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6月, 2009

Empty Bottle Exhibition Party


1

2

4

3

5

8

k01

6

7

k04

9

0

k02

k03

k05

k06b1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6)

六月十七天:就这样不欢而散?

 



玛雅人预半夜凉初透20121221日是地球的世界末日


如果我们还剩下三年的时间


还有怎样的事情让我们斤斤计较


就这样不欢而散了吗


自我与矜持的背后是愚钝的傻笑


你可以很潇洒地删除可见的历史


却可以真正把我从你心里删掉吗


恋爱中的孩子何时才能长大


有些苦衷你真的能够了解吗


默默为爱做努力


却不想被现实所奴役


如果你的爱情像一场缤纷的电影


结局必定会同别人一样变得平庸


让西红柿在胃中腐烂


还有那一杯冰冷的牛奶


世界末日的那一天


你在哪里?


一个人吗?


还是因为有了爱


而不再


恐惧


 

h031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6)

六月十五天:恢复健身

 



六月。


这个夏天。


又开始了出汗的游戏。


选择高难度的单车课。


选择让自己跑完一小时。


选择大强度的力量练习。


大滴大滴的汗从皮肤里流出。


几近自虐的开始。


肌肉需要痛苦的刺激才能发育完美。


脂肪永远是让你讨厌自己的真凶。


你需要好心情。


因为你享受运动过后的轻松。


些许的疲累让睡眠更香。


尽管脑子里在最累的锻炼中仍然想着谁。


尽管未来越来越渺茫。


尽管你可以完全忘记一切。


只需牢牢让自己记住:


你需要有一对浑圆光泽的肩膀。


你需要有一对粗壮有力的小臂。


你需要有一个宽厚性感的胸膛。


你需要有一个八块坚硬的腹肌。


你需要有一个紧实上翘的屁股。


你需要有一双结实弹性的大腿。


还有你的好心情、好心态、好气色。


还有你的健康身体和健康的心。


别再惦记八月了。


别再惦记谁了。


现实永远不会让你舒坦。


就像你今天酸疼的身体一样。


晚安!好梦!

muscle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 (1)

在生活的距离中窥视——浅谈康海涛作品


并不是任何一种艺术表现都可以让人忘记时间空间与记忆,并且忽略自己的角色,更 ** 光影概念与视觉逻辑。这种熟悉而温热的感触,也绝非所有的画作可以自然传达。但当你看到康海涛的画时,或许能很悠然地感知那种从眩晕中逐渐苏醒的温度。这种温度,来自于人类对于存在的忽略与熟悉,更来自于人们在生活中缺失的自体。尽管画面是一个永恒的定格,但欣赏的时候却可以让情感思绪无限延伸。所以有时候人们感觉到的,不是迷失在黑夜里,而是在黑夜里找回自己。


 


但康海涛的世界,不仅仅只有夜晚。尽管不得不承认,人们对康海涛作品最大的印象或许就是夜。在从1999年到2009年这十年的创作中,岁月积淀下夜晚的丰富色彩与多层次的情感,成为了让康海涛产生创作欲望的一股隐形力量。然而我们透过那一层层不同质感的夜色,看到的是一个善于观察日常生活并在微小世界中安静思考和跳跃的孩子。这或许就是一个朦胧轮廓的康海涛。因为大量关于夜的作品而被称为夜的猎手的他,习惯一个人在幽静的夜晚中散步,也因此倾心于日常生活中微小世界的述说。康海涛耐心、专注、懂得如何陪伴与留守时间之下的客观事物与主观情感,更擅长让光的色彩散发出温度。在康海涛的创作中,可以感受到一股无形于自然的凝固。无论是空气、光与温度,一切都凝固在当人们看画的时候,忽然耳朵可能会听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美妙音符滑过的那一刻。这种从平面到感官的转化力量,虽然看似矛盾,却创造了一种游离于现实又回归于现实的真切体验。


 


康海涛创作世界里的日常生活并非具象的细节或者缩影,而是一种让人可感知熟悉的情绪。这种情绪或多或少地通过夜的面貌出现,在看似静止却无限律动的画中,慢慢弥散。而在历史上,日常生活其实是一个经常被人们长期忽视的问题,它存在的意思也在历史中成为众多哲学家和艺术家相持辩论的话题。海默在讨论日常性的问题时就曾经从心理体验的角度指出:现代社会的日常生活有两种相反相成的体验,一是单调、厌倦,二是奇迹感、创造性,日常生活是由这两种体验组成的混合体。康海涛的画恰恰与海默的理论有着不约而同的暗合。在看似单调平静的视野中,寻找常态下躲避起来的不同寻常的存在。而在视觉上的单纯与回归让这种探寻的力量自然地释放。然而在日常生活与艺术界限消弭的今天,已有的美学话语、价值体系已经显现滞后,固守旧的美学体系已经很难满足当今审美的变化。艺术家们正在寻找更为自然与巧妙的方法莫道不消魂论,让艺术的表达与对日常生活的捕捉与思考更加浑然天成。康海涛恰恰是因为热爱生活的细节,专注并善于传达情感,从而在自己的创作中占据了以安静与还原来获得关爱满足感的话语权。


