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Archive for 08月 12th, 2010

风景一路精彩

 



在一辆起点是生终点是死的的大巴车上


有很多人会和你坐在一起


每个人的座位安排得非常巧妙


有的离你近  有的离你远


有的就在你身边


有的人中途到站折转下车了


有的人在半路搭车坐了上来


而你


身边的那个座位


有时候坐人


有时候空着


身旁座位没有人的时候就更自由和舒服


偶尔会因为无人聊天而显得有些寂寞


身边座位有人坐的时候


又会因为形形色色的同伴而获得开心和不开心


你经历着不同的同伴来来往往


有的人陪同的时间长


有的人路程短很快就下车了


有的人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念念不忘


有的人风轻云淡地很快就变得模糊


有的人让你再也不想记起


每一次的告别


其实都应该微笑地说一声:一路走好


然后整理整理座位继续前行


车窗外面的风景从来没有重复过


过去的景色飞驰远去


前方的景象仍然未知


下一站会在哪里短暂地停车


又会上来哪些人


哪些人又会离去


会有怎样的人愿意坐在你旁边


或者 仍然空着座位享受一个人的自在


这些都无从所知


但是 你仍然可以开心地继续


因为这个旅途中


所有人的目的地都不同


我们应该学会接受来往得失


因为这趟旅途


你只买了一张车票


所以这一程


注定只有你自己走完


好在


这一路


风景始终精彩




301936_76184198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44)

八月十二天:深夜很疼的思念

 


凌晨一点了


仍然翻看着以前的相片


忽然看到了隐藏好久的馒头


看到它在照片的角落里孤单地看着我


我一下子失声痛哭了


……


憋着自己不去想它半年多了


有妈妈陪着的日子还好


如今一个人的夜里


再次清楚地看见已经在心里模糊的它的样子


不知不觉嘴里呼唤着馒头的名字


可它却再也不会暖暖地趴在我脚下了


太伤心


太想念了


太想念了


馒头 你在哪


我真的特别特别地想你


特别特别地想你


眼泪不住地流


你能听见吗


你此刻也在想我对吗?


我以为我已经把你忘了


我没想到到今天竟然还会如此


撕心裂肺地痛苦和揪心


如果思念是一种痛苦


我宁可希望你把我忘了


找个好人家幸福地活着


我会在每个深夜


默默地想你


 
lovemt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5)

左右


亚当在左
  夏娃在右


性欲在左  食欲在右


激进理想主义在左  颓废保守主义在右


快乐分娩在左  纠结堕胎在右


一见钟情在左  移情别恋在右


冒火的香烟屁股在左  冷酷的水晶酒杯在右


粘稠的精有暗香盈袖液在左  滚烫的泪水在右


喝不完的苦水在左  享不尽的荣华在右


不愿忘记在左  毫无记忆在右


不在现场在左  监控偷玉枕纱厨窥在右


失望在左  后悔在右


断翅乱飞的苍蝇在左  性饥渴的蜜蜂在右


长满恶性肿瘤的爱情在左  被切除得一干二净的虚情在右


幻想的自我满足在左  现实的自我戕害在右


手机辐射在左  唐僧乱语在右


呕吐出来的晚餐和胃液在左  吸进去的冷言恶语和尖酸挑衅在右


爸爸妈妈的期望和爱在左  情人的贪婪和不满在右


坚硬的 ** 晃晃悠悠地在左  柔软的馒头绷绷弹弹地在右


你的初恋情人情意绵绵地在左  你刚刚操过的性人比黄花瘦伴侣风骚暧昧地在右


掌控人类财富命脉的大佬在左  剥脱人性话语权的大亨在右


愚昧无知渴望战争与被侵略的奴性败类在左  事不关己自私自利目光短浅的苟且小人在右


电影院里泣不成声的感动与被感动在左  桑拿房里喷薄欲出的窒息与被窒息在右


被车祸揉成团的铁皮轿车在左  被铁皮团挤成肉酱的人在右


被洪水冲走的情感和回忆在左  被泥石流浇筑的心跳和思念在右


失去弹性沾满污秽的安全套在左  被染经血塞在男人嘴里的蕾丝内裤在右


大量流出的创作欲望与倾诉情绪在左  铺张浪费的文字垃圾与视听污染在右


** 包二有暗香盈袖奶养小三在左  婚外恋玩劈腿 ** 派在右


摔烂手机打断电缆拆散家庭在左  砸碎电视打破花瓶撕破脸面在右


迟钝的打印机与神经质的彩色墨盒在左  犯贱的汉堡包与自卑的西红柿在右


念念不忘装模作样注重形式的伪宗教礼拜者在左  目露凶光肆无忌惮的无政府主义者在右


肥的流油的两袖清风在左  饥肠辘辘的小康生活在右


靠给别人舔屁眼宽衣解带步步高升的婊子在左  靠操别人屁眼步步高升的主子在右


地铁里 ** 撩人的咸猪手在左  私家车里有节奏的震动在右


舌头上性感的尿液在左  脸上干涸的射半夜凉初透精在右


嘴里吮吸的脚趾头在左  瑞脑消金兽门里抽动的拳头在右


掉在乳头上的假睫毛在左  落在龟莫道不消魂头上的阴有暗香盈袖毛在右


打飞机的飞行员痴人说梦在左  打跑的炮兵连勇猛直前在右


坦克碾碎的年轻梦想在左  核武器融化的和平希望在右


白兔里呛鼻弥散的大麻在左  灯笼里迷幻兴奋的K粉在右


拜金主义的和尚在左  不食人间烟火的妓女在右


言不由衷的矛盾体在左  表里不一的花人比黄花瘦花公半夜凉初透子在右


把自甘堕落的责任推卸给伤害他的人在左  把死亡证明书写给凶手的人在右


不耐烦的死神在左  老叨叨的孟婆在右


你的旧爱在左  我的新欢在右


像尸体一样安静的我在左  像坟墓一样肃静的你在右


301936_452678435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