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1月 2nd, 2007

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对于梦的追寻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人在睡眠的状态中,大脑仍然在思考,不通过平时的思维方式,而是通过人日常的行为模式与经验和意志作为梦的构架原料和方法。因此,梦里面的东西熟悉又陌生,似曾相识又胆战心惊。


 


整整一个晚上,可以经历很多个空间维度寻找不同的梦境,那种相遇的快感与不可预知的惊恐让梦变得超真实或超不现实。认识的人会出现在梦境中,熟悉的场合,或者陌生的未知领域。童年的记忆片断掺杂着成年人的话语方式,每一份童真的画面都带着腥风血雨的暴力元素。孩子永远以大人的面孔行为,叙事也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但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做梦的人多多少少参与了创作梦境的工作,一种强大的思想意识引导着思维走向,有时候,梦便变成了梦到自己想梦到的梦,然后按照幻想继续进行。也有的梦让做梦的人无法掌控,犹如磕药般惊恐与沉迷。


 


我喜欢每日醒来回想自己当晚或者清早的梦,更愿意与人分享。有时候一夜的梦就像几个小时的好莱坞科幻大片,结构完整,悬念迭出,人物关系清晰,情节扑朔迷离,结局出人意料……也有的梦细碎到醒了之后也只能用记忆捕捉到只字片影,但却回味无穷。有时候梦见一句话,醒来的时候会用这句话作标题写一篇文章。有时候会在梦中梦到工作中需要解决的创意,醒来之后也会赶快记录下来。梦给生活的启发太多,我的心里总是怀着感激。


 


昨夜作了梦,空间散乱、情节迷惑、只记得几个人物,过程却忘得可以了。也清晰地记得在小学的校园、小雨天,抱着一个小妹吻她的脸……还有升起仪式,快板的国歌和整齐的队列……然后是表演,每个人穿着大气囊衣服从讲台跳到操场,偶尔技术过硬的人还能飞起来,但最后还是一头撞在墙上掉下来……我们看得开心,却又忽然转变成为外星人入侵……不知为何我总会在梦境中出现外星人入侵的场面,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萦绕在梦境中,荒诞又真实。


 


喜欢解梦是一种乐趣,人对于找到某个答案都是执著的。我们习惯于给自己的生活和某些发生的事情一个合理的理由。其实这种画蛇添足的做法,自己心里明白它的无用,却仍然喜欢且乐此不疲。这种不期而遇的大脑皮层的幻觉感受,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找到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那里充满了需要被我们解码的秘密与暗示。我们相信关于认识未来和过去的神秘力量就在我们自身的体内,所以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dream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