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3月 24th, 2009

我爱馒头 馒头爱我


P1110508

这是我每天下班回家都基本会见到的场面。


 


这种一片狼籍似乎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自从有了馒头,每天回家的一系列程序就是打扫、清洁、给他喂饱、然后喂抱自己,还要抽空陪他玩耍。


 


虽然每次打扫的时候嘴里都假装生气地念叨着馒头,但心里面还是幸福大过辛苦。那小家伙也知道我宠他,没皮没脸地趴在我脚下看我擦地收拾大小便。尽管曾经因为这种无知的破坏而迁怒于他并抱怨着啥时候能熬出个头来,但现在每天看到那个一身雪白的小东西在阳台玻璃门后面摇着尾巴迫不及待地等你回家的场面,心里就再也恨不起来了。而且我还知道,馒头把家里破坏得越乱就越是证明想我了。


 


因为忙,所以大部分时间没有照顾好他。从一开始馒头没完没了地找我玩丢丢到现在自己咬着玩具跑来跑去自娱自乐,我就知道我们爷俩儿这几个月越来越磨合了。包括我熬夜,小东西也始终趴在脚下面无论夜有多深地陪伴。音箱的音乐不停地放着,馒头大概也因此成为最有音乐细胞的宠物狗了。


 


每次出差是我最头疼的时候,除了求好朋友到家里来照顾他之外,就只有找老妈做后援了。上次青岛出差好几天,老妈请假跑北京来看着他,虽然嘴上总念叨说我养个狗耽误多少事,可她心里有多喜欢馒头我一眼就看得出。这不没准这周又要去银川,老妈好像心有灵犀地发我短信问是不是又要出差,随后又经典地发过来赶紧处理了,我回她说我跟馒头说了奶奶不要你了,妈妈无奈又说我走的时候告诉她吧……


 


馒头换牙,每次掉的牙我都小心收集起来。包括家里家具有的地方被他咬出的牙印都让我觉得或许有那么一天会让我非常想念。有馒头的日子,家里没有那样寂静了,尽管他跟你说不上一句话,但心里还是热乎乎地感觉不再孤单。虽然他的出现是因为上一段感情的某个人,但到现在看来,我和馒头都跟别人再没瓜葛了,爷俩儿整天乐呵着呢。当然,早晚我会再帮馒头找个妈的!那时候,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m10

m08

m09

m12

m13

m11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5)

他是鲁小本

 


他,两米高。


 


这是所有人见到他的最初印象。并非因为身高,而是因为醒目。因此他在中国学会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好而是两米。鲁小本一直这样回答着一切因为身高而引来的问号,并且乐在其中:当我看到他们见到我后的表情,我觉得自己是Famous


 


就像所有外国人一样,他们在中国受到了比常人更多的议论与目光,这种关注让他们倍感奇妙的情感反应,鲁小本尤为如此。但如果说他的摄影作品与中西文化差异有关,那或许是一种太过狭隘的诠释。虽然我们从他以前的作品(例如《空瓶子》)看到了西方摄影师对中国社会现象的关注与理解,但这并不是单纯地文化差异带来的创作本源。鲁小本同其他白人摄影师眼中对东方的理解与表现不同。他并非单纯地呈现不同,而是谋求某种融合。这种融合不是东西文化的对接,而是脱离人种皮囊下的内在植入。


 


就像本次展览的内容,鲁小本通过摄影、装置和互动参与的形式完成了他贯穿整个创作的符号两米的表达。在摄影中我们看到了出现在不同日常生活中的两米大尺,更在展览现场看到了同一身高标尺下的不同位置的差异呈现。我们在鲁小本的创作中体会到了一种微妙的角色关系:外国人通过中国人眼中看到的外国人来重见自己。当然,这是一条作为明线的铺设,而隐含在鲁小本刻意制造的格格不入的戏剧性表现背后的,是一种寻求认同与包容的情感需要。摄影记录了由思想与意志所产生的行为,更通过行为完成了摄影作品。在作品中我们能够通过鲁小本安排下呈现的两个不同阵线的人群(西方人和东方人的阵线、或高个子人和矮个子人、或男人和女人)的差异,看到他试图将两个阵线的人群统一到一个体系中,而这个工具就是他自己所扮演的。他通过意符的大量重复使用,而逐渐强调和明晰了延展出来的意涵。


 


在作品中我们看到了鲁小本独特的幽默感,他擅用自我嘲解的方式,用自己独特的符号传达他所要表达的思想与语言。他通过差异找到共同,再由共同得到认同。在这个过程中,鲁小本小心地把握了表达者与感受方的距离、小我世界与群体社会的距离、差异与同化的距离、以及表象与隐喻的距离。因此,两米“Famous”直间产生了某种因果关系。但不管是两米,还是“Famous”,我们都将记住的是:他是鲁小本。

06

05

04

02

03

01

07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