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1月, 2010

单数


新年钟声,我仍旧一人。


 


2009年或许是我觉得过得最快的一年了。在经历了年初跟痛苦的折磨说再见之后,就开始希望时间快速的过去,只是为了能够有个好的开始,可半年的时间开心过,苦恼过,真正等到某一天的到来却也提前半步踏入诀别。


 


我太容易相信美好的泡泡,自己骗自己觉得那是不会破的梦。尽管多种信号响起,我还是在心里告诉自己,或许还有转机。挫败感的潜伏让人容易逃避,就像新年钟声时刻的消失,或者咫尺天涯的陌路感。你抱着一个人,却知道对方不够在乎你。你闭上眼睛骗自己。


 


非常不喜欢在陌生的身体找快感,没有情感的交集让自己陪失落越走越远。你占有着别人的身体满脑子却想着另一个绝情的人。每一次进入别人就像把刀插进自己的心里。欢快伴随的痛苦,难以言喻。


 


或许是造化弄人,你曾经对不在乎你的人如此付出,却忽略了身边暗暗关心你的人。命运很绝情,你心里装着东西的时候,如何接纳别人?当你喝醉了难受想吐却发现吐不出来,怎样吐都吐不干净,吐干净了还是难受的时候,你多渴望赶快睡去忘掉一些期待新的清晨。但下次为何又要喝醉呢?


 


下雪了。很大。看着大人小孩子们在雪地里玩耍,心里特开心。馒头在我身边跑来跑去,我一个人在这世界里变得孤单。耳边的声音慢慢没有了,连温度都难以体会。忽然觉得一切都离我很远,我跟这个世界,不合谐。


 


卖掉天津的家。和妈妈收拾最后的家当,看着小时候画过的画、收藏的漫画书、那些玩具,还有厚厚一叠获奖的奖状,似乎觉得这个房子装满了成长的回忆,那些儿时的简单快乐,还有青春期的烦躁叛逆,曾经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的情景历历在目。舍不得卖掉那些书,宁可扔掉所有的衣服,还有那些变旧的小玩具,一并都收到了箱子里封起。不知道这次是否是最后一次回家看看,这个房子陪我们一家走过的十五年,感情都在心里。


 


看望奶奶,看着她在我身边缝衣服,我的眼泪在帽沿影子下止不住地流,悄悄地,安静地,一句话不说。听奶奶唠叨,听奶奶说这说那,胖胖的身子,还有我从来都没有特别特别仔细看过的面庞,奶奶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个朦胧的老人,但是总是挥之不去的惦记。我偷偷地用手机留了老人一张照片。


 


妈妈一直在忙碌,为儿子,为了她总也放不下的惦记。不敢看她流眼泪,却总也没办法让她放下一些东西。做一切能让她开心的事情,却总也觉得自己不够孝顺。不想让自己留遗憾,却仍然害怕最后的一天。妈妈年纪大了,尤其又经历了不成功的感情让她变得自卑,反过头来看看我呢?我又好到哪里去?当一切信心被磨没的时候,我们该怎样去完善我的情感世界?有时候,当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妈妈做好饭等你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相依为命。妈妈是唯一不会抛弃你的人。


 


新年钟声敲响了,一片雪落在我心中,冷冷的,没有接吻、没有拥抱、没有温度、没有祝福。一切都永远与我保持距离,暧昧地送来一些诱惑,然后低贱地离开。我看着你行为龌龊,却又冠冕堂皇地用爱情作伪装,在这片汪洋,太多游戏玩家,而我,是最玩不起的那个失败者。


 
301936_293372393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