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4月 18th, 2007

四月十七天:生活仍在继续

因为昨天周一没有去上班,所以今天上班的时候怀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就像所有自己犯了错误的人一样,即使身边的同事根本没拿你哪天没来当回事,可自己还是惴惴不安,直到自己大大方方地又在办公桌上睡着,才找到平时上班的感觉。


中午吃了两份饭,前台看门大婶不乐意了,我不知道午饭应该让员工吃饱还是吃少,我不想为了任何理由而让自己的胃在中午的时候饥肠辘辘,因为很可能中午的这顿连同晚上的一起吃掉了。


在洗手间相遇公司另一位跟我去年同天入职的烤皮莱特,两人在小便的时候交流创作心得,他声称自己白天的时候基本上没办法写东西,每天能够创作的时间少得可怜。我回想了一下,自己比较能产出的时段大概在早上十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四点左右和夜里十一点以后。其余的时间都比较浮躁和难以进入状态。感叹人脑不是机器,除了状态问题,能让自己有感觉写出点好东西的时候太少了,可是我们的工作单却冷酷无情地以时间为标准量化工作,似乎所有广告公司都面临着这种难以调和的流程管制问题。就算在所谓的大公司又如何呢?我从来就没有认为FCG是他妈的大公司!


最近开始养成午后喝冰拿铁的习惯。我对咖啡没有太深的研究,但唯独喜欢拿铁。原因是自己不喜欢太苦或者太甜的咖啡,拿铁的味道刚刚好。拿铁,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喝拿铁的男人和喝摩卡的男人应该完全算是两类人,至于为何我到现在也没有研究清楚。关于冰咖啡,还记得曾经在北京寻找过很多家越南冰咖啡,但是在北国却如何也找不到曾经当年那时那刻的味道和感觉了。喝冰拿铁的另外一个理由,就是午后我实在太困了……


爽哥上周踢球负伤了,拄着拐棍一瘸一拐过来催稿,我那篇关于杂种的文章还没有动笔,同别人合作的那篇文章更是还没有消息。我比较苦闷自己为何喜欢把很多问题想明白想透彻才开始进行,这样的确很浪费时间,而我,又不能忍受自己产出将就的东西,不过这几天的确要加快速度完成写稿了,毕竟,欠人家东西的感觉并不好。


今天是走红日,晚上又要培训。据说,这几次关于地产专业的讲座要在日后进行考试,并纳入2007年年度考核的成绩,真能整事。培训快睡着了,不过后面关于人居空间尺度的由来倒是蛮感兴趣,心生无限感概。


总也没有培训,偏偏今天来个培训还碰上了蚊子今天飞新加坡。培训结束基本上她都要过安检了,只好打过去电话表示送别。这一走又不知道啥时候再见面了,心中因没有当面送别而倍感惋惜,想来毕竟跟蚊子和小黄都是相当投合的好友,今天又让我想起以前大家在一起的日子,转眼间现在大家都长大了,电话这边和那边的声音也明显的成熟了很多。25岁,每个人都在这个转折点选择自己的人生,蚊子有她自己的打算,相信那丫头没问题的!而在电话这边的我,也只好真心地说声:一路平安!:)


记得小乔前些日子闪电离开中国已经让我吃惊好久了。现在大家都喜欢玩速度的,无声无息就人间蒸发了。而我还留在北京,这个大垃圾场。独自一个人经历着人间悲喜。我也给自己一个Deadline:2008年看完奥运会就离开北京,因为这个城市到现在也没有让我流连的人或事出现。我的下一站在哪里?


最近几天晚上太容易犯困睡觉,今天也是如此,本来准备继续完成杂种创作的,结果十一点多就睁不开眼睡去了,不出所料现在一点多自己又醒了,精神头来了又在电脑前敲下这些文字,一个人在深夜自说自话。写博客是在跟自己对话吗?还是想为每天的日子留下些什么?最近这段时间有些迷失自我,或许我该好好冷静一下梳理自己的生活。五一长假就快到了,我准备回家好好陪陪妈妈。


想准备到此收笔,开始去做些正经的事情,比如说继续写杂种。我想那是个好主意!


对了,最后想起来了,彭骚骚收到了小亚的明信片,我的那张啥时候到?我要去找小亚算账!哈哈!小亚,你那边现在几点?该说晚安?还是早安?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