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1月, 2007

十一月二十三天:黑夜是我的时间

 


又是到了清晨才睡去


疲累万劫不复


两片眼膜让双目强迫闭上


外面的世界愈近明亮


我的时间才开始进入黑夜


三杯浓浓的咖啡只剩残渣


房间的空气变得凝稠


若是自己选择的路


就该坦然走下去


至少前方有目标


眼前的苦累都将过往


回味每一次完成目标时的喜悦与成就


虽然深深的夜无人分享只有一个人感受


但是心非常满足


完成某一种积累才会在另一个领域收获


至少在漫漫长夜有音乐陪伴


至少安静的黑夜中自己没有虚度时光


我知道短短的睡眠过后又将迎来轮回般的工作


人生不就是如此么?


难道要在虚妄的感情中放任悲伤?


难道要在玩物丧志中挥霍时间?


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


人生如此之短


短得眼不可见


短得如此容易去忘记


短得连容貌都记不清了


还有什么会等你?


还有什么会记得你?


所以不如抓住此刻去努力


感受自取成功的乐趣


夜晚安静也真实


让我想起刚刚谢幕的话剧


开怀大笑也潸然落泪


身边老爷爷的痛苦哮喘


和旁人们的哄笑一堂


人生就是一场戏


无论你身置聚光灯下


还是躲在黑暗深处


你永远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角色


等着用你的真实情感与一生的时间


将其演完

AAC127421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11)

分不清真实……


谁在睡着


谁又醒了


在这片黑夜中


翻开每一秒


听旋律在流淌


为何困了却还不睡去


留恋夜的真实


恐惧白昼的迷惘


看过一个人的夕阳


也望见没有人的疮


听到人说在路上


所有的人不觉紧张


你能听到吗


那些曾经陌生以后熟悉的弹唱


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中乱闯


那个主角总也不是我


不论是得意洋洋还是悲痛绝望


在无法触及中感受拥有


在倾头冷水中欺骗温柔


当尘土悄悄地落在手上


有谁还在你的心上


城市不会忧郁


却会因为失落的人们而沮丧


每一个夜晚都有不同的表情


虽然星星都已躲藏


厚厚的云彩背着思念在飘荡


装满故事的电影院


迎来送去在里面感动落泪的男男女女


却忘了自己也只是放着别人的故事儿女情长


飘来的雷声


带来棉花般的雪片


就像温暖的鹅绒


抚摸着每一寸肌肤


故事与故事间误读


主人公们只能在自己的人生中演对方


谁也看不见谁


失明眼中的疑问与心中的坚定


没有结局就没有决定


两根独木桥上的小丑相望不遇


殉情的飞鸟躺在鱼身旁


海水是他们的泪


云朵们成为他们的翅膀


一座空城


热闹地结冰


脚印变得模糊


这个嘴唇是否已忘记了另一个嘴唇


一场游戏


却要认真地对待


几秒钟的真实


湿润而温暖


曾经那一刻是真的吗


还是当眼睛闭上之后的自我欺骗


眼睛长在前面却总往后看


没有边际的汪洋哪里是岸


海市蜃楼永远美丽


在流沙中窒息


还剩一丝甜蜜


逃离


并非放弃
082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是非北京


 


北京,的确是非。


 


在全中国,大概没有哪座城市能够比得上北京如此之复杂,如此之是非了。


 


说北京是非并不是说这座城市是中国巨大的八卦场,而是说北京太立体、太多元了。北京就像一个两面三刀的侠客,又像一个八面玲珑的性感女莫道不消魂优,每天变化着不同的角色,更在体内承载了太多太繁杂的灵魂和期待。因此,北京,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不是华盛顿、不是伦敦、不是东京,而是北京,自有其是与非的是是非非。


 


