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4月 24th, 2007

活在这个硬化的社会,杂种芸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汪腹水


我决定放弃了!


面对这样一个题目:杂种。


我甚至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去思考这个课题!


当然其中不乏还有两本楼书和众多庞杂而琐碎的恼人工作相互干扰。


然而当每次对于这篇文章的立意和构架有了更为清晰的思路的时候自己又开始陷入自我怀疑和迷惑之中。究竟我想描述的那种当代中国人的角色焦虑与身份恐惑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我想举的例子真的具有说服力吗?我所认为的特殊人群真的就能够代表当代中国人的普遍困惑吗?


我想这一切似乎是达不到的。


所以,我决定马上停止已经完成的2347个字的徒劳创作。到此为止。


眼看着仅有的几根烟就快要抽完了,我却又陷入了思考之中。因为面对着这样一个题目,想得越多就越觉得下笔的自信越来越少,更感觉自己也是文章要描述的其中一分子。


没错!我也是个病人,就像正在读我这篇文章的你一样。


别不承认!自欺欺人比愚笨更蠢!


我们都曾陷入或正在陷入自我迷惑的困境,这一点在我同身边很多朋友的聊天中深刻地体会到。无论是事业成功的朋友,还是一无所事的朋友,无论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朋友,无论是整天忙得没空睡觉的朋友,还是整天闲得只剩睡觉的朋友,无论是别人眼中绝对是个榜样的朋友,还是从其他朋友嘴里听到唏嘘评价的朋友……他们!都无时无刻地面临着某种焦虑与困惑:究竟自己是谁?究竟自己对于别人又是谁?究竟真正的自己是谁?而现实中的自己又是谁?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些困惑与自己毫不相干,那你大可不必在这些文字上浪费时间了,去冲杯咖啡,或者看张毛瑞脑消金兽片,继续让自己的优越感放纵下去吧!


倘若你有同感,那我倒想知道,到现在为止,这些问题自己在心中问了多少次?又找到过多少个答案?至少,当我在每次问自己的时候,答案却总是以不同方式戏虐地玩弄着我,我仍在迷失。


或许你可以回答自己:我是他和她的儿子或者女儿,我是他或她的爱人,我是他或她的父亲或母亲,我是他或她的情人,我是他们的老同学,我是他们尊敬又害怕的上司,我是公司里不起眼的小文案或者一抓一大把的助理美指,我还是某个网站的老大,我是某个圈子里的红人,我是白天的天使夜里的魔鬼,我或许也是个被别人低估能力心中愤愤不平的未来英雄……可我到底该把自己摆在那个位置呢?而自己内心的那个位置真的就是别人所给予你的位置吗?我相信98%的伙伴们会用错位这个词汇来形容这种无奈。


所以说,当我还想试图在那篇曾经动笔现在已经中途废笔的文章中去分析民工和同性恋这样并不具备普遍意义的人群来说明整个社会道德与伦理环境下亚文化人群的角色定位与身份焦虑的问题时,我忽然觉得那是件可笑的事情。因为眼前我看到了更为庞大的人群似乎面临着并未察觉的真正的角色模糊与身份疑惑。而这一问题似乎比我先前所想的要更加复杂和难以梳理。因此面对这样一个让自己的不断思考而弄得更加混乱与深刻的话题,我终于在深夜竖起了白旗。


我仅仅是停止了创作,但不证明我就此让思考休息。我只不过是为自己没有办法交出一篇结构完整、分析透彻、笔锋犀利、疏而不漏、完美无缺的文章而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如果还能坚持读到这里的你们能够原谅我因为无力完成这样一篇需要通过社会学、伦理学、经济学、人类学、中国历史学、大众心理学等等来完成此文章的过错的话,那我将非常感谢,并希望我们能够以一个更为开放和轻松的心态去继续讨论下去。


我其实更想知道的是,为何在中国如此之多的人会不同程度地面临着个人角色与现实角色的错位?为何这么多的人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却能够在其他领域大放光彩?为什么这么多的人平时扮演一个角色,却又在鲜为人知的时候扮演另一种角色?为何有的人过度自负,有的人有过度自卑?为何身边的同事朋友总在抱怨自己的上司是头猪,抱怨自己的优势永远没有办法在公司找到合适的机会和空间施展和发挥?为何即使是已经相当成功的人心中仍然会有隐隐而来的挫败感?……


究竟是我们自己内心的问题?还是这个社会给我们造成的问题?当这个社会越来越变得功利与现实,人们越来越变得冷漠与势利,每个人越来越变得自私与封闭的时候,是否这些问题就已经在我们身上生根了呢?这个结论很难说,但至少我所知道的职场里越来越多的明争暗斗与人际好感,让一部分人得到提拔快速发展,也让一部分人怀才不遇举步维艰。但至少我知道社会的不宽容让一部分人将自己的真实收敛到最小,继而每天带着假面过活,只有在特定的时间与空间才能够释放自己最本真的天性。但至少我知道人与人之间因为家族背景与经济条件而形成的潜在等级意识,让一部分人养尊处优目中无人,也让一部分人妄自菲薄难以挺身。但至少我知道那些渴望被认可却总是遭冷落的人,最终会因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放弃很可能大有作为的天地。但至少我知道那些内心充满理想却又在现实生活中不得不按部就班的人或许就这样糟蹋和耽误了他的一生……至少,在这个社会,还有那么多的大多数沉默者,他们的缄口不言到底是代表了屈从于这个畸形的社会,还是愤愤不满默言以对?


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得到回答的问题,没有人会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很多潜规律是无法逾越的。


我们能怪谁?这个社会正在恶性硬化着发展,活在其间的人们又怎能活得明明白白真正地各司其位。活得像个人样?还是活得像只杂种?你能明确地为自己找到一个绝对被认可又互相都满意的角色吗?你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头驴,妈妈是匹马吗?没办法,你身边的杂种越来越多,就像内脏硬化每天都会分泌出的肮脏腹水一样再正常不过!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