 


其实我们在看到康海涛对日常生活的关怀背后,也渐渐感受到了他对于创作与现实所拿捏的尺度,这种带有不同感情玉枕纱厨色彩与语气温度的距离,成为康海涛作品的另一种诠释。齐美尔曾有一个重要的看法:艺术家以他艺术的方式对世界整体做出反应,并形成了他的世界观。也就是说,艺术家总是以独特的艺术家眼光和艺术方式对自己所面临的变化着的现代世界做出反应。对艺术家而言,他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通过独特的艺术表现来反映这个现实及其自我体验。因此,距离在美学的意义上,首先呈现为一个艺术家及其作品与他所生存于其中的社会现实的复杂关系。康海涛选择的方式是收缩与向内,但不畏惧和后退。在康海涛的作品诸如《老房子》、《遥远的山岭》、《小路》等里面,能感受到一种因为距离所产生的互生反应。这种距离让人们离现实更近,康海涛的画似乎让现实独特的深层含义与人们发生一种更为直接的关系。那些描绘的夜与色,暗喻了隐藏在外部世界冰冷的陌生性背后所存在的灵魂性,通过这种灵魂性的存在让现实存在与人相关,为人所理解。


 


在中国众多青年当代艺术家中,康海涛个性的质朴与冷静是比较难得的。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的康海涛,在大学期间养成了不过多追逐潮流而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作画的习惯,也因此成就了目前个人创作状态同生活状态相对统一的艺术家特质。康海涛在外人看来与主流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个人特质,恰好让他浑然天成地亲近了自然流露与真实观察。这种素颜而居、淡然而作的状态,为康海涛在艺术创作之路上带来了更为深邃的延伸空间。然而在 艺术家已经成为折射出多棱关系的术语的当今,一方面,艺术家要在现实中实现他的价值,所以会被要求遵循艺术节内形成的某种惯例,只有采用了被认可的形式,作品才会被公众所重视并加以严肃对待,并最终为艺术家带来声名。另一方面,艺术家身为创造者的自我要求又与艺术节的惯例之间存在着诸多矛盾,也因此会出现控制与反叛的创作现场。我们虽然在康海涛的作品中读出了艺术家个人意志对世界现象对话的体现,却更愿意看到他将在未来如何在小我世界与真实世界中找到平衡与自由掌控。在如今中国当代艺术充满了过分谄媚与暧昧的今日,我们至少应该高兴的是,在浮躁的年代仍然还能有那些懂得坚持和执著的艺术家存在。中国当代艺术的舞台需要更多沉淀与思索,同样需要更多这样的青年艺术家们在自己艺术道路上学会了解自己和了解生活,懂得趋避浮躁与浮表,真正用艺术为自己说话。


xinsimple_072040412102757830489109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乱相不乱心——吴笛作品

 


艺术家都在焦虑。但却有他们各自忧患的不同之的。


 


正因为每个人眼中的世界截然不同,所以开心和痛苦才有成千上万种。


 


吴笛在流眼泪的时候,一定不会是难过的表情。但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幸福在她眼中却未必是快乐。她焦虑这个世界,焦虑生命。她敏感细腻,感情丰富,胸怀博爱。她对生活持有质疑,但她更愿意乐天地探讨残酷的问题。因此我们从吴笛这里看到了隐藏在戏剧性之后的情绪与状态。那种真实的感知,让吴笛上瘾般地探索。即使是在黑夜,她仍然能够凭借着对温度的追寻大步前进。


 


如果我们不把吴笛当作一个风格多变的艺术家,而将她看作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女性,她的一切作品都将成为在客观的世界中寻找自己和在自己的视界中探索人生的过程。她提出了很多质疑,并自己找到答案。她对得来的答案并不满意,因为她游离于规则之外。那些看似没有关联更无法在形式上找到规律的情感片断,恰恰是超越了形式逻辑的精神对接。因为吴笛关注人性的探讨,更冷眼于这个世界和现象。她之所以在不同的各式角色中变换,就是为了更够更加入戏地呐喊。


