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4月 11th, 2007

四月十一天:春天太容易游离,还是夏天快来吧!


    白天是Jamiroquai,晚上是Lisa ono
   
尽管是白天,也喜欢办公桌上打开台灯,就像晚上的家,我对微弱灯光的依恋实在太强了。过于明晃的光线让我心神不安。

每天早上开始被室友叫醒去上班,拖着疲惫的身体挤公车,四肢无力,思想无力。


脑子总是一片空白,这几天的游离和上周的游离,又完全是两码事了。


昨天忽然有人请去看《艳遇》,很好的位子,很热闹的剧情,自己很大的笑声,尽管如此,游离还在蔓延。我的确真的想阻止继续的蔓延。


去工地现场开会吃风沙,在出租车上安慰朋友们的伤心事,或者替他们骂上两句……我怎么变成这样了?竟然还是用北京土话。


北京人,天生有优越感,不管是找工作、还是谈感情。按部就班、有条不紊、不紧不慢。不明白为何认识的北京哥们儿们都不讲北京话,偏偏那些天南海北的人们却挣着说一口地道的北京腔?不明白的事情多了,我以为我很明白,不过有时候也明白却装不明白。


老张打电话说又来北京了,于是乎估计明天晚上大家又要小聚了,没完没了地,烦。当然不是烦老张,我是讨厌带着一颗沮落的心去跟哥们儿们强颜欢笑。


都四月了,竟然晚上还会四脚冰凉,冷到打颤。


新家慢慢在丰富中,每天看到变化,的确也能让自己开心。自己的家自己忙乎吧!


小虎常来串门,还带着他那可爱的小弟。三个人干掉一大袋酸奶,竟然还说:干杯!


小江加班越来越严重,基本那套房子都快属于我了。当然,每个周末,这套房子估计又都属于他了。打个平手,不亦乐乎!小江的确是个好人,今天中午还竟然问我是否恐惧死亡,我告诉他我爸爸死的时候我想过这个问题,后来知道自己身体不好的时候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现在觉得想这个问题很愚蠢。我怕死,如果我死前所牵挂的人还让我惦念。我不怕死,那是因为所有的人我都放心他们了。但是如果让我现在就死,我绝对害怕,因为我还没有能力让我爱的人都舒舒坦坦地活着。所以,好死不如赖活着,慢慢活着吧,日子长着呢,好玩着呢!


公司附近桃花开得异常鲜艳,让我觉得那桃粉色绝对是PS过的,可惜人家就是娇艳欲滴地绽放。春天来了,春天用各种姿态和情绪暗示着大家他的到来。活像一只发春的公猫。当然,夏天就是他的结扎手术。我对春天过敏,不是因为这个季节容易让365天都能发情的人更容易发情,而是春天容易让人乱发情,或者发错情,这是个大问题,上帝保佑那些不幸的男女吧!谁知道这个发情,到底是发展恋情,还是发生 ** ?让高级动物活得更像动物?还是让高级动物活得更像人?谁都有自己的选择吧!管他呢!


有人问我抽烟吗?我说抽烟,一天抽两盒和一星期抽一根的时候都有。有人问我看何电影?我说一定是欧洲的边缘题材,当然包括情玉枕纱厨色电影。的有人问我你打网球?我说很久没碰了,最近曾想重新开始,可现在决定放弃了。有人问我你喜欢看话剧?我说当然,活在别人的故事里面更安全。有人问我会否很多人喜欢我?我说没错,但是很少有自己看顺眼的,当然也有看我不入眼的。老天安排的游戏就是,追来捉去的,不喜欢的偏偏遇到喜欢的,喜欢的偏偏遇到不对眼的,转圈圈,转圈圈,我们大家一起来玩跳房子,还是老鹰捉小鸡?


三点了,却不想睡,是贪恋夜光,还是捉不住睡眠?我怀念各种各样的噩梦,超级有意思,再多作几年噩梦,我完全可以申请去做科幻小说家,或者去做魔幻现实主义作家。为何不困,为何起不来,日子过得颠三倒四,却也总有规律。


想把最后一口Latte喝完便睡觉的时候,才发现早已喝尽了……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