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3月 26th, 2007

爱情本应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其实,爱情本应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只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太多人在谈论它,也因为太多人因它而受伤了。


最近一个好朋友不幸也因为感情的投入而开始变得没了主意、失去理智。而更让人郁闷的是,他的爱情又因为他现在朋友的曾经朋友而陷入危机。这是一个多么看似平常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啊。


当我在酒吧看到他的朋友和以前那个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当我这个朋友靠在我肩膀独自落泪的时候,当我看到这个朋友独自躲在角落不敢看到他们的时候,当我这个朋友和我说还在深爱但是不得不放弃的时候,我的心也随着难受起来……


为何感情总不能有始有终呢?为何每一段新的恋情总要因为曾经本该结束的感情而遍体鳞伤?为何我们总是那样的自卑?为何大家都是这样容易被击败?为何每个人如此容易就放弃?


半年来,目睹了身边朋友们各种各样或轻松、或周折、或痛苦、或荒谬的爱情,可走到今天大家还都是只身一人。多少个渴望找到另一半的孤独灵魂每个夜晚在灯红酒绿与灌酒贪烟中度过,就像其中一个朋友说的:已经习惯一个人了,忽然多了一个或许都不适应。


可我还是相信每个人都是渴望爱情的,要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朋友会在深夜打过来电话兴致勃勃地跟我讲他们或开心或伤心的爱情事件。


关于爱情我其实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我觉得自己也没有资格说,我只知道当两个人彼此相遇的时候,都是怀着一颗美好的心去等待一个悲痛结局的。虽然讲得有些夸张,虽然我不得不承认当然有天长地久的幸运儿,但是大多数的我们都将面对短命而且让人心烦意乱的恋情。


就拿我这个朋友来说吧,一个玩了一年都不曾为谁动了真心的人,在某个莫名其妙的夜里打电话给我说爱上了谁谁谁,我睡眼惺忪地帮他看照片,听他讲他们的故事。说实话,当时心里真的是为他高兴。可是当我知道他因为他朋友没有处理好上一段感情的事情而伤害了他的时候,心里面似乎不知从哪里生出来恨。上个周末,我们看到了那两个人和那一个人,三个身影穿梭在酒吧的某些个角落,而我们几个作为他的朋友也只能通过一言不发心照不宣地躲过。


我总在讲一句话:了断好上辈子的恩怨再投胎。看来这句话说得没错,一段真正投入的爱情是真的不能接受其他感情入侵的,哪怕是一丁点的线索,更何况是这样真实的面对面呢。当然,像我们这些并不年轻的人们,谁又没有过去呢?可是,谁人又能真正地处理好过去?我想,如果眼前的爱情真的让一个人想全心投入的话,那么这个人就一定会将过去的一切处理好的,当然,倘如是舍不得以前又不想丢下现在的人,就另当别论了!


我只希望,全世界渴望爱情的男女,都能够以一颗真诚、纯粹、踏实、忘我的心去对待你眼前的这个人。左顾右盼,难断前缘,只会让自己面对一次又一次错过和失去。


有人说,人这辈子爱就那么多,爱一次就少一次,既然如此,为何不把这全部的爱都给一个人呢?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6)

喝粥VS喝酒



我是一个爱喝粥的人。而且不放白糖不吃咸菜。


各种粥在我看来都是比鲍翅燕窝还美味的佳肴。我经常喜欢让自己沉浸在飘满粥香的空气中,享受那股子淡淡的清香。不管是白粥、玉米粥、八宝粥、红豆粥、皮蛋粥、状元粥等等等等,都能让我其实也并不挑剔的胃倍感满足。


我喜欢喝妈妈熬的粥。我每次回家总会习惯性地去厨房盛上一碗妈妈早就提前熬好的一大锅粥。那粥里除了有美味的豆香,还有妈妈疼爱的温情。什么时候我也能为妈妈熬上一锅热呼呼香喷喷的粥呢?


