌龟热带鱼、甚至蜗牛和蚯蚓……有小动物陪伴的日子是开心的,你永远不能体会他们的快乐与悲哀,但是会总是有时间陪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的生活,那种安静地陪伴是一种幸福。


其实说实话,6岁以前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了,只残存着那些声音和味道,儿时的发小儿们因为搬家都再没了联系,那个被我用石子儿砍破脑门儿的哥们儿也没了踪影,一起写作业的小伙伴们也都不知去向,关于搬家前的那十年记忆,已经变成了一本发黄的黑白像册,似有非无,那时候没有太多留存的记忆,比如照片,因此那些时光常常会在我的梦里出现,仍然是那个胡同、那座院子、那些摆设、那些面孔、那些声音、那些气息,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梦中的主角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而是一个大人了。


所以梦不是回归,而更像是造访过去。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No Comments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