而这几年,提到北京,全世界的人都会众口一词的说到奥运。作为世界千年大国的中国也是等了几千年才等来这场全球性瞩目盛会,自然会紧张、焦虑、大张旗鼓、又小心翼翼。尽管奥运临近才宣传文明礼貌、尽管做面子工程也要保证效果、尽管奥运门票如此戏剧性地售卖、尽管福玉枕纱厨娃们满大街乱窜却始终没有让人能对号他们的名字、尽管如此之多的中国特色,北京奥运还是每天以倒计时的方式越来越近。北京开始热起来又静下来,热的是沸沸洋洋的奥运这那,静下来的是所有的人的期许观望。


 


可是这份安静也并未持续多久,我们耳间又被鸟莫道不消魂巢工地的施工声吵响。眼前幻生出奥运五环、举国欢庆、北京咧嘴微笑着,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心潮澎湃……这几年,北京已经披上了奥运的外衣,光鲜而大张旗鼓地实施着那些大动作。三环仍然悠慢地挪动着车辆,而北京却真真切切地超速了,以至于十字路口的摄像头无法捕捉这个城市的车牌号”……


 


生活在北京这座城,每天看着库哈斯和奥雷·舍人(张曼玉现任男友)的CCTV茁壮成长,满眼满耳的北京大事与快闻,穿梭在二环内似是而非的北京老城与CBD和中关村之间,感受空间错位的落差与惊诧。每当经过天莫道不消魂安门的时候,北京又换上首都的姿态让我仰视与崇拜……北京让人措手不及,越来越快地承载和呈现了更加多元、更加复杂、更加矛盾的符号,让这座城实实在在地上演着是与非的国粹大戏。


 


当六环出现,是否北京将迎来七环、八环?北京像一个大靶心面向世界,走向国际。北京正在用一种本土与世界、民族与国际的是非观,让这座容易产生奇妙化学反应的城市上演着现实超现实的城市是非历史。从上个世纪中期,中国从前现代到现代的社会转型,为城市提供了取之不尽的丰富现实,而超现实不仅是丰富现实可能产生的奇幻结果,也成为了对现实表象所蕴藏的常态危机或潜在可能的一种反常态解读。


 


然而北京在作为中国首都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到现在的发展,已经呈现了一种超现实的形式与体态:快速发展的经济、核心政治中心、建筑作品聚集、旅游产业、房地产开发、先锋艺术、文化事业、知识型与体力型劳动力的大量流动等。这是一个现实的话题,却处处充满了超现实的表现。北京的现实与超现实,是这个城市生活世界的是非两面,它将这座城市令人熟视无睹的日常生活和令人瞠目结舌的戏剧冲突混合在人类造物和社会事件之中。


 


也因此,北京的是与非看似一种对比,实是一种表象与真莫道不消魂相的冲撞与相融。北京是现实的,北京也是超现实的。北京的快速发展与奥运契机让这座现实的城市变得超现实起来,一切事情都开始不可思议:一切中与西、本土与国际、高端与底层、政权与无政权、富豪与穷人、北京土著与北京过客、历史悠久的古迹与现代先锋的建筑、挤公交车与开宝马奔驰等等这些都在同时发生着……


 


北京在同一个空间维度上叠加了太多绝然不同的圈层,他们彼此偶尔渗透与交集,却也永远相对独立自成体系。对他们来说,北京可以是政权中心、可以是文化天堂、可以是机会发配站、可以是避风港、可以是垃圾场、可以是宜居城市、可以是流浪和游牧的广场……因此无论是着何肤色的人、说何口音的人、做何行业的人、有何等收入的人,总是可以同时出现在麦当劳或者国贸、三里屯、后海和王府井大街上,彼此相安无事、安定和谐、生态平衡。


 