 


乱相不乱心。吴笛是一个披着隐形衣的艺术家,一个能够在变化和推翻中反思和推敲的创作者。不为自己设限,不固定自己的符号,擅长通过平面到立体的多佳节又重阳维感官传达情绪,更懂得如何在所有的作品中将自己完美地隐藏起来。


 


就像上帝一样。尽管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截然不同的表象,但所有人心中却只有一个信仰。


 



_20090601140612_63253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末日不是最后一天 ——吴笛个展“蚂蚁:蚂蚁”

 


炎热的夏日,当蚂蚁们正在挥汗集结地搬运一颗冰棍的时候,一只蚂蚁安静地喊了一声:末日来了。于是,蚂蚁的世界立刻安静了。所有的蚂蚁因此陷入沉思与等待,谁也没有注意喊出那句戏谑又忧虑的声音的蚂蚁女孩叫做:吴笛。


 


此后过了数十年,蚂蚁的世界仍没有等来末日,而那个蚂蚁女孩却爱上了艺术,并用其一生游弋为伴,为了纪念曾经童言无忌般地预半夜凉初透言,她为自己的首个个展取名:蚂蚁 蚂蚁。


 


在世界物种话语权掌握在人类手中的当下,蚂蚁的体量与群居性已经成为了模仿人类的芸芸众生,而人则扮演了冷眼旁边的上帝。对于一群蚂蚁来说,把一根冰棍搬到到两米外的某处或许是他们耗尽时间的工程,而上帝却能在这个微小世界中瞬间时空挪移,神话就这样创造,对蚂蚁们来说,那是难以逾越的奇迹,对人类而言,那简直就是一个小把戏。


 


所以,这就不难解释吴笛展览为何取名蚂蚁的缘由了。因为当你在她的作品中穿梭和停住的时候,你会找到当初那个蚂蚁女孩喊出世界末日时的心情和情绪:如果人类也是蚂蚁,上帝的会长个什么样子?我们一切的灾难与命运是否会受制于其他力量?恐惧何时可以消失?食物链究竟有没有终极顶端?这个世界平衡吗?我们究竟是谁?


 


[蚂蚁 蚂蚁]收纳了吴笛从2003年到2009年的三十余件作品。展出的作品形式多样,无论是涉及综合材料、装置、雕塑还是绘画作品,都无一例外地呈现了她自我与世界的关系与状态:那些不幸与偶然、暴力与存在、人类隐患与动物危机……就像一出戏剧一般一幕一幕地展开,让人从平面到立体,更从空间的构架走向时间的延伸。整个展览透设着一股无力却有力的磁场,每一件可爱的作品都讲述着吴笛的梦与忧伤、对于现实的彷徨、对于鄙弃的不屑与嘲讽,尽管态度有些悲观,但却仍旧抱着希望……


 


 


[ 不说京腔的北京丫头 ]


吴笛的确是一个喜欢提问题的女孩。她的世界充满了童话般的憧憬又同时兼备了纪有暗香盈袖录片的真实与焦虑。在这一点上,她的确不像一个土生土长在北京的女孩,尽管这样一群孩子没有经历过抗战或者文瑞脑消金兽革,他们的童年在铁臂阿童木和任天堂游戏机中浸泡,但是吴笛内心深处的声音却有别于这群快乐更多责任更少的人群,而成为一个表面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内心却敏感细腻多虑多思的人。因为,如果你跟吴笛聊天和你看吴笛的作品,你会感受到两个不同人格的错位,你享受面对面沟通的轻松,同时也能享受作品给你的力量。


 


生长在北京这样一个充满了矛盾与复杂、多重圈层围合又渗透共生的后现代都市,让吴笛的逻辑视野跳跃且无规则可循。她并没有过分地用东方符号去稀释西方语汇,也没有完全忘本地与西方世界交媾,吴笛关注于触动,任何由伤害由爱而带来的触动,是她获得创作欲望的根源。也因此吴笛的视野没有明显的文化差异,因为情感没有国界,她对于人类和生命体系的思考让作品比较能在各种语汇下达成共识。所以我们很难在吴笛身上看到民族性的元素和表达,尽管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丫头,却在她的创作中听不出任何与之相关的北京腔


 


