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3月 9th, 2007

我死了

我死了 这一次死的干干净净干脆利落没有痛苦只有快乐
我死了 在这个活着却无法呼吸到生命气味的大菜市场中央
我死了 暗笑活着的人给我送来的怜悯同情悲哀思念与折磨
我死了 在临死的那一刻坚持要穿着最时髦的衣裳带着我的IPOD继续欢畅
我死了 死死地闭上双眼不想给仅存的爱留一丝丝的希望
我死了 用倒计时的方式向另一次生命招手微笑致敬问好
我死了 尽管裤子左口袋的手机仍在振动提示我有五条短信和三个未接电话
我死了 生前那条叫做笨笨的狗还等在床前待我醒来时疯狂地舔我的鼻头
我死了 再努力也听不见那熟悉的女人声音怀抱着我给我唱儿时的摇篮曲
我死了 却没有办法阻止表盘上的秒针继续准确按时地向下一秒挪动
我死了 噩耗悲壮得像便后按下冲水马桶后的来势匆匆与波涛汹涌
我死了 因为黑色水性笔没有水了而放弃了写份遗嘱给某些还记得我的人的冲动
我死了 真可惜烟盒里还有两根不知道放了多久还没有抽完的TEXAS 5
我死了 忽然想起来笔记本电脑还没关上的QQ和MSN让我的秘密流向何方
我死了 就好像一颗硕大无比的巧克力蛋筒冰激淋慢慢融化
我死了 等了很久却也没有等到可爱的虫子们从我的鼻孔耳朵或者肛瑞脑消金兽门爬出
我死了 发现右眼斜视37度可以发现一只老鼠战战兢兢地望着我
我死了 忽然想起那个拥挤热闹的酒吧里那杯还没有喝完的长岛冰茶
我死了 听见那个斤斤计较财迷心窍的武汉二房东正在敲我的房门
我死了 不知道何时自己怀里抱着一个灭火器上面粘了张“清热解表”的纸条
我死了 心中开始担心和惦记清明节那些还念叨我的人们会不会来看我
我死了 开始停止进餐饮水正好开始实现从未启动的魔鬼减肥心愿
我死了 甚至到生命结束的时候还不能知晓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之初的喜悦与疼痛
我死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睡了看到的是梦境还是真实
我死了 还存着一口气的大脑伸出手去在因特网上GOOGLE着自己的死因
我死了 从此开始与我的上辈子的任何记忆与忘记断了任何关系
我死了 我骗了自己淹没自己掩埋自己封存自己迷失自己忘记自己
我死了 连同我办公桌上那颗骄傲挺立却已失去生命的仙人掌一样
我死了 谁会用这世界上最简单的二十六个字母为我谱曲歌唱
我死了 死亡让我期待有崭新的外表皮囊与性格特征发展志向
我死了 第一次有理由让任何平日或许都不会见面的人们前来参加我的葬礼
我死了 我在天堂与地狱间看到夜如白昼车来人往熙熙攘攘
我死了 正如我活着的时候一样肆无忌惮百无聊赖魂不守舍痴心妄想
我死了 我从未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不是疾病不是车祸不是天灾不是杀害
我死了 我在镜子里面看到自己扭曲的肢体与糜烂的双眼
我死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再也不用做一个有想法的行尸走肉苟延残喘

(本文章作者原创,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0/1/audition,2007031004426.jpg[/img]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