我们眼中的北京,只是这个具有庞大而复杂又丰富而精彩的体系的城市的某几个侧面,北京其实是一个包容了各种复杂与丰富符号的超级城市。因此每个人心中的北京都只是是非北京的某一个切面,只不过阳光明媚的时候那个切面美丽而绚烂,赶上阴暗无光的时候那个切面或许就是你对这座城市积怨的怒火。好在北京毕竟是大国之都,他允许默认宽容习惯任何声音的出现,不管是热爱的、怨恨的、不满的、嘲讽的还是沉默的,都能够在这个奇妙荒诞复杂又让人爱恨交加或是爱之深责之切的城市中存在。这或许就是北京的是非魅力吧。


 


不管是现实的首都,亦或超现实的北京,这座城市,始终都是是非的,并且终将更加是非。

peaches1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12)

十一月十五天:与其惆怅 不如冬眠

 


夜里忽然接到老莫道不消魂江从东北打来的电话,头一句就是告诉我:他那里下大雪了。


 


还没等我心里为之兴奋,又听到他说他接到前女友的短信说她明年就要结婚了。似乎这场雪将被老莫道不消魂江定义为带有伤感色彩的自然景象。于是,我将自己沉入仅点着台灯的黑暗中,举着电话,听对方惆怅地述说。


 


其实我觉得也没有什么,或许人在下雪下雨的时候都容易让感情最敏感的神经被触动。我看到下雪并不会失落,看着大片大片洁白纯净的雪花飘舞着,心里就洋溢着激动。下雪天其实是充满希望的,所有的人都将因为下雪而情绪高涨,这似乎又和打雪仗有些关系。或许生活太平淡,或许这座城市太灰暗,偶尔变装银白,都会让人心中一动的。


 


电话那边仍旧继续,我能感受到那种一个人的孤寂,又碰巧下了雪,更碰巧曾经的恋人即将嫁人。或许很多事情叠加在一起,真的能够让人变得沮丧,那一点点的失落也或许被放大了。


 


人生不就是如此吗?体尽辛酸,终有所悟。短短的一生,其实能装在心里的人不过寥寥。有的人甚至一个都没有,待到临终,寡无思念之人,也算悲哀。而在这飘雪之夜,好消息坏消息一并飘来,心情就像雪一样在触碰肌肤的过程中渐渐融化。留下的是小水滴和一丝冰凉。


 


所以,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就算曾经的爱也不会因你而矢志不渝。每个人都希望找到归宿,安逸于此。所以剩下的孤寡人,只能在这雨夜雪夜中,独自惆怅了。


 


而对于等了一天雪也没等出来一片雪花的我来说,今天这个伸手都会感觉冻的破天气,已经没有任何心情怀有希望了。冬眠是个聪明的打算。让感情冬眠吧!好好睡上一觉,待到春暖花开,或许又该春起来了。


 


夏天盼望冬天能够在夜里偎在暖和的被窝里呆着,而真正这天来了,却觉得自己一个人也没啥意思。忽然思念夏天的热风了,知了大声地叫着,每个人都大汗淋漓,肉团们躲着太阳,俨然一派生命的迹象。不像这冬天,一切都打盹了,所有的事物都稀松二五眼地半睁不闭,人们之间不冷不热地近乎与疏远。还有一批人们整日奔波忘了这个季节。开电梯的阿姨又多穿了一件毛衣,她肩膀的头皮屑又多了些。狗儿们和孩子们都茁壮成长,一起肆无忌惮地在楼道里面小便……


 


不管怎样,我还是认为2007年的冬天来得早,冷得快,那件新买的棉衣没想到这样快就穿上了。镜子里的自己为何总是那么难看?很多人说我瘦了,是不是留胡子的效果……冬天来得快,是不是春天来得也快?