或许在看到吴笛作品的时候,会被她渴望表达和沟通的状态和多种传达手段所稍有不措。但乱相不乱心,一切传达相乱的意符下隐含着较为统一的意涵。吴笛是一个披着隐形衣的艺术家,一个能够在变化和推翻中反思和推敲的创作者。不为自己设限,不固定自己的符号,通过平面到立体的多佳节又重阳维感官传达情绪,也知道如何在作品中将自己隐藏起来。我们看到了吴笛这位青年艺术家不慕潮流、积极探索、敏锐独创的优点,尽管她还没有形成成熟的思想体系和完整的面貌,但她的作品中有陌生的视觉信息和非符号化的表达,是非常难得之处。


 


 


[ 性别模糊的女性化艺术家 ]


说吴笛性别模糊是因为,将她的作品归类为女性艺术实有不妥。因为尽管我们从创作选题、材料应用、表现手法等多个方面能够看到吴笛比较女人的一面,但那些丝绸、贴纸、花边、布料、线条等等却不足以代表一个女性艺术的出现。这让我们回归到艺术家的视野范畴中,吴笛的语言没有过多的性别的对立,也没有仅仅停留在女性心理和生活经验的表达上,她的个性及观点中性地冷眼于这个世界和现象,在对人性的关注中有探讨也有焦虑。正因为她的落脚点多元且偏个人取向,所以吴笛的创作表达常常是跳跃并较难跟随的。


 


但如果我们不把吴笛当作一个风格多变的艺术家,而将她看作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女性,她的一切作品都将成为在客观的世界中寻找自己和在自己的视界中探索人生的过程。她提出了很多质疑,并自己找到答案。她对得来的答案并不满意,因为她游离于规则之外。那些看似没有关联更无法在形式上找到规律的情感片断,恰恰是超越了形式逻辑的精神对接。她之所以在不同的各式角色中变换,就是为了更够更加入戏地讲说。


 


所以吴笛的作品具有一定意义上的后现代性,在被模糊的性别取向和局部女性化表达的背后,吴笛喜欢用更为柔软和温情的方式呈现残酷的现实存在。不做过多的注解和评判,而是从新排列组合后的陈列与引发思考。我们能够在较为沉重的话题上被可爱的女性符号中和,这是吴笛独特之处,也因此,吴笛不是女性艺术家也不是女性主义艺术家,而是一位中性立场的女性化艺术家。


 


 


[ 佳节又重阳人童话里的末日危机 ]


艺术家都在焦虑。但却有他们各自忧患的不同之的。正因为每个人眼中的世界截然不同,所以开心和痛苦才有成千上万种。当在[蚂蚁 蚂蚁]展览中穿行的时候,或许有的人会联想到《潘的迷宫》。吴笛的个展的确在某些方面与之相似,那就是成佳节又重阳人童话般的叙事。而吴笛又那样巧合地跟故事里面那个小姑娘一样,游离于童话世界与残酷现实中,一种被割裂的精神错位,在这些温情的作品中不尽展露。


 


所以我们猜想吴笛在流眼泪的时候,一定不会是难过的表情。但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幸福在她眼中却未必是快乐。正因为她焦虑这个世界,焦虑生命,对生活持有质疑,所以她更愿意乐天地探讨残酷的问题。因此我们从吴笛这里看到了隐藏在戏剧性之后的情绪与状态,那种真实的感知,让她上瘾


 


吴笛敏感细腻、感情丰富、胸怀博爱的成佳节又重阳人童话世界,其实源自对现实世界的担忧和恐惧,以及对孩提时代的留恋和自我安全感的寻找。一种不满与无奈在她的一声叹息中悠然带出。无论是《流星》、《破茧》里对于死亡的比喻,《我未曾用生命触摸这个世界 带我去哪 不可知》、《我是你现在的模样,我是你将来的模样》里对于堕胎、生命与宗教的探讨,还是《化作春泥犹护花》里面对于灾难之于人类生命的另一种积极诠释,《你》里面对于我们看到的世界和我们看到的自我的嘲讽等等,都在诸多的现实呈现上添加了让残酷更为温暖的中和剂。我们同样也在这次个展中看到了小丑、战争、蘑菇云、杀戮以及生物链的生死对比等等叙事语言的出现,尽管由于处于人生积淀慢慢由浅到厚的过程中,部分作品在表现上稍显匠气,这也是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普遍具有的共性问题,但是吴笛这种思考和表达的感觉让我们能够期待她的创作体系的日趋成熟。能够感觉到的是,吴笛的作品更多地展示了自我情感,她没有从简单的模仿出发,面对现实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她独具宽阔的视野让其艺术表达正在逐渐形成独特的个体语言。由此我们也将看到新一代艺术家心灵深处对时代的观察和对艺术的态度。


 


 