我其实喜欢喝凉粥,或者隔夜粥。我总是觉得温度能够让味道变淡或者变得更浓。所以我觉得凉粥能够更让我体会到粥的味道,那种清凉的香是让人难忘的。至于隔夜粥,没有那么稠,也没有刚出锅时候的生分,经过再次加热和加水之后,粥味就更香熟了。虽然这个习惯一直不能被身边的朋友和妈妈理解,但是倘若他们看到我喝粥享受的样子,大概也就能有所感受了。


我因为爱喝粥也便爱上了广州,并不是因为广州可以逛粥,其实那个老城的美食文化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不说别的,光是煲粥就能让我每晚都出入各种餐馆喝遍各种甜咸各异的美味香粥,且乐此不疲。


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没有人不喜欢喝粥的,至少,冬天里来一碗热腾腾的香粥,且不管是谁为你熬的,就那份温馨已经足够让人开心好久了。


 


我不是一个爱喝酒的人。而且更不喜欢在饭桌上煮酒论英雄。


我天生对酒没有太大的兴趣。这或许应该追溯到我的童年,记得那是我连记忆还都并不清晰的时候,叔伯仅仅一小杯的玩笑便让我睡了好久好久,那种辣辣的滋味让我天旋地转。而今当我在饭桌上每每闻到大人们举杯交错对饮不快的时候,那股子白酒的香味便会让我莫名兴奋又忽感恐惧。


中国人喜欢在饭桌上操酒论事,更衍生出来敬酒、劝酒、拼酒、逃酒等等饭局酒文化,我对此兴趣索然,也因此不善于此。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一杯下肚脸就会红得难受,同事都给我取名圣女果,我可真不好意思在饭桌这个灯光明璜的地方让自己无地自容。


但我还是喝了很多酒,不是在饭桌,而是在酒吧。我喜欢酒吧的气氛,事不关己的轻松,没有人会刻意注意你,每一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和吵杂的音乐间都能找到一份安全感。所以在这个时刻,来上一杯酒,随便是哪种鸡尾酒或者洋酒,让自己彻底沉浸在这个氛围当中,伴随音乐、伴随心情,伴随伙伴们的玩笑,心情和饭桌上是绝然不同的。


我很少喝醉,最多的时候就是舌头不听使唤,脑子想的和嘴上说得会有几秒钟的传递迟钝,我喝多了不是那种喜欢耍酒疯的人,我喜欢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当然也不敢闭眼,因为在闭上眼睛的一刻,脑袋能让我晕出天外。我很想体验那种烂醉如泥的感受,但不知道为何从来没有那个时候,我想我可能太理智了吧,即使酒精都没有办法彻底将我麻人比黄花瘦醉。


和现在这一票朋友喝酒的最大理由就是不开心,开心的时候没有人提议去喝酒,只有当谁又失恋了或者又不顺心了的时候,才会拉上大家借酒浇愁。说实话,我其实也是这个样子。还记得2006年最后一天当酒吧里敲响最后一响钟声的时候,心里翻江倒海,胃中那不知喝了多少二锅头掺杂啤酒加长岛冰的液体全化作了泪水,痛苦地从眼中流出,虽然当时有好多朋友们的拥抱和关怀,但是那一刻,我知道酒精是的确能够让人释放的良药。


虽然我的医生叮嘱我,酒精是绝对不能碰的,但是当我经历了人生如此之多的分合离别后,安静想想即使自己将身体保养得如何健康,没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心又能怎样。既然有些东西是可以让人舒畅的,为何不随性地继续呢?况且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醉过。


 


酒和粥,我的生活,一边是温情,一边是放纵。就像我的性格,矛盾而平和。既然地球都会有昼夜之别,为何人的生活不能尝试多种选择。同样都是体味生活的方式,只不过一个来的温顺,一个来个更凶猛。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