 


今晚和sam 吃饭,他感叹时间会过得很快,一转眼他和他朋友都在一起一年了。而去年刚认识他的片断似乎就在眼前。听着他们的爱情故事,心里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离我很远了。习惯自己一个人之后,才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不会恋爱的废物。老莫道不消魂江在电话里说,一切都冰冷了。我说,我们心里至少还有一团火,千万别让它熄灭,即使在最最寒冷的黑夜。

des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2)

十一月十四天:世事难料 顺其自然


 


我想,当我清晨醒来的时候,阳台窗外应该无雪。


 


也因此,这份些许失落便在这夜里提前袭来。


 


倘若不是谁人告诉我今夜会下雪,我大概不会如此的期望。我似乎又忘记不欲则刚的教条了。如此轻易地又陷入了怀有希望和憧憬的习惯中。于是,我决定在临睡觉告诉自己:明天无雪,放弃希望。


 


因为以我的经验来看,北京每年的第一场雪都是在12月的最后几天。所以像2000119日和20021117日那样的大雪,只能算是奢侈的盼望。


 


经过七年之后,我才悟到:人生有限的几场雪,这辈子只下一次。


 


这种无法预期的不确定感在这几天频繁出现。先是周一,下班后去了加州,都换好了衣服正准备锻炼的时候,PG那边的客户来电话着急地要改稿子。结果只好换回衣服打道回府。周二,继续背着健身的两双鞋和衣服等物到了公司,结果晚上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特征培训,又泡汤了。要知道,因为各方面的工作,从上周到现在已经有8天没有健身了……


 


又说回来,周二上午还健康的人,不知是吃了啥破东西,下午被折磨死。手指抠到嗓子深处也吐不出来,可呕吐感却越来越强烈。忍不住地拉肚子,一次又一次地跑到洗手间,竟然有一次完事才发现没纸了,又没带手机,等了半天,才等来彭骚骚,赶快呼喊救命……


 


然后就是周三跟几个朋友定好去看的话剧临时取消了……Ruban去香港提前一天,结果让他带给KK的生日礼物落空……


 


生活很有意思,下一秒的变化,谁也不知道。


 


一个女孩忽然说喜欢我吸烟时候的一刹那,很坏。我说那并不是真正的我。也因此,我戒了烟,从此身上再没了烟味。我想尽量让自己本真的东西更真实地展现。而不是总让人看到我的某一个侧面,或者和我本质相去甚远的东西。我知道很多人喜欢那个看似洒脱、不羁、甚至像个坏男孩或者纨绔子弟抑或时尚动物的我。而最真实的我却更趋于安静少言、沉于思考、自律甚至自卑。


 


或者双子的某些特质让自己身上套了太多光环:精彩的生活、大堆的朋友、善于交际、喜欢变化、不愿落伍、注重物质与精神享受同时高潮、即使年纪再大也总时不时冒出童趣的一面……这些让我整天忙忙碌碌,也的确让我受益乐趣。但是,很少有人看到那个比实际年龄老上几岁、也会不自信、也会犹豫不决、有时候胆怯又容易冲动、对感情仍然渴望踏实稳定关系的我。


 


当然,作为一个矛盾体,我的身体和灵魂承载了太多的内容,才构成立体的人。曾经一度苦恼于为何别人总认为我是某种某种人,而现在却不在意了。就像站到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空间,当能够周全审视自己的时候,才能更真实地做自己,至于别人看到了我哪一个侧面,或者能否看全立体的我,那是别人的事情了。所以如果有人说喜欢我某个侧面,那好吧,何不就让在对方眼里满意的那个部分永远朝向他们呢?


 


不知不觉又扯远了,因为闹肚子,整晚没吃饭,饿了,冲了兑了咖啡的红枣麦片。又是夜里三点多了,仍无困意。残留的麦片已经在杯壁上牢牢地干住了,我在考虑如何再次把杯子刷干净。是不是应该学会做饭呢?无论是自己生病的时候,还是在未来某天生命中将会出现的某人生病的时候为其做些热乎乎的东西吃呢?身边的男孩子基本都会做饭,我一个大男人为何这样废物”……


 


好几天不愿意收拾房间了,有时候总希望有个人能在家收拾好、饭做好,我在外面努力挣钱。是不是我越来越老了?对于平静生活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可却总把自己扔进一个浮躁而不靠谱的世界。所以别怪别人不靠谱,在浴缸里钓鱼,能等到才怪?


