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9月 20th, 2007

迷失于那片海


他迷路了


迷失在他曾经认为清晰可辨的路上


而此刻的他却闭上双眼认由知觉寻找方向


远方的乌云越来越近


耳朵似乎听到了雷声阵阵


雨点轻轻地打在他的睫毛上


而他却认为那或许只是一滴泪


他那个硕大的织布口袋里藏着一封信


大概是因为反复翻读的原因


信纸已经发黄退色


字迹斑驳却仍然能够感受初写时的激动


他看着没有展开的信


很久很久很久


似乎思想又逃到了远方


那个他一生都不曾去过的小镇上


那里有大朵大朵的云彩


还有镇上一张张纯真的笑脸和微红的脸颊


那里或许就是这封信的终点吧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故事的模样


因为那个故事从来没有开始便结束了


他托云彩告诉镇上的人们他到过那里


静静地悄悄地在那里徜徉过


而信却一直安静地在口袋里睡着


他怕吵醒一直酣睡的那个人


看到那张纯真而难忘的笑脸


他安静地走远


一根香烟点燃了一个世纪的时间


心中的那艘船在沉淀


在那浩瀚无底的大海深处


他把信深藏


手捧一小堆干净的白砂


远远地离去


他知道自己迷路了


因为再也记不清回去的路


等到满头苍发


仍然为心底的那片海握着砂


那片海是一辈子的眼泪


没有咸味


岁月淘洗


只剩淡淡回味

seaesea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七九八工厂)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2)

梦见一只跳楼自杀的狗

 


早上,梦到一只跳楼自杀的狗。


 


在那之前,我在梦中看了一场从来没有看过的绚丽烟花,我似乎站在一个高高的露天悬空平台上,看着奇异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心情高涨,似乎兴奋得要喊出声。


 


而在那之后,我亲眼看到,自家的狗跳出了阳台的窗户,我的心掉到底谷,碎了,我大喊、嚎叫、撕心裂肺、痛苦不堪、甚至心中带着后悔与懊悔……我看到楼下草坪上一大滩的鲜血,我痛苦地流泪,嘴里喊着:我不想下楼去看,我不想下楼去看……


 


然后我醒了。左手重重地压在胸口,好久才睁开眼睛,长喘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庆幸。


 


后来我跟几个朋友讲了我的梦。他们大多在安慰我,不过我还记得其中一个人说的:你现在的生活正在经历一场如烟花般绚丽而短暂的时刻,你沉迷其中,自得其乐,而在此刻,你将忽视了你心中一个你爱的或者在乎的人,或许这个人将因为某些原因与你彻底无缘,擦身而过。而当你真正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无力挽回,只能自己承受这份痛苦的折磨……


 


我只觉得这个结论有些靠谱。或许是这样吧,绚烂的浮光掠影容易让自己看不清真正的人与事,人往往会为此付出代价,错过,或者再也不能重新来过。我回想了这一年,自己变化了有多少?认识的人中哪个记忆犹新,哪个面目模糊?心中在乎过谁?谁又让自己在失去与错过之后痛苦流泪?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些五光十色的烟雾真的让自己瞎了吗?为何面对爱却不敢说?接下来的人生还会有多少个失落?……


 


有几个清晨醒来的时候,觉得心空空的。在超理性面前,我只能甘拜下风。但是我想说,人如果太过理性,必然会权衡,而迎来失去和错过。人生的路很短暂,走到最后,我们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是多少个遗憾呢?


 


忽然间,嗓子哑了。口中冒火。我喜欢自我折磨。疼痛让我感知自己的存在。或许终日将在折磨中过活。

bloodbuiding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某雨天)

Tags: , ,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