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8月 1st, 2010

八月一天:北京,我该爱你吗?

 



身体忽然被汽车的颠簸推醒,发现仍然半躺在城际大巴的座位里。眼前看到了这几日难得的阳光,隔着车窗,还有车内舒服的空调温度,忽然觉得窗外的风景那样的亲切。


 


这样一个心情实在适合在旅途中读书,当那一片金黄如威士忌的阳光洒在书面上的时候,纸上的每一个字都变得清晰和性感。是的,性感,这种性感容易激起我渴望马上阅读它们的冲动。


 


窗外的柳树快速地跑过脑后,忽然有些侧逆光的光晕在眼前打开。这一刻,让我又想起去年从剑桥坐火车回伦敦的那个时光。记得那些云朵,记得秋天黄昏的阳光折射在车窗上形成了光环,还有那些仿佛开大光圈凝固在玻璃锈斑而虚化窗外飞驰景色的情绪。


 


Tom Morris为《你说我的谬论一无是处:伍迪艾伦与哲学》写的序言很精彩。忽然看到一句话觉得很在理:对智力超群而又找不到伴侣的人来说,哲学是否就是性欲的最终升华?


 


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一部伍迪艾伦的电影,却在心里对这个小老头有很多崇敬。带着些许的神秘感阅读他的作品解读或许会激起我想要看他所有电影的愿望。


 


忽然想起昨天看的《纽约我爱你》。虽然心里有一些类似平静的失落感,虽然没有如《巴黎我爱你》那样具有如此之高的期望值,但还是在看完之后给小冀发了条短信:我刚看过纽约我爱你。


 


很快得到回复:喜欢其中的那几个故事?


 


我想了想:喜欢小偷的那一段,喜欢女歌唱家在酒店的那一段,还有最后两个老人的那一段。


 


后来知道小偷的那个故事是姜文拍的,其实很简单的一个小故事,男人的把戏,大男人与小男人的较量。黑色幽默,还有非常爷们的思维方式。酒店的那个故事其实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完全看明白,但是,那个有着执着忧郁眼神的男服务生,还有那束紫罗兰,那个被虚化得如通天堂的落地窗与白色窗帘,让我在故事结束后都久久难忘。小冀说那段故事太悲伤了。而我却在这个有着超现实时空交错活着说记忆交错的往事与现实的冲撞中,看到了很多情绪与语言。甚至不需要任何一句台词,人生的错过和惋惜就在这里完美地传递了……


 


这部电影的收尾很精彩,一对老人,絮絮叨叨无关紧要的台词,两个人与城市完全不和谐的慢节奏,对于年轻人的不适应症,还有那飞着海鸥的海滩,两个人的相依相偎,老太太依旧觉得自己的老头很帅,这一切的一切在告诉我们,一座城市在不断地变化,越变越新,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越来越老,我们剩下的只有越来越跟不上节奏的步伐,可是我们心里留下的还是最初的那份悸动,爱情对年轻人来说是热烈而激动地,但是时间会让这份情感变得索然无味,但是会让人意犹未尽回味无穷。


 


小冀说她恋爱了。我想应该是那个跟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孩吧。在这个虽然有些闷热与潮湿的恋爱季节,这座城市有多少个像他们那样简单单纯地走到一起的一对对呢?而那些已经尝过爱情滋味的人们,无论他们舌尖还是心里仍存着苦涩酸楚或者淡淡的甜蜜,他们可能对此一笑而过了。就像那句歌词说的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曾经最掏心,所以最开心。 我想,在这个快到世界末日的倒计时日子里,能有个人让你去爱,去惦记,去负责人,或许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当车驶入北京三环的时候,我又看到了熟悉的建筑,这个生活了这样多年的城市,究竟给我留下了哪些回忆呢?如果下一部电影是《北京我爱你》,那些导演又会讲述怎样的故事呢?故事里面有你有我吗?北京,我该爱你吗?


ss001

ss002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