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4月, 2006

我对麦当娜90年后专辑的一些观点

深夜在论坛里看到几位麦迷在讨论麦当娜90年后的各张专辑,我也想就此机会谈谈我一直以来对这几张专辑以及麦姐90年后音乐历程的理解和观点,在我兴致所至敲下大段文字后,我将这段文字粘贴到了自己的博客:

《erotica》是麦当娜执走偏峰的作品,使最后失去了控制的专辑,无天时、无地利、无人和,这张专辑虽然在音乐方面值得关注,但在当时的市场运作和大环境下的确是一个败笔。

《bedtime story》在麦当娜音乐历程中很怪也很尴尬的作品,更刻意讨好市场,更急于主流化,但在没有彻底抛开人们基于92年对麦当娜三枚色情炸弹轰炸后的阴影中,麦当娜仍然巧妙的通过歌曲传达了个人意志以及对自我的辩护和对舆佳节又重阳论的反抗。

《something to remmber》似乎从《bedtime story》婉转过渡到此张专辑,已经明显看出了麦当娜在音乐事业上转变的决心,无论从曲风还是造型,都与92及94年有极大反差,或许同《evita》的拍摄亦有关系。

《ray of lihgt》是麦当娜反东篱把酒黄昏后攻的武器,这张专辑充分反映了这个智商超高、市场嗅觉超级敏锐的女人在驾驭自己人生与事业的主控性。至于这张专辑的成就就不多说了,至少这是一张对当时美国乐坛的讽刺,更是对其的 ** 与革莫道不消魂命。

《music》如果说《ray of light》让麦当娜找到了把控自己音乐生命的密匙,那吗《music》作为千禧年大礼,则让人们感受了麦当娜非凡的创造力与表现力,整张专辑在曲风、旋律、涉猎范畴等诸多方面都值得称赞,如果不以得奖和销量为评价依据的话,这张专辑应该是麦当娜今年来比较优秀的作品。

《ameirica life》可以说在这张专辑麦当娜想说的太多了,麦当娜陷入了非要为歌曲赋予内涵和故事才感觉完美,也因此,玩战争实事卖点,过多的嘲讽与自我批评出现在整张专辑中,让专辑的情感变化起伏颇大,时而尖刻,时而极端、时而温馨、时而诡异,因此,太多的信息让整张专辑变得并没有风格,重复的电子音乐和一贯的麦当娜个人主义作风让这张专辑在政治不利的大环境下摔得更狠。

《confessions on a dancefloor》先说一下个人观点,我总感觉这张专辑的诞生,是因为2004年的演唱会,很明显,2004年演唱会麦当娜似乎无自觉地将演唱会的整体调性弄成一个经典歌曲的汇演,正因为选歌范围不断的变窄,让麦当娜决定以更多舞曲的专辑为自己积累更多的热门单曲和表演性歌曲,于是专辑酝酿并诞生了,不过这次麦当娜玩得很尽兴,很聪明,很高超,复古与流行的混合让麦当娜先人一步走得更远,在找准了突破口的前提下,玩转将变成非常轻松与愉快的经历,合理精彩的市场运作,恰如时机的炒作等等,天作之合,让专辑的市场成绩变得非常可观且异常惊人。紧随而来的世界巡演将更如火如荼的将麦氏大舞池烧遍全世界!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四月十八天:在巨大的吸尘器内苟延残喘

逼近五月的北京仍旧保持着罕有的阴冷
天空像患了急性肝炎般暗黄昏沉
大小不一的颗粒肆无忌惮的悬浮在空中
尽管如此,下班时间仍然没有马上留给住处
驱车前往新街口
风很温但却浊
人不少却冷漠
污尘让我们不愿微笑
而我却在不经意间如获至宝
100%全新更廉价的Jamiroquai《Dynamite》
“表演工作坊”的话剧若干——
《这一夜我们说相声》《非要住院》《台湾怪谈》……
最令我开心的是竟然弄到Gorillaz的Mancester Live DVD!
当然,还有那个终于见到的《好死不如赖活着》
在上地铁之前看到国内版《滚石杂志》
不过已经更名为《音像世界》了
麦当娜那篇文章才出现
回家找来年前买的原版Rolling Stone翻了翻
竟然出奇的内容一致
可惜的是封面仍然用了滚石乐队
抛开一切去洗热水澡
睡前的两床棉被仍然对抗着穷凶极恶的鬼天气
大街上的人们仍旧戴着口罩在睡觉吗
晚安!巨大的吸尘器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No Comments

