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5月 19th, 2008

生活是场烂游戏 但你总得认真玩

 



凌晨五点半睡去。


早上八点五十的闹铃镇耳欲聋。


异常的清醒。


醒来洗漱。正点上班。外面阳光普照。


穿了两件衣服。身体仍然觉得冷。


作为第一天全国哀悼日。


看到公司进门大厅支起了巨大的抗震帐篷。


每每进出公司总要穿行其间。


里面点燃的那些蜡烛火光缥缈。


人生的希望就是如此孱弱却坚强的燃烧着。


下午两点二十八分。集体出门默哀。


整个北京停了下来。


耳际充满了防空警报的声音和长时间持续的车鸣声。


脑子飘空。万里晴朗。所有人站着。有人两泪纵横。


风从脸上刮过。忽然发现自己还活着。


昨天的那个我。随着深夜的寂静离去了。


最后的几滴泪水让人充满力量和决心。


额头的青筋在跳。头加深晕沉。


我病了吗?快死了?还是即将重生?


渴望赶快下班。躺在家里的床中。独自一人。


小小的药片。枯竭的水桶。发烫的皮肤。


鱼缸里唯一还活着的鱼。哪天才是你的忌日?


黑暗中找到安全。那扇门紧闭。不再理会谁来敲门。


明天又是天晴。巧克力融化了。瓶中的马蹄莲丧了命。


植物腐烂的腥臭。责怪转嫁到鱼身上。


一夜间喉咙胀肿。难咽的口水。憋气的喘息。


两床棉被不离不弃。剩下的都躲得远远的。


像个张牙舞爪的猛兽。吓跑所有生灵。


有一种难受的喜悦。当自己发现身体变轻。


知道有个灵魂从心中慢慢出走。


从此找到自己。清醒。冷静。淡了激情。


这座弹簧床。跳得越高。消失越快。


谁耐得住静止。除非让心变空。


太多影子迷惑。海市蜃楼般地自我欺骗。


右肩受伤。活像残废。空的胃。在哭泣。


冰冷的声音在诉说温情的慰藉。


学会拒绝自己。学会打击自己。因为平时太自溺。


梦想家飘在天空。是因为不知道落地摔死的惨样。


理想主义。饿死人。


嘲笑镜中。有只孔雀。乱开屏。


仍然很冷。冷得出奇。


阳光在冰敷。云彩是帮凶。


有一首歌。


绝情谷里的欢乐颂。


其实。


生活没有想象的那样好。


但也没有想象的那样糟。


即使。


生活是场烂游戏。


但你总得认真玩。
 

cc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