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0月 26th, 2007

十月二十六天:憋得越久尿得越多


最近大概是罹患了写字恐惧症。


 


无论如何我也提不起任何写些东西的冲动与欲望。是否因为工作上即将来临的大量写字时期?还是自己的确开始变得懒惰?


 


难得今天下班早,不去健身,又赶上网络有问题,还不想看电影或者看书,所以多出来的这些时间终于给了电脑键盘。我总在思考着关于开始一段创作的动力问题,结果总会被任何其他的琐碎事情打扰然后搁置一边。我也总是在回味着曾经让我产生创作冲动的时刻,大多是心情沮丧或者心情高涨,而最近,平静又平和的生活似乎成了自由创作的慢性杀手。


 


是好还是坏呢?每天开始吃早餐,开始正常作息,戒掉了吸烟与灌酒,中午继续餐后散步,开始注意健康饮食,每天下班前往健身房或者游泳馆,像男版灰姑娘一样在午夜12点之前就乖乖睡觉……这种生活规律得让自己觉得惊奇。我逐渐爱上了这种生活方式,而且开始适应与习惯。所以似乎博客上再也没有了那些无病呻吟的悲情小调或者无关痛痒的闲言碎语。时间大部分给了正常的作息时间表,自由创作,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被冷藏了。


 


可我知道自己是个闲不住的人。大脑的活跃永远比身体的反应来得快。我的大部分写作通过思考的方式完成,储存在大脑里,这很可能退化了写作的技巧功能,却着实锻炼了思考和记忆的能力。每天盘算着这些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有感而不发,或许也是低调的另一种方式。


 


这几个月或者几个星期,看着身边朋友们发生的各种事情,悲欢离合,聚聚散散。换工作、换朋友、换名字、换借口都越来越快。有的人活得洒脱,有的人活得龌龊。而在我看来,中国人活得太累,太富心机、太有城府、想得太过、顾虑太多。有时候替他们累得难受,但转念一想,这或许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乐在其中最重要。


 


一切都在变化中,就像今天8点钟起床准备去天津分公司,结果大雾封路,公司临时决定不去了。开始着手约稿、约访,手里拿着十几个人物的采访名单,心中唯一惦记的是能快些访到舒可文,当然还有那些烦人的采访录音该整理到何日啊。


 


忽然想到这一年过得真快,转眼再过60多天就新年了。总觉得自己糊里糊涂过的日子,一点收获也没有。有人跟我说九月是离别的日子,的确没错。身边的朋友纷纷离开远赴重洋,去比利时的、去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去英国的……我不知道朋友是不是就是如此轮回?就拿这一年来说,有的朋友短暂地相识然后就越行越远,而有的朋友却始终陪伴身边,还有一些朋友鲜少联系却总是心中惦念,很奇怪,但却很微妙。我曾经因为某些朋友的离去难过好一阵子,但后来觉得这不像一个快三十的男人要做的事情,很多比我还小几岁的孩子们都能客观而理性地看待问题,我当然也要做得更好。有的时候,我们的确需要学会随缘。


 


最近因为一些偶然的机会,又认识了些有意思又聊得来的好朋友,心里很开心。我喜欢能够在思想上交流的朋友,喜欢这种自然而从容地认识彼此,然后越走越近,不带有任何目的地互相认识让我感觉很舒服。毕竟,这个世界充满太多欲望,也太直接,太功利。偶获一两个好聊好交的朋友就像中了彩票一般难得。所以,我没事总在偷着乐。


 


麦当娜的新专辑延迟了,所有的期待都推到了明年的春天。我不清楚是否因为换了东家还是新歌外泄的原因,总之,这个漫长的等待又要添加砝码了。这个冬天该听谁的歌过冬呢?


 


忽然怀念每天晚上从健身房出来,耳中听着舒畅地音乐,鼻腔呼吸着深秋特有的凉爽空气的感觉。那一刻,身体轻松,乏累与疲倦都一去不返。一天不运动,便觉面目可憎,我大概成瘾了,哈哈。


 


发现自己真能絮叨,夜深人静,赶快收笔。敷张面膜,去睡觉觉了。

hgyt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八月)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