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6月, 2008

六月二十五天:冥想在闷湿潮热的旱雨天

 


每天会准时在919醒来,一直疑惑850900的两次闹表是自己没听到还是它们也睡着了?在1010到来的十分钟之内火速赶到公司,避免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两辆440。我的那辆赶超了前面那辆。下车前收到Lily短信:我咋每天在车上都能看你出小区啊?嘿嘿,你天天都迟到吧!下车后,看到被超过的440蹦出Lily,我跟她跑向公司大门。途中我伸出手去说让她把卡给我帮她打,结果人家姑娘把手伸出来跟我手握住了一起跑……真不知道她是没听清啊还是……


 


两人气喘吁吁问前台小妞儿回答:十点零九!


 


办公室的冷气宜人,并不是因为温度,而是相对于室外那潮湿沉闷的空气,室内一下子成为了干爽的仙境。坐在位子上还在回想着出门前地面上一群一群乱跑的蚂蚁,我硕大的双脚也忙乱地躲闪着它们,生怕一个不小心几十个生命就这样阵亡了。


 


早早地吃了午餐。早早地出门散步。拿着雨伞。盼着下雨。躺在湖边的长椅上不省人事地睡去……在丧失意识之前还想象着雨点把我打醒的场面,结果还是一对路过的姑娘嬉笑声将我唤醒。湖面波澜不惊。空气中弥漫着白蒙蒙的水雾。有色彩的世界变得阴沉而浓重。世界仿佛一卷水墨画。耳边远处不时飘来阵阵雷声,从小怕雷的我,到现在却仍然闻雷心惊。


 


开了一下午的会,憋了一下午的天,却没有挤出一滴雨。


 


下班不愿回去,等待一个下雨回家的机会。可以打雨伞,也可以将自己淋湿。北京夜里下雨马路边会变得安静而空旷。会选择哪些歌曲伴随雨中回家?脑子里面转着很多人的名字还有很多熟悉的旋律……


 


今夜,哪部电影陪我入眠?


 

rainnn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 (1)

你那边几点

 


你那边几点?


 


昨天夜里看了《你那边几点》。一个找了好几年终于找到的影片。在极少的对白和极长的长镜中读完整个故事。仍然还是蔡明亮一贯的风格,偶遇与宿命、空白与沉厚、压抑与泛旧。就连做佳节又重阳爱也同样的抑郁沉闷和简单粗暴。一部献给已故父亲的电影,尽是真切而感动的语言,虽然歇斯底里、虽然不可思议、虽然有些可笑,但是这一切讲述了感情会让人变傻,会让人相信某些子乌虚有的事情,会让人做出疯狂而莫名可笑的举动。


 


台北和巴黎只有七个小时的时差。阴阳两个世界又相差多少时间?


 


小康的妈妈固执地认为儿子偷偷慢调七小时的钟表是死去丈夫的生活时间,而将整个活人的生活放慢了七个小时。因为要去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女孩子买走了小康的手表在巴黎的确应验了小康说家里刚死人买他的表会走霉运的预半夜凉初透言。两条线索交替发展,三场截然不同的性人比黄花瘦爱将整部影片的压抑推向高潮:小康与妓女机械地发泄、在巴黎的两个亚洲女孩不欢而散的同床、小康母亲抱着丈夫的枕头自有暗香盈袖……


 


最后的镜头,巴黎广场摩天轮下,小康的父亲终于出现了。非常法莫道不消魂国范儿,那种完全不同于台湾陋室中的老男人的形象,也最终暗示了父亲已然身处另一个世界。之前一切可笑而滑稽的表演终于因此而划上句号。


 


这其中有很多地方仍然没有看懂:小康将家中、大街上、公共场合能弄到的所有钟表都慢调七个小时,并疯狂地寻找巴黎的电影,是为了那个买他表的女孩子吗?他为何夜里不愿意上厕所而在塑料袋和空瓶子里面小便?影片开篇父亲在家喊小康,下一个镜头就变成小康抱着骨灰盒了,父亲的死没有原因?小康的妈妈自有暗香盈袖慰后是睡去了还是死去了?为何那个女孩子在台北买表的时候长发到了巴黎却变成短发?……


 


是否一切答案需要在某一个上天安排好的时间让我重新再看一遍电影才可以得到?


 


好吧!你那边几点?


 



whattimeisitthere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放逐Montage] and have Comments (4)

下班前的喃喃自语……

 


快下班了,老刘发来信息说:昨天特别牛逼!我健身时用锁子锁了一个紧挨的空的柜子,然后我的东西在另一个柜子,手表啊、钱包啊、PSP啊、手机啊什么的……然后我锻炼完了去开柜子,发现是空的!然后我很从容的打开另一个柜子,东西都在那里……”


 


我觉得人生有很多幸运的事情。比如老刘。也比如上周五夜里从南锣鼓巷出来刚坐进出租车外面的世界就暴雨倾盆了。更好玩的是,我们都不以为然。就好像这个世界都是面面的,失去弹性,松软而慵懒。我们在上面忘记了时刻振奋,却学会了用各种腔调一声叹息。


 


也没有办法,六月的北京,有些潮湿与粘稠,大脑总是无精打采地进行着生活的一切。鲜有兴奋的事情出现,就像那天在南锣鼓巷发现非常有设计感的贵州菜馆皛馆一样,酒足饭饱后便失去了对店内设计的兴趣与兴奋。就像又看到某个或多个猎艳对象之后又会在几分钟之内迅速失去冲动。的确,感情的缺失已经蔓延和影响了一个人的正常欲望。是不是每个人的欲望都已经变得可笑而畸形了?


