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9月, 2007

迷失于那片海


他迷路了


迷失在他曾经认为清晰可辨的路上


而此刻的他却闭上双眼认由知觉寻找方向


远方的乌云越来越近


耳朵似乎听到了雷声阵阵


雨点轻轻地打在他的睫毛上


而他却认为那或许只是一滴泪


他那个硕大的织布口袋里藏着一封信


大概是因为反复翻读的原因


信纸已经发黄退色


字迹斑驳却仍然能够感受初写时的激动


他看着没有展开的信


很久很久很久


似乎思想又逃到了远方


那个他一生都不曾去过的小镇上


那里有大朵大朵的云彩


还有镇上一张张纯真的笑脸和微红的脸颊


那里或许就是这封信的终点吧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故事的模样


因为那个故事从来没有开始便结束了


他托云彩告诉镇上的人们他到过那里


静静地悄悄地在那里徜徉过


而信却一直安静地在口袋里睡着


他怕吵醒一直酣睡的那个人


看到那张纯真而难忘的笑脸


他安静地走远


一根香烟点燃了一个世纪的时间


心中的那艘船在沉淀


在那浩瀚无底的大海深处


他把信深藏


手捧一小堆干净的白砂


远远地离去


他知道自己迷路了


因为再也记不清回去的路


等到满头苍发


仍然为心底的那片海握着砂


那片海是一辈子的眼泪


没有咸味


岁月淘洗


只剩淡淡回味

seaesea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七九八工厂)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2)

梦见一只跳楼自杀的狗

 


早上,梦到一只跳楼自杀的狗。


 


在那之前,我在梦中看了一场从来没有看过的绚丽烟花,我似乎站在一个高高的露天悬空平台上,看着奇异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心情高涨,似乎兴奋得要喊出声。


 


而在那之后,我亲眼看到,自家的狗跳出了阳台的窗户,我的心掉到底谷,碎了,我大喊、嚎叫、撕心裂肺、痛苦不堪、甚至心中带着后悔与懊悔……我看到楼下草坪上一大滩的鲜血,我痛苦地流泪,嘴里喊着:我不想下楼去看,我不想下楼去看……


 


然后我醒了。左手重重地压在胸口,好久才睁开眼睛,长喘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庆幸。


 


后来我跟几个朋友讲了我的梦。他们大多在安慰我,不过我还记得其中一个人说的:你现在的生活正在经历一场如烟花般绚丽而短暂的时刻,你沉迷其中,自得其乐,而在此刻,你将忽视了你心中一个你爱的或者在乎的人,或许这个人将因为某些原因与你彻底无缘,擦身而过。而当你真正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无力挽回,只能自己承受这份痛苦的折磨……


 


我只觉得这个结论有些靠谱。或许是这样吧,绚烂的浮光掠影容易让自己看不清真正的人与事,人往往会为此付出代价,错过,或者再也不能重新来过。我回想了这一年,自己变化了有多少?认识的人中哪个记忆犹新,哪个面目模糊?心中在乎过谁?谁又让自己在失去与错过之后痛苦流泪?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些五光十色的烟雾真的让自己瞎了吗?为何面对爱却不敢说?接下来的人生还会有多少个失落?……


 


有几个清晨醒来的时候,觉得心空空的。在超理性面前,我只能甘拜下风。但是我想说,人如果太过理性,必然会权衡,而迎来失去和错过。人生的路很短暂,走到最后,我们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是多少个遗憾呢?


 


忽然间,嗓子哑了。口中冒火。我喜欢自我折磨。疼痛让我感知自己的存在。或许终日将在折磨中过活。

bloodbuiding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某雨天)

Tags: , ,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No Comments

城市巴别塔——最终我们将学会把一切藏在心底深埋

《圣经》创世记第11章记载,为了能够通往天堂,人类联合起来准备修建巴别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


 


从此,沟通,便成为了整个世界的人们每天都要进行的必要活动。然而在这其中,沟通永远出现障碍与转译。传播学层面的沟通可以看作是信息的传递过程,信息从0AB的传递过程中遇到(传播学中的不确定因素或变量因素)而发生变异,有可能变成X(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因此传播具有诸多不确定性,所以:完美的沟通始终无法完成。


