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12月, 2009

时尚 永远是哲学与政治的美学辩证论

 


衣装的身份性永远成为都会动物的追崇符号


经济可以不景气但时尚从来不会日落


无论是文瑞脑消金兽革的绿还是八十年代的喇叭裤


无论是路易十三的紧腿裤还是潘金莲的三寸玉足


时尚就像一场人性战争一样永远拥有绝对众生权


人们追求美的原始欲望根本不亚于对性的需要


这就是为何出席一场派对需要专门定制华丽礼服


为何盛大婚礼的婚纱一定要量身设计与众不同


既然国民生产无法累计出幸福


既然泡东篱把酒黄昏后沫经玉枕纱厨济无法幻灭品位


那我们还有什吗理由继续装逼而不再完美自己?


潘多拉的盒子还是灰姑娘的水晶鞋


都只是制造梦幻的迷幻剂


与身体有肌肤之亲的服装才是你找回自己的皮


无论是镁光灯下还是红地毯上


为你加分的除了笑容剩下的只有被精心编织的布料


因为时尚是一套生活哲学也是一场人性战争


在各种面料形容的政治语汇中


我们都不想被这个时代冷酷地抛弃


因此学会高调地热爱如艺术品般的生活


更学会低调地享受私家专属的时尚品位


将成为这个年代最完美的原罪


 

301936_205201776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一些歌关于爱过的

 


有些歌,听到的时候就会想起一些人。无论是曾经爱过的或者喜欢过的,那些旋律或者歌词已经成为了代替回忆的符号。


 


 


《一路上有你》


尽管在一起听过很多歌。但唯独这一首最能代表走过的六年。还记得一起听演唱会两个人流这眼泪一起唱这首歌。以为这辈子一路上会有彼此,却没有想到仅仅是个歌词,而已。


 


你相信吗这一生遇见你,是上辈子我欠你,是天意吧让我爱上你,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富士山下》


那个冬天,两个人走在北京的街头,你一个人哼唱着这首歌,我默默地听着。我总说,我更喜欢国语的那一首歌。虽然时间很短,但却令人过心不忘。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才拒绝做佳节又重阳爱情待罪的羔羊。


 


 


《在你身边》


好几个夜晚听着某个博客的这首歌,慢慢地升温。星空下的冬日温泉,还有看着你孩子般地在我怀中睡去。却不曾料到没有开始地结束了,却留下了长久的心结。尽管偶尔默默关注,如今却渐行渐远。


 


就要发生的时间,如何有所准备它就静静的出现,却走进了我的视觉。以为丰富的经验能让我度过一切,我逞强地唱着唱着却不住地后退。


 


 


《好久不见》


时间错了,人或许也错了。人走了,才发现那份思念是爱。每个夜晚守着欧洲时间,等待出现。曾经一个人在深夜去那家粥店找同个座位要份水蒸蛋。曾经一个人在马路上止不住地哭。曾经飞去那个国家那个城市一个人走来走去。自己寻找折磨的终点,独自告别的时候,一个人听着,好久不见。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Always on my mind


还记得我给你的歌吗?就是这一个。三个版本,一种心情。无论在开心的时候还是吵架的时刻。你我之间,没有对错。记得海边的那一幕,你朝着天上的飞机喊我的名字。你问我掉下的泪水是在下雨吗?我还记得每一个我们走过的地方街角,或许这辈子不会再路过了。但这一切都会always on my mind


 


“I gave you all I fear and now you're not here with me. Nothing will ever change,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该不该》


第一次遇见你,喝醉了问我管不管你。我真得管了,你却离开了。留下那天看你唱歌的样子。是迷恋你的声音,还是样子。还记得周末依偎在家看电影。深夜你饿了我醒来做饭给你。我从没进入你的世界,只知道你到我这里打了个招呼,一切就像做梦般地淡淡消失了。才明白这首歌原来是唱给我听的。


 


另一个我离你很远,这感觉我都胆怯。该不该告诉你我不是不爱,该不该心靠著心才能明白,我已经习惯在最深的孤单,才能看清楚所有自己的纠缠,不是故意隐瞒,也从不想过离开。


 


 


6 8 12


十年前的初恋。懵懂的暧昧。你给我一首歌。六个月八天十二个小时。在若干年后的夜里响起的时候,忽然想到那个时候的我们,青涩的回味。心中留下的都是微笑。


 


It's been six months, eight days, twelve hours since you went away. It's hard enough just passing the time when I can't seem to get you off my mind.


 


 


《三人游》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还有他。尽管你们已不可能。我不想做退而其次的角色。你我之间总藏着一个人,尽管我们表现得如此亲密火热,尽管我们谁也不会说破。这个奇怪的情感关系中,你我谁都不是那个真正的第三者。


 


一人留两人疚三人游,我还在某处守候着。说不定这也是一种幸福的资格,至少我们中还有人能快乐,这样就已足够了。


 




149548_213366460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