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1月, 2006

种大麻

种大麻 种一支妖艳的曼陀罗花
种大麻 种一片盛开潘多拉盒子的撩人情话
种大麻 种出满脑流溢的灵感之神
种大麻 种下通向天堂的藤蔓云梯
种大麻 种下人间的忧愁结出欢乐的果蕾
种大麻 种遍世界每个角落的罂粟娃娃
种大麻 种出一片漆黑的蓝天与明璜的暗夜
种大麻 种出奇特眩晕的快感与迷离梦幻的缭乱
种大麻 种一弯悬崖让我们兴奋地跳下
种大麻 种一座糜香四溢的伊甸园让孩子们玩耍
种大麻 种一潭沼泽让灵魂缓缓沉下
种大麻 种一汪粉状的海洋里隐游着凶险性感的鱼儿
种大麻 种一颗盘绕着各种斑斓花纹毒蛇的头颅
种大麻 种一株散发着奇特香味的琉璃珊瑚
种大麻 种一个溜冰场没有恐惧地尽情畅滑
种大麻 种下祸根种下仇恨种下记忆种下失意
种大麻 种下两百颗心脏剧烈跳动的临界爆炸
种大麻 种遍全身每一寸肌肤与毛发
种大麻 种一片白骨牧场放养啃噬肌体的雄性蚂蚁
种大麻 种出湿滑粘稠的交配器官与幽秘的不归森林
种大麻 种一株扭曲攀爬的冷蓝色妖媚青竹
种大麻 种一杯混合五味尘杂与七味凡汁的杂碎汤料
种大麻 种一场疲惫午睡与恍惚白昼的苍天大梦
种大麻 种一道丰腴绷弹体液多产的甘露清泉
种大麻 种出昏昏欲睡无精打采的颓废花哨
种大麻 种得失语失聪失忆失声失身失控
种大麻 种得痴痴傻笑歌声连连仙乐飘飘
种大麻 种下无数条舔满全身的滚烫舌头
种大麻 种出不着边际寸步难行的沙漠荆棘
种大麻 种出一幕幕下一秒不知会出现何种奇异景象的美好幻境
种大麻 种出一轮轮漫天旋转的红彤太阳
种大麻 种出繁星般飞梭缭乱的炫影蝴蝶
种大麻 种起坚硬的身体与绵软的灵魂
种大麻 种见美貌的魔鬼与绚烂的天使
种大麻 种出灼烫的鲜血与荒凉的瞳孔
种大麻 种出冷漠的亢奋与激越的平静
种大麻 种出人尸共舞的最后狂欢
种大麻 种出肮脏的呕吐物让过去的一切随之吐出

种大麻
种下自己
在麻木的嘴里
冒出天旋地转的舒畅叹息

(本文章作者原创,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还有什么理由值得等待戈多

戈多是傻瓜们的寄托
戈多是没有希望的希望
戈多是致幻剂催眠下的迷人景象
戈多是无味的狗屁
戈多是一瓶诱人的毒药
戈多是死神种下的大麻
戈多是片真实的海市蜃楼
戈多是掩耳盗铃的借口  
戈多是个让人活着的理由
戈多是咸咸的泪水
戈多是狗娘养的爱情
戈多是尔虞我诈的欺骗
戈多是个天大的笑话
戈多是盲人憧憬的光亮
戈多是活人描绘的天堂
戈多是个让人无法接受的谎言
戈多是一首首唱不完的情歌
戈多是一幕幕伤感的舞台剧
戈多是日记本里的幸福回忆
戈多是身边过往的曾经与将来
戈多是卑劣却无法抵挡的诱惑
戈多是面包屑里贪婪的蟑螂
戈多是湿润舌头上粘稠的口香糖
戈多是永远读不懂的哲学
戈多是好奇心编造的新鲜感
戈多是夜里嘴角偿到的一丝苦涩
戈多是暴风雨里的一把破伞
戈多是不知道存不存在
戈多是再也找不到的爱
戈多是人生太多的感慨
戈多是缤纷光鲜的苍白
戈多是上天注定的离开
戈多是冬日里的一杯冰拿铁
戈多是凌晨被车狠狠撞死的猫
戈多是酒吧里狂荡的舞姿与迷离的眼神
戈多是满屋子飘香呛人的雪茄
戈多是那些垃圾桶里的尸体
戈多是说了再见却断不了的牵念
戈多是藏在心里却说不出口的我爱你
戈多是先锋戏剧的过时台词
戈多是万劫不复的咒语
戈多是越陷越深的法令纹
戈多是复活节的彩蛋
戈多是辛普森的卡西莫多
戈多是矛盾体的生死爱欲
戈多是多体位的柏拉图
戈多是不讲规矩却从不横行霸道的正人君子
戈多是一俱有想法的行尸走肉
戈多是被宠坏的小魔鬼
戈多是玩物不丧志的孩子
戈多是西西弗的神话
戈多是1963年的格林尼治村
戈多是昏昏欲睡的阳莫道不消魂
戈多是冷淡荒凉的战场
戈多是发霉却没有过期的感情
戈多是散发臭气的肮脏马桶
戈多是永远堵车的北京三环
戈多是让人沉睡的 **
戈多是谁才是谁的路人甲
戈多是可悲的配角
戈多是躲在角落里自有暗香盈袖慰的法莫道不消魂国面包
戈多是他人的地狱
戈多是无法逃避的背叛
戈多是一场绚烂的烟花
戈多是一剂强力 **
戈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戈多是一个潮湿的仲夏春梦
戈多是来自棺材里外两个世界的思念
戈多是清晨醒来留在枕间的落发
戈多是疲惫不堪的无尽等待
戈多是时间凝固的寂寞
戈多是疲于奔命的气喘吁吁
戈多是等待雪天的信念
戈多是意料之中的曲终人散
戈多是镜子里的另一个我
戈多是唱着别人故事想着自己的歌
戈多是周而复始的轮回
戈多是找不到结果的过程
戈多是分分秒秒的煎熬与辛苦
戈多是互怒对视的困兽与囚鸟
戈多是一所漆黑的监狱
戈多是奢侈的天真