 


从某种意义上讲,语言和城市是人类最重要的发明,前者让人们进行交流,后者让人们得以汇聚。前者的衍生物是人类几千年的文化艺术,后者的成果是疯狂蔓延的物质文明。但是人类注定要悲剧性地存在,语言无助于人们灵魂上的沟通,城市则按照自身的逻辑蔓延。


 


人们生存在城市中,用各种语言进行各种意想不到的沟通和并非本意的沟通,词不达意地进行着城市生活,而城市用砖瓦、道路、绿化、拆建、扩张、封存等各种形式与人们进行沟通。整个世界都蒙着眼睛堵着耳朵互相摸索,似是而非地明白与领悟。


 


有的人渴望沟通,有的人拒绝沟通,有的人恐惧沟通,有的人麻木沟通……这个世界,因为太多的不同,创造了太多的欲望,沟通是疏导欲望的工具,而欲望动物与欲望造物却在其中无目的游荡。


 


沟通有效吗?太多挫败后我们是否还愿意再张口?最终,我们将学会把一切藏在心里,深埋。

wall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七九八工厂)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我们俩


凌晨五点,无眠,带着某种复杂的情绪与愿望,看了一场电影。


 


最初让我着迷的是影片的美术,每一张构图,全片正片负冲的色调,让这个故事还没有讲便已经让我充满期待地看下去。接着就是节奏,非常舒服,没有任何多余的拖沓,利落紧凑、交代清晰。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不到一年的交情。起初从年轻女孩租老奶奶房子闹了很多误解和矛盾开始,到最后女孩搬家后两个人彼此惦念牵挂,感情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酝酿与培养。中间有矛盾、有冲突、有欢笑、也有难过。很真实地呈现了一个年龄跨度70岁的两代人之间的喜怒哀乐与真实情感。


 


影片充满了让人感动的场面,虽然没有大悲大喜,但正是那些真实的情绪、反映、语言、表情打动了躲在凌晨黑暗房间里的我。有时候,就像那个老奶奶一样,无论人有多大的年纪,谁也无法承受孤独的煎熬,尤其是在那之前有一段事后让人难忘的相遇忽然闯入已经平静很久的生活的时候,之后的孤独和落寂可能会让人再也无法抗住。


 


当我看到老奶奶瞧见女孩房间已经搬空,那种挽留与无奈又难过难言的眼神的时候,心里很酸。人生就是如此,所有的相遇都似乎为了最后的分离而开始,无论是相濡以沫的、还是终日争吵的人们,到最后都会因为慢慢滋生的感情而恋恋不舍。这是一份折磨。

070315095246480
55_19791_e3258d318373d4f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放逐Montage] and have Comments (5)

一个盲人的爱

我像个盲人


不小心闯入这个危险的世界


身边过往了太多的眼神与交错


大多数时候我与他们只是擦肩而过


忽然有一天黑暗中我的手被人牵住


却不知道他会带我去向何方


我以为久违的温暖会让我见到光亮


却不知或许牵着我的手的人只想借我送他一程


一个盲人的爱


太单纯


那片潮湿的黑暗太需要一缕温暖的阳光烤干


而每次日出太短


微笑的嘴还没有展开完全便又迎来了黑暗


一个盲人的爱


太认真


这个危险的虚妄世界


认真是个手榴弹


落荒而逃的人们


去哪里寻找一份踏实的安全感


玩家永远笑到最后


从最开始的一秒已经为你注入毒药


一个盲人的爱


太傻


傻得为了昙花般的感动而放弃一切


爱从没有对等的时候


你涌现的多了


对方自会收敛甚至得意而跑


一个不安分的灵魂怎样才能安静下来


浮躁的人们或许一辈子的终点死在路上


我愿意相望


却不愿做声


看过一个盲人为爱而泪


他说


此刻


我看到了你的脸


而我的此刻


看到的


为何总是黑暗


那张脸


已经永远封存在看不见的黑暗里面


我相信那是张笑脸


我爱的爱我的笑脸

343434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八月等待戈多)

Tags: ,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