 


当然,世事难料,世事难料。所以,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继续我的不欲则刚吧!说不定明天早上醒来能看到一片白雪呢。


 


当然,我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shoot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七九八工厂)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2)

深夜的水蒸蛋


夜已经很深了


跑到一家很久没去的粥铺


坐在曾经做过的一个位子


要了一碗水蒸蛋


忽然有种感动


勺子里面的蒸蛋不会烫到嘴


味道还像上次在这个餐馆吃的一样


而今夜


也只是第二次来吃


上一次大概是去年的秋天吧


日子过得真快


这个城市没有太大变化


变化最大的是生活在里面的人们


人与人每天在打着交道


岁月逝去的感觉只在内心深处作响


爱吃水蒸蛋的人一定是内心善良的人


他们内心应该总也挥之不去对儿时的回望


我算不上爱吃


却在这个深夜跑去


口中的蒸蛋似乎飘香着回味


回味过去的时光


回味熟悉的味道


回味某个细节


回味让自己开心的一些事情


深夜的水蒸蛋


一碗能让人会心微笑的水蒸蛋

17_234722_019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5)

如果我消失了,会有人想念我吗?


一个男孩告诉我,他喜欢的一个女孩消失了。


 


大概事情如此,一个星期发短信没有回,昨天打电话才发现停机,网上的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更新。然后,这个傻男孩问了我好多傻傻的问题。我知道他们因为某种原因不可能在一起,但是他至少是心中很喜欢她的。看着他失落又带着某种期盼的眼神回到座位上,我也傻傻地问自己:


 


如果有一天某个人也忽然消失了,我会怎样呢?或者,如果某天我消失了,会有人想念我吗?


 


人都是很奇怪的,大家习惯了彼此存在的状态,即使彼此没有联系,心中也知道对方的存在,可是忽然有一天,一切可以联系的方式都失效,茫茫人海,再也无了音讯,那会是怎样的失落呢?尤其,是一个自己喜欢着但或许不能在一起或者不能说出口的人……


 


我总是感动于某种重逢,某种历经千山万水之后的重逢,或者无望之后的重逢,无论这份感动来自于文学作品还是影视作品,再次见到彼此,是一种感情的抚慰。就像《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里面幻觉死去的母亲再次回到家里与女儿相逢,或者《我们俩》里面女孩和老奶奶的最后一次重逢,真实而感动。而在生活中,这些细枝末节的场面太多太多,以至于我们无法记起,但决不会忘记。


 


其实很早就有一种冲动,离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朋友圈子,去别的城市,一声不吭,换电话、不上网、换掉公司、断绝和任何人的来往,甚至换一个身份生活。然后到底会到多久大家才会注意到我的消失呢?还会有人惦记我?有的人这辈子是否就再也见不到了?会不会有戏剧性的相逢?这个无聊的决定或许会在某天实现吧。


 


人没有办法避免与人打交道,人没有办法避免产生感情,人没有办法避免分离,人没有办法避免轮回,人没有办法避免重逢,人没有办法避免再次擦肩而过。


 


谁能心如止水?谁能真诚以对?谁能执着地等?谁能信守一生?我们连自己都不了解,都不信任,都不在乎,还能期盼什么?