戈多死了
等待的只是这个消息

(本文章作者原创,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建筑VS旅行

虽然建筑的艺术与旅行的哲学总有些许关联却又各置一隅
但这种静止与流动的美学却始终相依相伴
因旅行而爱上建筑
因建筑而继续远足他方
人生的真理在于必然的积累与偶然的际遇二者碰撞的精彩瞬间
这一刻或许是一霎或许是亘久
就像建筑
一砖一瓦铸造的是对时间的见证
而旅行则是对时间与见证者的无尽朝圣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2)

我的普鲁斯特问卷

Proust Questionnaire(普鲁斯特问卷)


 


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和爱人一起实现梦想


 


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死去的时候还有牵挂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麦当娜


 


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欺骗


 


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成为没有瑕疵的人


 


如果有下辈子,你最希望成为什么?


还做人


 


你对自己外表的哪一点最不满意?


眼睛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轻视的是谁?


骗子


 


你过多使用的单词或短语是什么?


我不知道


 


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父亲去世


 


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妈妈


 


何时是你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


明天


 


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建筑


 


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站在十字路口


 


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活着


 


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爸爸回来,一家团圆


 


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爱我的亲人和朋友


 


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能够感知到疼痛的痛苦


 


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空间、时间、思想、创作自由的职业


 


你本身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中性


 


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慷慨、宽容


 


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独立


 


你最看重朋友什么特点?


善良


 


你希望以什么方式死去?


在梦去死去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活好当下


 


生活(Lifestyle)是什么?


一场烟花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 (1)

十一月十四天:让思念活在现实的梦里

悠长的加班终于结束在深夜里,郑刚出门又跑回来告诉大家外面有一个能看清星星的夜空。
我仍然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听着很静很静的歌曲,只有在音乐接换的短暂时刻才能听到自己的脚步。
回想着刚才在网上遇到了香港的sunny,好久不见却得知他的妈妈在1111离开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尽管我的内心深处能够体会到他的悲伤。
今天已经是1114了,我在室外的寒气中忽地想起了爸爸。


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一个加班的深夜,我回家后失声痛哭。


而今年,留给自己更多的是冷静与平静。


我越来越相信时间能够模糊一个人的记忆与情感,至少能够像慢性毒药般地让人麻木淡忘,唯一留下的或许只有那可怜的思念。


思念是一种莫名的情感,带着淡淡的失落,带着些许的期盼。


四年了,爸爸的离去让我学会了成长,却更加渴望自己永远是像个孩子一样。


生命中那些莫名的注定,让我学会了如何面对缘起缘灭与生死离别。


我孤单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注定了这一生爱我的我爱的人都会相继离去,最后我孤独地离开。


不知道为何最近梦少了,究竟是不再有梦了,还是梦了却忘记了。


但我依稀记得最近他曾出现在我梦中的生活,就像往日一样。


有时候,我真的希望梦是真实的,现实是场梦。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2)

十一月十三天:习惯

习惯没有电话
习惯没有短信
习惯自己一个人
习惯和别人断了联系
习惯让自己不再依赖手机
毕竟手机并不能给你希望或者失望
它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通讯工具
没有它
或许是件好事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No Comments

十一月十一天:光棍节的礼物

我的手机终于又离我而去了
我打算过没有手机的日子了
各位朋友日后如联系不到我
还望敬请原谅

最后希望现在正在窃喜使用我手机的哥们儿:
望您能在把我的机器密码解开之后
好好善待它!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2)

十一月九天:很冷,无雪

北京越来越冷了
    
每天中午都珍惜出门晒太阳的短暂时刻
     虽然风很大
    
虽然气温不高


但是至少那一刻


我被阳光拥抱


这或许是我生命中唯一能感受到的温暖


 


日子埋葬在无数的工作单里


心却宁可消失在空气中


手指只会麻木的跳舞


思想早已封尘在旧忆中


 


夜来得真早


慢慢走在冷冷的街道上


耳边唱着一首首结局悲伤的爱情故事


这一年


这一天


竟这样从容不迫地过去了


 


数了二十四个小时


等来平静


一切早有答案


故事原来是个无味的结局


孤独比拥抱更真实


 


夜深了


曲终了


该学会放弃


还是忘记


 


黑暗中


泪让我温暖


我终于找到了安全感


 


依旧冷夜


无雪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