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4月 29th, 2007

Erotica:一瓶只在夜间发作的毒药

只有在夜里,在某种昏晃性感的光线中。
这种声音才真正释放出它的毒性,夺魂摄魄。


当然可以闭上双眼、邂逅幻想、喘息低吟、滑动触碰、还有那敏感的晕荡。


一切色彩是旧的,味道也站在遥远的彼岸。


粗颗粒的闪过,大脑以每秒3566桢的情玉枕纱厨色画面达到高潮。


倘若爱是一种伤害,鲜嫩肉体上绽花的伤痕是深爱舔舐后的纪念。


清晨的狂热、你给我的、我给你的,罗密欧的、朱丽叶的……


器官深处的回响,伴随着抽搐的肌肉,脱落的毛发、落下的眼泪、喉管里的呕吐感。


燃烧的情感、熄灭的激动、感染着周遭的温度,这不是一场蘑菇云。


再见宝贝,这次轮到你哭了,关于一切罗曼蒂克的浮光掠影。


一切关于虚无绚烂的短暂永恒与触手不及的模棱两可虚情假意。


这不是一首爱情歌曲,我只想深深地伤害你。


这就是为何我要向你说拜拜,忘记规矩、忘记恐惧、作为第一次的最后一次,说拜拜!


越来越甜蜜,还是越陷越深,手中的气球飘向天空,我的梦破碎了。


性感的大麻能否麻人比黄花瘦醉感性的欲望,越走越远,越飞越高。


回到谁的谁的身边,谁又知道谁是谁的路人甲,哼着龙套般滑稽的唱词,旋转,旋转。


内心深处的感受,无疑用语言和文字表达与传递,当烟头燃破气球的一刻。


天堂就在头上,我却越陷越深,伸手、蜷曲、让你的身驱随着音乐肢解与破灭。


死神在你身旁安静地陪伴,自己冥冥中却无法感知方向的来源。


那根无名指的警告却没办法让欲望就此罢休。


每次更换身边的肉体,却从来没有换过心里的那个灵魂。


我并不快乐,用这种方式生活,却也没有看到任何快乐的人过活。


谁是谁的宝贝,曾经的还是曾经的曾经的,喝到六点的烟鬼,或是忧郁自闭的流浪儿。


没有晴天霹雳的细雨,却将这个世界刷成蓝色的诗歌。


细语的摇曳,转头间的留恋,难以抉择的承诺,或者那个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的暧昧诉说。


左耳的倾吐、右耳的低语,萦绕头梁的舒畅与缥缈,身在远方,情在何方。


为何如此困难,为何如此困难的彼此相爱?


我们该做别人眼中的角色吗?说应该说的,做应该做的?


兄弟姐妹,带着你们的爱,说出你们的爱,付出该付出的,投入地、享受地、甚至自私地。


生命如此短暂,不要因为没有胆量去爱而让人生变得空白。


每个人都有一座秘密花园,那里装着心里最纯洁的祈愿,以及盛开的奇异花朵。


每个人在那座花园成长,不会在乎皮囊外的伤痕与蜕变,没有规则,不讲规矩。


那不是一场等待,而是一场注定等待的无奈。


 


——THIS IS NOT ABOUT MY LIFE
谨献给夜里的《EROTICA》以及能够读懂这张专辑的可爱人们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