冰棍融化了。所有的蚂蚁都葬身冰洋之中。我们无法得知是它们否因为迷恋冰甜的滋味或是沉醉于清凉的冰水任由自溺。当最后一只蚂蚁闭上双眼的时候,才终于领悟:末日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末日原来藏在每个人的心里。


_20090601130608_97377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六月八天:下雨天的老婆饼


已经记不清是昨夜还是今晨,一声如爆炸般的雷把我从床上惊醒。


 


于是开始稀里糊涂地跑去阳台关窗户,半梦半醒中担心昨晚给馒头洗澡没有来得及给他全吹干就睡觉了之后他会不会感冒。然后也没有来得及看表,客厅的吊灯应该还开着,顾不上馒头睡在哪里,我就又疲惫万分地钻进被窝了,那时候脑子就一个念头:早上不用上班该他妈的多好!


 


是啊!我喜欢下雨天在家呆着。啥也不敢都很舒服。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来自于小时候的某个时候吧。虽然具体的情节想不起来了,但是那种温暖的感觉每次都在下雨的时候涌上心头。可是今天还是在闹表的催促下硬着头爬起来去上班了。外面雨如泪下,我的伞感觉有点咸。


 


又见公司楼下玩具店橱窗里的WALL E。那个最大的终极版的每天都安静地坐在那里。我在想,何时我把你抱回家?哈哈!要不是这个月交一万多的房租、还几千元的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还别人几千、给妈妈几千的话,这个一千块钱的大玩具我肯定就拿下了。我在犹豫,是否下个月的时候那玩具就没有了呢?反正上次去南锣鼓巷,好几种Wall E的玩具都没有了,心里特别扭! :(


 


早上从家出来,在外面听到馒头的叫声在雨中特别清晰。我能想到这样一个下雨的日子,他多想在客厅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打滚睡觉呢,而现在却被关在阳台了。公司还几个人都没来上班,大概太贪恋雨天的床了……我也想回家睡觉。


 


外面打雷了……馒头一个人在家会害怕吗?


 


好久没在家做饭吃了。今天特想特想在家窝着窝着……


 

wallee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3)

六月六天:偷吃玫瑰的狗

 


生日收到的鲜花已经慢慢凋谢了。


 


前几天每晚回家推开门的时候都能闻到一股清香的日子也一去不返了。第一次感受到香水百合的魅力:满屋子的花香特别容易让人产生情欲……


 


早上醒来发现馒头的鼻子上沾满了黄色的花粉,他一定是趁我夜里熟睡的时候去沾花惹草了,现在身上留下了罪证自己看不到还佯装无辜眼神跟我卖乖。客厅里地毯上都是紫红色的玫瑰花瓣,很多很多片失去生机地散落着,让我想起了《南京南京》里面那些被蹂躏之后无力反抗的女人们的身体。


 


这是一个糊里糊涂的周末的中午。外面下着小雨,屋子里凉爽却匮乏阳光。闹钟虽然在早上八点半准时叫响,疲惫的身体却仍然拖到中午也不愿醒来。家里凌乱不堪:变脏的地板、乱糟糟的阳台、留有馒头大便的厨房、一大堆没洗的脏衣服、满处乱放的书和杂志……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心情打扫和整理了……


 


这几个晚上总觉得真实与梦境重叠了。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也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迷迷糊糊地数着时间苍白地走过,心里似乎啥都没有留下。


 


昨天在蓬蒿看了一场很闷的话剧。关于自杀。我竟然哭了。虽然心里充满了不满和不懈。但我被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感动了。生命可以轻易的结束,感情却很难。我还记得那句台词:我为你准备了今后二十年的圣诞礼物,希望你每年都能因此而惊喜……


 


杨枝甘露很好吃,味蕾却更加迷恋红豆奶酪。六月的北京夜里,空气温暖,适合恋爱。所以人容易走神。走神是多么的可怕,你游离出了自己的世界和情感,尽管飞得不远,可再也魂不附体。


 


沉默算是冷战吗?还是变淡的信号?是否我最担心的事情就要来了?时间啊!你终将给我一个答案。我甘愿承受,因为路都由我走。有人问我:等十年然后得到在一起爱一辈子和在一起爱十年然后必须分开,你选择哪个?这道题我输了。


 


有时候发现沟通是多么的无力与疲劳。还没有厌倦就已经疲倦,错的不是你我。


 


玫瑰被偷吃了。爱情不完整了。


444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 (1)

刑 Uniform


主题:Uniform Man


元素:Uniform + SM


创意:Alexander Miller & Devin Yo


造型:Flower Mac


摄影:Alexander Miller


人物:Devin Yo


后期:Vincent Lee



p04

p01

p03

p02

p05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