为粉身碎骨的原筑们追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9/1/audition,2006041905359.jpg[/img]

忽然有一次到天津,发现八里台文化市场成了废墟!只有仅存的几个被封条蒙着的店铺上贴着迁址的海报。我忽然觉得这片地块已经迅速的陨落了。
在我的记忆中,仍然能够清晰的浮现着当年八里台繁荣昌盛的画面。年轻人的聚集地,潮流文化的发散地,虽然充斥着太多的仿版服装、廉价饰品与街头小吃,但是这片面积不大的露天小广场却的的确确在演绎着这个城市曾经与正在进行的某种文化物态。
而今天,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我眼前出现的只有荒凉和无奈,街边的车辆仍旧时缓时疾的来往,走过的人们仍旧若无其事的视若无睹……
我顺着仅有的几个店铺的迁址海报找到了搬迁后的几家店,结果让我失望的是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人头攒动,乌秧乌秧中淘货的快感了。听人说原有的八里台将要修建成新的多层式购物广场,似乎政府对此充满信心,而更多的人则对此深表失望。
这让我想到了焕然一新的天津古文化街,想到了北京新秀水,新的隆福寺,这些曾经人气聚集的原有市集与建筑在精心整容后却让曾经在此流连忘返的人们再也寻不回当年的滋味了。现在前门正在大规模的“改造”,说得直白些就是正在肆无忌惮的毁坏,毁坏曾经的建筑,毁坏曾经的历史,毁坏曾经的文化,毁坏老北京最正根儿的京味儿……
北京还能剩下什么?故宫每年的修葺后还是曾经的原版吗?在牺牲了城市几百年老建筑(尽管只是普通民宅)后,换来的无数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且奇形怪状的建筑,就像那座被众多中国人奉为神的库哈斯所设计的 “丑陋的门”一样,这就是新北京的新形象标志吗?中国传统的建筑理念在渴望快速城市化、现代化、国际化的汹涌进程中消失殆尽了!
又是一年的春天,北京的沙尘仍旧凶猛,人们在私家车、出租车、公交车中匆忙的奔波着,穿过一片片玻璃幕墙与钢筋水泥的森林,让生活埋葬在朝九晚五中。或许终有一天,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你会为忽然间绕过林立高楼,惊喜地发现几个让你会想起童年某个欢乐时光的画面与气息的老建筑而着实感动,然而你也必定会因为预视到它们即将在城市蜕变中粉身碎骨而痛心哀悼。

(注:图片转自“大栅栏计划”www.dazhalan-project.org)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四月九天:我对新家还略感陌生……

从一个窝挪另一个窝
错过了公司精彩的拓展训练
再一次扫荡时日不多的马甸宜家
钱包里的钞票一次次地被洗劫
几根中南海认识了同城新邻居大哥
明日是否还有永无休止的加班呢?
四月,究竟是应该慢些还是快些度过?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No Comments

四月六天:对告白巡演的告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0/12/audition,20060420223425.jpg[/img]

