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2月 5th, 2006

有时候,有时候。有时候……

有时候,读自己喜欢的文字是一种享受。最近比较喜欢看小亚写的东西,喜欢她那种中性又偏硬朗的文风,不羁又带着些许的惆怅。或许是最近经常聊天的缘故,虽然工作在同一屋檐下,我们却很少见面交流,大多时间放在了网络的沟通上,似乎这种距离更适合我们讨论一些有意思的话题,比如庸俗的婚姻、比如虚妄的爱情、比如男人和女人、比如大麻、比如施虐、比如同性恋、比如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自我剖析与自我痊愈……

有时候,自己陪着自己似乎也是一种难得的快乐。最近习惯了拒绝一些好朋友的邀约而独自回家呆着。喜欢在那安静的黑暗中点一盏柔和的台灯,重复播放喜欢的音乐,而自己可以任意地站着、躺着、坐着、蜷着、吃着、玩着、睡着。闲来无事用短信骚扰朋友,在电脑前写些乱七八糟的垃圾文字,或者在一大堆买来却没有看过的碟片中信手抽来一张入仓观看。总之当夜幕降临我才能找寻回到自己世界的归属感,或许上辈子我就是一个暗夜动物……

有时候,希望自己能够回到六七十年代。回到那个战后百无聊赖的美国,留长发、玩摇滚、性解放、磕药飘仙、反对政府,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愤怒嬉皮。或者回到那个时代的欧洲,华丽摇滚、天鹅丝绒、松糕鞋、做个极端的狂热与不羁的英伦痞子。当然最不能错过的是中国那场大革莫道不消魂命,可以说那是上个世纪最牛逼、最史无前例、持续时间最长的行为艺术。人性的丑恶在这次伟大的革莫道不消魂命中展露无遗,何等的张扬与直露,那场最终昼夜颠倒是非混淆的汹涌运动造就了整个社会的疯巅状态,盛世奇景。回到那个火热阴霾的年代,当疯子、装傻子、做红卫兵、当造反派、写大字报、抄家批斗、无所不狂。只因那是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只因那个时候我还在奈何桥畔踌躇等待……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