 


上次去等待戈多买来的音乐成为了最近耳边经常响起的新宠。周末下载了所有相关的专辑,也挑出了最喜欢的几首歌曲更新了博客的背景音乐。其中那段男高音很棒,适合一个人在偌大的房子里躺在沙发的角落中闭玉枕纱厨幕聆听……


 


最近有些复古,音乐、物件、穿着,连拍照审美都回到六七十年代,早上朋友看到刚拍的一组照片,说黑白色调下的银白假发和冷漠表情,非常Andy Warhol……


 


身体开始复苏,物理锻炼对于皮肉有很大的刺激,身体反应十分强烈,每天行走动作都会通过疼痛而感知存在的喜悦。让代谢率保持正常,这个看似简单的话题,却让太多人为之付出太多辛苦了。


 


周六晚上Ruben和琛琛来家里做客。于是下午便出去超市买菜。一个人在小雨的街面漫步十分让人贪念。炫特区门口的鱿鱼炒饭很好吃,每次都等不及烫嘴便下筷了。为起居室买了一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滴水观音,还有若干小植物摆在洗手间,家里一下子生态好多。越来越爱这个家了。安静地呆着都会让人开心。


 


因为所有的存款都被暂时冻存了,加上这个月要房租啊,最近开始到处借钱和四处讨债的生活,你欠我的,我欠你的,钱啊,是个让人烦恼的东西。拆东墙补西墙,啥时候到头?(声明:本人最不喜欢找别人借钱借物,倘若开口必然事关紧急,还好自己有良好的偿还能力和信用形象,也博得了广大朋友的伸手援助!在此感谢大家!你们很幸运地帮助了一个懂得感恩的男人!)


 


最近总做奇怪的梦,生活连睡觉的时候都忙忙碌碌精彩纷呈。每天半个西瓜让自己更多时间与机会进出厕所。每天早晨嗓子总是肿胀得冒烟,我有这样大火吗?


 


小亚问我哪里可以买到枪,说她要从意大利回北京了,买到抢在北京先练习开枪准不准,然后再回意大利去杀她前男友……我这个时候正在听很舒服的Jazz,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超现实。我最后建议她去美国或者日本练习开枪杀人。她说她先去Baidu一下哪里可以买到枪,我说换了我,我会去Google一下……


 


今天早上看到滴水观音滴了好多水……它们滋润地生活着让我顿萌善待这些生命的决心。


 


要下班了,还是继续跟所有大脑错乱的朋友们胡言乱语吗?小亚还在计划着如何将她前男友JJ把成稀巴烂,我给她建议是把他的新娘干掉,你就可以名正言顺让他娶你啦!小亚说:弄掉蛋还是弄掉JJ?这个技术问题要搞清楚!如果只是弄掉JJ,好像 ** 和刀子就可以了,关键我怕自己下不了手!靠!


 


“……”


 


 
ddd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6)

现实教给我们轻描淡写

 


每次写东西的时候,都不知道最后会把文章写成什么样子。这不能抱怨生活有太多不可预期的事情,尽管在敲键盘之前已经有足够的话要说,但还是在某一种情绪和犹豫中让文字收缩再收缩。所以有时候,那种我们常说的不可预期其实早已在意料之中了。


 


就像今天忽然想写些东西,完全因为在潮湿闷热阴沉郁闷的中午出门散步还要忍着拉肚子的难受和随身带一包纸巾的担心的情况下想到的一句话:现实教给我们轻描淡写。


 


对于那些平日费了太多口舌的人,轻描淡写对他们来说就像严热的夏天一杯冰爽的茶,让他们知道原来沉默和淡然一笑比费尽口舌更让人舒畅。关于轻描淡写,还是继续轻描淡写吧。


 


梦会时不时提醒你已经忘记或刻意忘记的人和事。现实会继续提醒你忘记或者必须忘记梦给你编造的假象。所以,我们都开始学着让一些人和事在自己的生活中轻描淡写,让这一切都看上去不再那样重要,或者真的让这一切慢慢变得不再那样重要。


 


有些事情纵然初衷美好,过程痛苦,结果失落,但我们是否还是要坚持当初的一些冲动和理想?尽管我们可能会刻意忽略某些东西,躲起来,或者跑掉,但有关于那个重要的东西的其他,可能已经深深印在你的心中,比如一首歌曲,比如一场旅行,比如一座城市。


 


生活可以再狠一些。因为我们所经历的太柔弱。但尽管生活再狠,我们仍然还是可以找到某些难得的温存。


 


就像端午节在天津的几个夜晚,漫步在家门口那些虽然几年不见却再熟悉不过的街道,伴随着凉爽舒服的晚风,在热闹的路边摊买些烤串或其他小吃,一个人坐在街边,看着眼前过往的恋夜人们,听着那些熟悉又粗糙的天津话,觉得恍如隔世。


 


又忽然想去以前住过的地方走走……路过丁香烧烤店里那位贤慧美丽的朝鲜族老板娘还在那里忙来忙去,记得有一年生病是找她为我做的一碗挂面汤……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