 


最终当自己消失了的时候,最先忘记自己的其实就是自己。

word
2001
(五年前的自己 面目已被忘记得模糊)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8)

十一月七天:该睡了 北京的清晨五点没有时差


深夜,忽然醒来,看了一下表:
213


 


才想起,原来回到家就倒在床上睡着了。于是安静的夜,安静得只能听到热水澡的水滴和热气蒸腾的声音。大片的黑暗中,只有那一小部分的灯光顺着热气飘出来。


 


大概是季节交替,人开始适于瞌睡。身体对于床的依恋与迷恋到达了一定偏执的程度。在这个还没有来暖气的北京深秋,两层棉被也难以应对每次钻进被子的冰冷感觉。


 


两个苹果、一个猕猴桃、大量的热水,身体开始复苏,在这个安静的夜里,我听到了身体舒展的声音。打开音乐,搜索着陌生的名字和旋律,今夜,想在不熟悉的舒服中找到感觉。


 


工作越来越忙,人基本上在公司呆的时间越来越少。采访、采访。下午和魏导在建外SOHO聊了一下午。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和我竟然能如此开心地交流也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最近开始享受采访的乐趣,当工作目的慢慢消解在彼此的聊天与认识中,心的距离加近,不仅能够获得更深入的信息,那种自然而轻松的聊天过程更是一种同熟友们聊天所不同的享受。


 


晚上公司的走红日系统地梳理了一直在心里乱七八糟的西方古代建筑风格。一堂名为西方古代建筑风格特征的讲座从古希腊建筑的三种柱式和三段式结构,古罗马建筑的拱券技术、穹顶以及五种柱式,再到拜占庭建筑、歌特建筑的尖拱与高塔、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极大繁盛、巴洛克建筑的奢华炫耀与形式至上、法莫道不消魂国古典主义建筑的再次回归、洛可可建筑,到十九世纪复古主义建筑的再次回归让我重新进入了西方历史进程,不仅了解了不同时期建筑的风格特征更了解在建筑风格变化背后的历史原因。同时,那些耳熟能详的希腊卫城、圣彼得大教堂、巴黎圣母院、凡尔赛宫等等又再次浮现眼前。希望有生之年,有机会能够亲自领略这些世纪建筑的辉煌与魅力。


 


或许今天是在精神上极大丰富与满足的一天,虽然有些小小的疲累,但却开心十足。身体还持续着前一天健身的酸痛,这种能够感知的生长感让身体感受深刻,多半是喜悦与期待的。


 


记得今天傍晚六点走在已经黑天的北京街道,满眼都是脏脏的雾。整个城市陷入粘稠的惺忪状态,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慢悠悠,鼻子时不时会闻到一股股的酸味,十足的都会气息。将近三年已经习惯了这个城市的文化气质与浮躁性格,手机响起,里面都在讲述着那些朋友们之间轮回般的恩怨情仇与颠三倒四。等在公交车站的边缘,看着天,没有星星,自己如何看到世界的另一边?


 


将刚刚看了十几页的《心是孤独的猎手》放回了一堆书中,新从图书馆借来了关于人与狗的书,温情而让人感动。平时看了太多的文化类和社会学的理论书籍,反而会被那些小故事所打动。仍然拒绝看任何关于爱情的小说,那些虚构的浪漫和结局都是感情白内障的罪魁祸首。真正的爱情只发生在内心深处,彼此共振,当然,两个人保持一个波段的频率是件非常难的事情,所以或许就给那些无数个戏剧和文学创作的爱情故事留下了如此之多的美丽素材吧。关于爱情,我们应该学会闭口不谈。


 


MSN的名字又改回了单行道,不是因为那本书总是在我眼前安静地保持姿态,而是因为人生的一切都在单行道上完成。发生的事情,一旦出现就不可能再收回了。尽管会遭遇堵车、坏车、撞车、上错车还是走错路,我们都应该在这个有去无回的路上继续走下去。命运是一种潜规则,我们身在其中被这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所驱使,即使面对过失、面对错过、面对失去、面对获得、面对抉择也变得无能为力。所有的人与事排成长队,身在其中,无法逾越。


 


快四点了,仍然没有睡意。网上已没有了几个朋友,夜晚让打招呼也失去兴趣,没有人来,也没有人去。唯一陪伴的还是最终选回来的熟悉旋律。Maximilian的声音太适合这个夜晚了: “I lose my daydreams,I lose my colors,I lose my longing,I find myself……”歌词在讲着什吗?旋律又如何倾诉?让我感动的或许只是歌声中的那种情绪。


 


不想用清醒去迎接新的清晨,好吧,让我们去做个梦!

