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陪你躺在云朵上看星星

曾经听一个内蒙女孩子讲,她小时候喜欢坐在自家大门口看天上的云,一看就是一天,大朵大朵变化无常的云彩让她浮想联翩,也因此就算她现在长大了,仍然认为自己的童年是躺在云彩上长大的童话。


曾经也听一个内蒙女孩子讲,她小时候喜欢偷偷在夜里跑出来到家里的菜地看星星,一看就是大半天,深蓝色夜空中数也数不过来闪耀的大小星星让她迷恋出神,直到她现在长大了,仍然认为女孩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拥有满天美丽的钻石。


我虽然没有生长在内蒙高原,但却同样对白天的云朵和夜晚的繁星充满无限的好感和遐想。虽然我从小便生活在大城市,白天的乌烟瘴气和晚上的灯火通明让我没有办法经常看到那些美丽的画面,但是对于可以编织出很多故事的天间星云,我至今仍然每每邂逅便心驰神往。


就像今天这个舒服的午后,阳光充沛、轻风惬意,小河边的绿色植物已经完全长出枝叶,大树小树花朵草坪让头顶的蓝天显得格外透彻,而游弋在蔚蓝天空上的大朵大朵如棉花糖一样的白云,成为了整个天幕的主角。我不禁感叹,原来北京也可以看到这么漂亮的云朵!


在我能回想起来的记忆中,最漂亮的云是在莫斯科。就像今天中午当我徜徉在河边小径的时候,当耳边回绕着Vitas那穿透灵魂的天籁之声的时候,我想起了曾经漫步在红场上的相似感受。那是一个接近黄昏的下午,眼前的一切建筑和人们对我来说熟悉又陌生,空气稍微偏凉,而天空却非常清澈,慢慢挪向西边的阳光透过一朵朵厚实而柔软的云彩射出光芒,建筑楼顶上、街道上、车窗上都纷纷映像着这座城市的轮廓。耳边不时传来基本上听不懂的语言,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与自己一个人的身影相投意合。我记得那是我到莫斯科的第一天,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天空中变化丰富而自由浮动的云朵。


不知道是否那些云彩乘着西北风飘到北京?放眼天际,我仿佛瞧见的是一座座银白色的云彩雪山。我贪心地仰头看天,虽然回报我的是一个接一个的喷嚏,哈哈,但是那感觉真美妙,忽然想到一句话:浮生偷得半日闲。


直到今天,我仍然对云彩充满幻想,总觉得那片大云朵也就在我头上三百多米高的地方晃悠,因此一种想找个云梯爬上去的冲动时不时涌上心头。但当我蹲下身去看到大树下地上那些可爱的小蚂蚁在辛苦搬运着豆大的食物而声嘶力竭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在那片云彩下面也是如此的渺小。


此刻我想到了机器猫,那些小学时候看的漫画,在一个成年人的心中仍然埋下了梦想的憧憬。躺在云彩里睡午觉!多么舒服的好事啊!我闭上眼睛都能够感受到那柔软的质感、舒适的温度、甚至可以闻到一股清香。或者带着狗狗在上面玩耍打闹,要不就是在上面游泳,还可以把很多片云彩拼成各种造型的雕塑……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给我上课,说什么云彩其实是水滴凝结而成的,我只需要不切实际的小我满足,哪怕是短短的几分钟。


然而我也的确上去过,并穿梭其中,当然上面没有看到谁睡午觉或者跑来跑去,所有能喘气的人都在机器大鸟中正襟而坐,不过贴着云层飞行的时刻,那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很美妙。


说说看星星吧!我的几次看星空的经历,不是在山里,就是在海里。但这两种感受截然不同。我本人并不喜欢爬山,更喜欢大海,但是倘若是看星星的话,就恰恰相反了。在山里看夜空中的星星是一种享受,就像玉皇大帝在黑色的幕布前不小心洒下无数颗钻石,有大有小,有的璀璨夺目,有的暗淡无光,但是整个夜空却因为这些不同亮度的星星而变得神秘而美妙。在海中看星星有种眩晕的感觉,不知是不是因为船体漂动的原因,只是觉得在潮湿的甲板上抬起头来,似乎会滑进那片深黑无光的海中,不觉间便失去了安全感,因为在黑色的海水中,我总是会幻想出海怪或者灾难,谁知道这是否跟我看了太多的电影有关?


当然在城市里我仍然会看星星,也包括看流星雨。在城市里看流星雨未免多了些都市的煽情调调,我并不想把自己沦落到那些花季少男的青春梦中,我的流星雨记忆,还是在几年前深夜下班和那个人一起等待天空划过漂亮的弧线的夜晚。而当时所有的许愿都是希望爸爸的病情能够好转。时过境迁,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些浪漫的事情也离我越来越远,到不知道人是否应该变得越来越实际还是应该保持某种难得的情怀,但至少也得有人跟你一起吧!


或许有一天,你会在我身边,躺在蓝天下分享云朵的幻想,或者在安静的夜空下讲星星的故事。


男人,也应该有浪漫的时,浪漫的事。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