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1月 14th, 2007

十一月十四天:世事难料 顺其自然


 


我想,当我清晨醒来的时候,阳台窗外应该无雪。


 


也因此,这份些许失落便在这夜里提前袭来。


 


倘若不是谁人告诉我今夜会下雪,我大概不会如此的期望。我似乎又忘记不欲则刚的教条了。如此轻易地又陷入了怀有希望和憧憬的习惯中。于是,我决定在临睡觉告诉自己:明天无雪,放弃希望。


 


因为以我的经验来看,北京每年的第一场雪都是在12月的最后几天。所以像2000119日和20021117日那样的大雪,只能算是奢侈的盼望。


 


经过七年之后,我才悟到:人生有限的几场雪,这辈子只下一次。


 


这种无法预期的不确定感在这几天频繁出现。先是周一,下班后去了加州,都换好了衣服正准备锻炼的时候,PG那边的客户来电话着急地要改稿子。结果只好换回衣服打道回府。周二,继续背着健身的两双鞋和衣服等物到了公司,结果晚上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特征培训,又泡汤了。要知道,因为各方面的工作,从上周到现在已经有8天没有健身了……


 


又说回来,周二上午还健康的人,不知是吃了啥破东西,下午被折磨死。手指抠到嗓子深处也吐不出来,可呕吐感却越来越强烈。忍不住地拉肚子,一次又一次地跑到洗手间,竟然有一次完事才发现没纸了,又没带手机,等了半天,才等来彭骚骚,赶快呼喊救命……


 


然后就是周三跟几个朋友定好去看的话剧临时取消了……Ruban去香港提前一天,结果让他带给KK的生日礼物落空……


 


生活很有意思,下一秒的变化,谁也不知道。


 


一个女孩忽然说喜欢我吸烟时候的一刹那,很坏。我说那并不是真正的我。也因此,我戒了烟,从此身上再没了烟味。我想尽量让自己本真的东西更真实地展现。而不是总让人看到我的某一个侧面,或者和我本质相去甚远的东西。我知道很多人喜欢那个看似洒脱、不羁、甚至像个坏男孩或者纨绔子弟抑或时尚动物的我。而最真实的我却更趋于安静少言、沉于思考、自律甚至自卑。


 


或者双子的某些特质让自己身上套了太多光环:精彩的生活、大堆的朋友、善于交际、喜欢变化、不愿落伍、注重物质与精神享受同时高潮、即使年纪再大也总时不时冒出童趣的一面……这些让我整天忙忙碌碌,也的确让我受益乐趣。但是,很少有人看到那个比实际年龄老上几岁、也会不自信、也会犹豫不决、有时候胆怯又容易冲动、对感情仍然渴望踏实稳定关系的我。


 


当然,作为一个矛盾体,我的身体和灵魂承载了太多的内容,才构成立体的人。曾经一度苦恼于为何别人总认为我是某种某种人,而现在却不在意了。就像站到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空间,当能够周全审视自己的时候,才能更真实地做自己,至于别人看到了我哪一个侧面,或者能否看全立体的我,那是别人的事情了。所以如果有人说喜欢我某个侧面,那好吧,何不就让在对方眼里满意的那个部分永远朝向他们呢?


 


不知不觉又扯远了,因为闹肚子,整晚没吃饭,饿了,冲了兑了咖啡的红枣麦片。又是夜里三点多了,仍无困意。残留的麦片已经在杯壁上牢牢地干住了,我在考虑如何再次把杯子刷干净。是不是应该学会做饭呢?无论是自己生病的时候,还是在未来某天生命中将会出现的某人生病的时候为其做些热乎乎的东西吃呢?身边的男孩子基本都会做饭,我一个大男人为何这样废物”……


 


好几天不愿意收拾房间了,有时候总希望有个人能在家收拾好、饭做好,我在外面努力挣钱。是不是我越来越老了?对于平静生活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可却总把自己扔进一个浮躁而不靠谱的世界。所以别怪别人不靠谱,在浴缸里钓鱼,能等到才怪?


 


当然,世事难料,世事难料。所以,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继续我的不欲则刚吧!说不定明天早上醒来能看到一片白雪呢。


 


当然,我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shoot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七九八工厂)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