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2月, 2005

最后一天 第一场雪

第一片落在车窗的雪花
让这个平淡清晨变得兴奋与激动
仿佛整整一年的期待都在这最后一天实现了
走在满眼飘雪的路上
尽管天空阴霾
心却开始感动
这场雪
想起了那个飘雪的星期四晚上
想起了两颗心在银白黑夜的悸动与温暖
想起了父亲下葬后转天纷飞的大雪
想起了和妈妈独自回家时的平静与想念
想起了梦中和爸爸妈妈在高高的楼顶打雪仗
想起了梦中三个人再次团聚时的幸福与留恋
……
都成为往事了
而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在这个发生了很多事情的一年的最后一天
我望着窗外恣意飞舞清晰可见的雪花
希望它们能够带去我对天上人间人们的深深思念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这个冬天不凑圣诞的热闹

一个人的街道
灯光再明亮看到的一切仍旧冰冷
寒意从身体与衣服的每一个缝隙蹿入
棉花与羽绒的厚度对抗着周遭的温度
背脊的汗水不合时宜的从毛孔中渗出
满眼撞见圣诞树与彩灯礼物呼出的哈气
这座城市开始变得朦胧
今年很快就过去了
却没有赶上一场雪
周末的火车票
不再想凑圣诞节的热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1/1/audition,2005122105242.jpg[/img]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 (1)

地球上还有几个安藤忠雄在活着?

几天以前,安藤忠雄在我的字典中还只是一个陌生的词汇,而现在,却已经变成我极为欣赏与仰拜的符号了。
这几年,对建筑师那种特殊的爱慕越来越强烈,因为自己不是建筑师,所以对于这种能够将艺术造诣与理性构建完美结合起来的天才,甚是着迷。然而,我真正了解的、熟知的、欣赏的建筑师却干寡寥寥。但现在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安藤忠雄算一个!
我走过的路不算多,膜拜的建筑亦更称不上数量,但是在看到光之教堂、真言宗本福寺水御堂,以及安藤建筑中所特有的具有极强自然美感的带洞的清水混凝土立面的时候,那种建筑所特有的自然、内敛、和谐感让我深深为之触动。这份感动,或许更多地来自于自身环境对于这种建筑的匮乏。
我信奉当人类存在的时候建筑也开始了自己的生命,它与生灵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是自然的。然而现在的中国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的建筑复制品生搬硬扯地落户每一个渴望成为第二个纽约、第二个伦敦的城市中,相应追捧的则是更多渴望在现代化社会飞速发展中永不落后且站得更高的人们。因此北美风格、东南亚风格、地中海风格、老欧洲风格的格式建筑,就这样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中国大地上,着时让那些紧随追捧的人们享受了一把掩耳盗铃的快感。地产商们在大把大把挣钱的同时也大把大把的让一个个建筑垃圾臭遍了整座城市。
就中国而言,这个东方强国正处于飞速发展的冲刺阶段,我们的建筑奉行破旧立新、我们有能力拆更有能力盖、我们能填湖拔树亦可造湖造山造森林……然而,我们却鲜有能力在老祖宗给我们的宝藏上锦上添花。在此时,我们应该静下心来以安藤忠雄来为我们启发更多思考。
这个以“人、建筑、环境完美融合”为主张的大师,在他的建筑中很少看到张扬的成分,他的作品给人的感受是如此的自然,大师将建筑“生”于环境中的意念完美呈现,也因此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具有价值的建筑,所应具有的灵魂气质与更多的人文与社会内涵。反观中国,这样的建筑寥寥甚者不具。安藤的作品有创意亦有深度,而我们的建筑徒有形式而贫乏内涵。安藤的建筑是在尽量考虑平衡人与建筑与环境的共生,而我们的建筑则是将既有的推平重新来过。安藤的建筑渗透着历史与文化的厚韵,人在其中能感受到创造者别具匠心与精湛雕琢,而我们的建筑却用当代的砖极力铸造舶来的抑或逝去的建筑文化,人在其中只能闻到还未散去的涂料味道……
然而在中国以外的每一个渴望通过建筑让整座城市或名留青史或基淀及发扬城市气质与民族文化的地方,又会“生”出多少个与人与自然共栖相生的建筑作品呢?
中国,(至少现在)没有安藤忠雄!
我只想知道,这个地球上又有几个安藤在活着?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