DSCN0788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7)

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对于梦的追寻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人在睡眠的状态中,大脑仍然在思考,不通过平时的思维方式,而是通过人日常的行为模式与经验和意志作为梦的构架原料和方法。因此,梦里面的东西熟悉又陌生,似曾相识又胆战心惊。


 


整整一个晚上,可以经历很多个空间维度寻找不同的梦境,那种相遇的快感与不可预知的惊恐让梦变得超真实或超不现实。认识的人会出现在梦境中,熟悉的场合,或者陌生的未知领域。童年的记忆片断掺杂着成年人的话语方式,每一份童真的画面都带着腥风血雨的暴力元素。孩子永远以大人的面孔行为,叙事也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但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做梦的人多多少少参与了创作梦境的工作,一种强大的思想意识引导着思维走向,有时候,梦便变成了梦到自己想梦到的梦,然后按照幻想继续进行。也有的梦让做梦的人无法掌控,犹如磕药般惊恐与沉迷。


 


我喜欢每日醒来回想自己当晚或者清早的梦,更愿意与人分享。有时候一夜的梦就像几个小时的好莱坞科幻大片,结构完整,悬念迭出,人物关系清晰,情节扑朔迷离,结局出人意料……也有的梦细碎到醒了之后也只能用记忆捕捉到只字片影,但却回味无穷。有时候梦见一句话,醒来的时候会用这句话作标题写一篇文章。有时候会在梦中梦到工作中需要解决的创意,醒来之后也会赶快记录下来。梦给生活的启发太多,我的心里总是怀着感激。


 


昨夜作了梦,空间散乱、情节迷惑、只记得几个人物,过程却忘得可以了。也清晰地记得在小学的校园、小雨天,抱着一个小妹吻她的脸……还有升起仪式,快板的国歌和整齐的队列……然后是表演,每个人穿着大气囊衣服从讲台跳到操场,偶尔技术过硬的人还能飞起来,但最后还是一头撞在墙上掉下来……我们看得开心,却又忽然转变成为外星人入侵……不知为何我总会在梦境中出现外星人入侵的场面,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萦绕在梦境中,荒诞又真实。


 


喜欢解梦是一种乐趣,人对于找到某个答案都是执著的。我们习惯于给自己的生活和某些发生的事情一个合理的理由。其实这种画蛇添足的做法,自己心里明白它的无用,却仍然喜欢且乐此不疲。这种不期而遇的大脑皮层的幻觉感受,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找到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那里充满了需要被我们解码的秘密与暗示。我们相信关于认识未来和过去的神秘力量就在我们自身的体内,所以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dream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Comments (3)

十月三十一天:深秋冷乱感

 


二零零七年北京的深秋很冷


不知不觉手脚发凉


渴望春天的来临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好漫长


有时候总在告诉自己


一年一年地其实过得挺快


我们都将会变老


是否还能记住当年的冲动和纯真


下雨的夜里


湿冷的衣襟还是会偷偷想念


钢琴声变得缓慢


忽然浮现心头的回忆慢慢沉淀


希望将心情淹没在工作中


未来几年自己是否应该有个大转变


告别安逸的寒暄


努力取暖


转瞬即逝投射在别人身上的熟悉影子


都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世界上每一片树叶都不一样


属于我的那片


不在我手中的漂亮盒子里


而在其自己世界的另一片天空开心飞转


就算风筝断了线


每个人都仍旧守着执著憧憬心愿


这个世界并不大


我们看到的是同一片蓝天


如果风会说话


就让云慢慢把世界上的可爱人们带走


因为每个人心底


都有一片纯净柔软的海绵


吸收越来愈多的爱


而变得成熟而丰满


我们慢慢等待那一天

DSCN6869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二月)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