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8月 5th, 2006

一张灵魂出窍的口供

一张巨大的发光水床
一群白衫病人
一场近似噫语的癫狂吟说
在满室白纱的朦胧中开始
犹如人生
犹如一场噩梦
梦魇在你的耳际徘徊
将你的灵魂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这个黑洞
熟悉
却毫无触动
闭上双眼看到心魔舞动
在直白的直露的直截了当的言语中
在斑斓的迷幻的漆黑一片的光影中
在扭曲病态的爬行和痉挛失态的动作中
出生

被出生
分不清是梦境中的现实的你
还是现实中的梦境中的你
跳动的橙色球体
** 开始
人类疯狂的尔虞我诈自相残杀
在那张床上
滚烫的舌头吸吮肮脏的脚趾
不分性别的厮混与翻滚
缠绵与猛烈地演绎着每个深夜人类的龌龊行径
与病态的尸体诉说无奈的故事
无数白色的生灵争先恐后地钻入那个血色的体内
却又痛苦而挣扎地在烟雾中向外滚爬
他死了
不言不语
明天的清晨不会再有折磨的声音
而另一个
还在苟延残喘的活着
所谓活着
只不过是一份形同口供的遗嘱

ps:重温这堆写于一年前的文字,只为追忆那晚曾经的撼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5/3/audition,200608055564.jpg[/img]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