看了4月3日美国时间华纳公布的演唱会日程表,真的很让我失望,从5月份到9月份的漫长夏日中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城市中,竟然没有我希望出现的俄罗斯和日本的名字。我的心有些石沉大海的感觉。先不说自己前几年是否有实力去亲临现场,至少我已经错过了本世纪内两场精彩的演出了(2001 Drowned World Tour & 2004 Re-invention World Tour)。而今年我真的是不想再错过了!
不过麦当娜似乎还没有留给我绝对的失落,眼前还是出现了至今也似乎飘缈不定的消息:台湾、香港、新加坡、北京、上海几个城市也在积极争取麦姐的到来,而在这几个名字当中,北京和上海我想也许只是一个梦了。居不确定消息,麦当娜亚洲之行,除了日本已经确定演出的东京和大阪外,其他亚洲城市必须要满足每场演酬200万美金且最少六场演出才能考虑是否可行。可这个亚洲市场究竟有多大?能够有多少麦迷能够接受昂贵的票价?这个消息看来也只能是个天方夜谭了……
对于这次全球范围的巡演,麦当娜放出豪言:“我要让世界变成一个大舞池”。不过真的很可惜,这个舞池或许真的不是那么的完整,远在南美、大洋洲以及东欧和大部分亚洲地区的麦米这次恐怕还是无法加入到这个让人心驰神往的舞池中了。
不过我们或许仍然抱有希望,日本地区时间的尚未确定以及其他城市是否还有加入的可能,都还是一个未知数,至少,至少,至少在这个炎炎夏日中还是有的消息能够让我们画饼充饥的。
我每天早上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仍旧是浏览是否有最新的巡演消息出现,我仍旧在等待时机和小消息的出现,总之,东京也罢,莫斯科也罢,香港也罢,2006年,我无论如何绝对要去亲身膜拜!亲身膜拜!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No Comments

寡欲正经的唐三藏VS鲜嫩垂涎的唐僧肉

——浅层公众意淫的具象体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3/1/audition,2006040303826.jpg[/img]

在所有知晓《西游记》的人们眼里,唐僧应该是一个性冷淡的男人。这个斯文、懦弱、保守、一本正经、假模假样、循规蹈矩且不近女色(更甚唯恐避之而不及,怀疑玻璃倾向)的正派形象,已在几千年的名著歌颂中坚不可摧。
然而,让我们且不谈唐僧的性意识与性取向,就这样一个塑造成的正面角色,他主流印象背后的形象又是如何?当今社会,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创作者精心打造的公众形象了,更多人感兴趣的是更加真实与鲜为人知的内容,这类似《True Man Show》(楚门的世界)的窥视欲,更类似夏天看到穿连衣裙女孩子后老少爷们洗澡时闭上眼睛幻想的状态。很多人会在私底下幻想唐曾的老二有多大?是否会自有暗香盈袖慰?他做佳节又重阳爱的样子?上位?还是下位?会主动吗?抑或是想象中的被强薄雾浓云愁永昼暴类型?等等等等。这是当今社会的真实需求,一个强烈渴望窥探隐私与自行浮想的现实。
每天网络上成千上百如泉涌的明星走薄雾浓云愁永昼光图、偷玉枕纱厨拍照片芸芸,在满足了公众墨镜下那双双色情迷眼后,无非都迅速变成浩瀚网络中的箱底货,偶尔还会被好事之徒翻出来炒冷饭,但贬值的速度比早泄的老男人的高潮还快。
让我们再次回到这张照片,丰腴妖媚的盘丝大仙,瘫软在地的唐曾,还有他那同样瘫软的阳莫道不消魂具,半露半遮的衣裳,双臂被捆佳节又重阳绑还摇着双手大喊“不要、不要……”,而胯下那物却迫不及待地慢慢挺起……一盘多么令人垂涎可口的人肉饕餮,人类最原始的正在喷薄欲出。与其说吃了唐僧肉长生不老,更不如承认同此男人的交合才方可欲醉欲仙,骚逸万年。
公众永远不会正面获得这样的信息,然而带有强烈好奇心与强烈窥私心理的公民总是在和官方宣传者玩捉迷藏的游戏,且乐此不疲。而这种以中国国粹京剧造型为表象,以情玉枕纱厨色意淫为视觉,以古代经典故事为情节,共同构造的 ** 之作,在某种程度上极大的满足了广泛人们内心极为隐性的性幻想及窥视心理,而这个摄影作品,则真实的反映了当今社会人们对于传统与现代、表征与内在、显性与隐性、掩饰与本能的彷徨与讽刺。
无论多方的评论是好亦歹,这套视觉为观看者带来的心理愉悦实为爽哉,更让人们对舞台上那些衣冠齐整的戏子们萌生诸多迷离幻想……
不管怎样,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穿衣与否, ** 仍旧还是 ** ,阳莫道不消魂具仍旧能够挺起,意淫随着浮想伴随体液放逐远方,今夜你的确还是应该找个人爽一爽!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