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3月 29th, 2007

《暗东篱把酒黄昏后杀Q1 GO》:是谁杀死了小剧场的表演艺术?

我喜欢小剧场。是否仅仅因为我能坐得足够近去欣赏表演?


这次我仍然选择第一排的正中间,在距离演员一米远的黑暗地方躲着,等待着全场灯熄灭后又打开聚光灯的一刻。


我不喜欢事先看剧情介绍,因为我相信,当灯光变暗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上演,这种感觉在我看了几年的剧场戏剧后,仍然保鲜。


故事讲的是一个自大的女剧作家,因为不满意导演、化妆师、服装设计师、灯光设计师而雇杀手暗东篱把酒黄昏后杀他们。起初我对于舞台上一男一女夸张庸俗的表演感到十分不快,却没有想到当两个人在舞台上做着扭捏动作的时候,灯光打开,传来剧场工作人员的声音说场内灯光问题排练暂时停止,两个人才回到了真正的戏剧表演中,原来那是一出“戏中戏”,此时两个演员真实娴熟的演技开始了,此时作为观众的我更像是偷玉枕纱厨窥了一段剧场后台的演员之间的对话,那感觉真实而又亲近。


这出“外表坊”在台湾连演59场名为《暗东篱把酒黄昏后Q1 GO》的话剧,有着独特的形式感,首先戏中戏的安排让人能够在两种表演状态中找到反差的快感,另外在排练结束两个演员聊天因为谈崩而让接下来的排练无法进行的时候,剧场画外音提示观众休息十分钟的安排让所有人又都体验了一次戏中与戏外、演戏与停戏的自然切换。而当正式开演时男演员因为罢演,整个剧目被迫落幕的时候,剧场音“各位观众,由于天然不可抗拒的因素,本剧终止演出,对此我们深表抱歉,请您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离开剧场……”无数遍反复播放配合全场亮灯的环节,更让坐在台下的观众,因为不知道是情节安排还是真正结束而迟迟不肯离去……


诸多环节的设计让我十分喜欢,据说在结尾的处理上,之前台湾演出和内地演出有所不同。之前的演出结局是当男演员在台上嘶吼时,音乐开到一种最大的极致,试图压过男演员,然后那段反复播放的剧场音才出来,观众席灯亮。当观众离场时,男演员仍然在场上,看着观众离开剧场,据说还有观众在演出后不愿离去,就在观众席和男演员比耐力,有时候男演员为了逼观众离场,还会加一些“看什么啦?演完了啦!”之类的台词。而这次在北京的演出,则改成男演员嘶吼时,音乐越来越大,然后灯光暗,剧场音反复播出,观众席灯光渐亮,而此时男演员不在台上。就我个人而言,我应该更喜欢之前的那个版本,因为觉得那样会更有趣!


其实,每看一次话剧,都会因为里面的剧情或者音乐或者形式而让自己习惯性思考。这出剧在剧情里面用了很多轻松幽默地方式讨论了很多问题,诸如“魔幻现实主义”、“肢体剧场”、“情感记忆”等等。当然也用更加真实的表演探讨了关于“三一律”、“三声律”和“剧场究竟是要取悦观众还是教育观众”的问题,以及这出戏最终要表达的关于小剧场表演的生存焦虑与困惑。在笑声和沉思中,我们透过这出戏剧看到了很多戏剧工作者所要面对的问题,诸如坚持艺术还是妥协商业。这让我也思考到像自己这个将时间、身体、精力全都投入广告创作中的我们,每天也在面临着创作追求与市场及客户反馈间、艺术与商业间的平衡,每个人都在矛盾与挣扎中带着锁链跳舞,这种病痛的无奈完全能够在表演总达到共鸣。


戏剧总有落幕的时候,而创作却永远无休止境,在每一个星空密布却用肉眼怎样也看不清的夜晚,那些独坐灯下苦心创作的人们,又有哪盏聚光灯会照向他们?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放逐Montage]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