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4月, 2005

曾经夏天

当皮肤表层最敏感的神经开始向大脑传达外界温度日渐升高信号的时候
思维就已经用超越光年的速度轮回至夏天的曾经点点……
那是清晨充满了小鸟歌声的曾经夏天
那是在树荫下玩泥巴的曾经夏天
那是牵牛花蜿蜒窗边的曾经夏天
那是用肥皂水和麦管吹泡泡的曾经夏天
那是用画石候勾画未来梦想的曾经夏天
那是在恶毒的太阳底下逃避奶奶催促午觉的曾经夏天
那是用两毛钱 ** 棍换来幸福冰甜的曾经夏天
那是下午去学校之前必须要往葡萄糖水瓶里装满橙色汽水的曾经夏天
那是不会看日历却日日盼望儿童节的曾经夏天
那是在屋子里面就能听到知了欢叫的曾经夏天
那是坐在爸爸自行车前梁上稚语童言的曾经夏天
那是晚上洗完澡涂了痱子粉在床上蹦蹦跳跳的曾经夏天
那是永远没有白天没有夜晚没有时间没有疲倦的曾经夏天……
时过境迁,当同样的温度再次勾起对曾经夏天的怀念
双脚却已落在异乡,举目过往不过也是过眼云烟
时间遮住了双眼,然有些曾经仍在心中依稀可见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不成观点的碎片

高跟鞋和网状 ** 霸占的生活
就像一个让人眼晕的香芋雪糕
雪茄和安全套统治的世界
就像一瓶看着就会醉的皇家礼炮
长腿毛的高跟皮靴和涂唇彩的刮胡刀
这个世界并没有乱了套
上帝不会开玩笑
享乐永远那么渺小
嘲笑永远那么高傲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午后乱飞

用一个气泡发梦
迷恋读不懂的符号
和那副三角墨镜
一片柠檬
纠缠一叶草根
是树还是眼睛
反差还是苟同
半杯水还是半杯空气
白底黑纹还是黑底白纹
进入还是被吞噬
这个世界没有意识
双眼只能看见不能感知
思想只能共鸣不能认知

就不要在乎方向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