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穿梭在城市迷宫中的快活

 


有谁会爱上自己的城市?


 


除了整天的抱怨和不满之外,剩下的只有暗自依恋地不离不弃。知道为何吗?尽管这座蓬头垢面又装摸做样的城市没有太多惊喜给你,但是却真的会带给你快活的一刻。无论是清早一口馒头一口咖啡地急速飞奔,还是夜里一口长岛冰一口中南海的自我沉沦,或是在拥挤的公交车里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或是在奔驰宝马中回味刚刚扔出窗外的空饮料瓶的快感,难道那一刻所有的人不觉得快活吗?


 


我们将如何爱上自己的城市?


 


就因为某个秋天在午后阳光下漫步的老胡同吗?就因为偌大的广场和拥顿的交通?就因为光怪陆离的十里洋场?就因为那些不合时宜却到处散发迷人魅力的殖民建筑?就因为夜夜通宵的大排档与生猛垃圾?就因为第一时间的八卦新闻和独特风味的半唐番?就因为诚品书店里发生的难忘故事?还是因为某一种文化认同?一种情感记忆?一种难言之缘?


 


谁又能与自己那座怪脾气的城市惺惺相惜?


 


是否已经习惯了整座城市慢吞吞的动作和语气?是否还在忍受总比别人慢半步却总也赶不上整座城市脚步的憋气?是否学会了按照自己的时间找到快活对其城市表情不管不顾?


 


难道你没有发现,城市永远不会因为你的情绪低落而放慢脚步贴心关怀,也同样不会因为你群情激昂而振奋欢呼。城市总是半闭着双眼噘着嘴义无反顾地生活着,早上能够看到它伸懒腰,晚上能能听到它熟睡的呼吸声。城市能带给你的快活,是隐藏在忙碌与迷茫背后的思考。那种得与失的欢喜与落寞,或是轻易而得的成就感和意想不到的挫败感。


 


当然,城市是一座巨大的迷宫,我们都走在其中,每天相遇不同的或者相同的人或事,找到不同的出口或者死路,得到令人兴奋或者让人沮丧的答案,预见梦想实现或者面对理想破灭。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巨大迷宫的通道中快活地走着,左转、右转、一直向前,不管怎样,我们都无法预期在某一个转角会遇到怎样的答案,是惊喜还是失落,但是我们拥有熟悉的路、熟悉的胡同、熟悉的餐厅、酒吧、书店,熟悉的气味、尘土、温度,熟悉的问候、谩骂、抱怨和倾诉,熟悉的情感、故事、回忆与遗憾。当然,还有那熟悉与从陌生到熟悉的建筑、无论是新建的筑,还是已拆的屋,那里有我们未来的快活,也有我们曾经的快活。


 


每一座城市,都有我们的爱与恨,都有我们的快与活。我们无时无刻在行走着,行走在这座巨大的迷宫中,找到快活,了解快活,得到快活,当然,还有共同回味那些存留在记忆中的快活。


 

DSCN99851

Tags: ,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2)

城市巴别塔——最终我们将学会把一切藏在心底深埋

《圣经》创世记第11章记载,为了能够通往天堂,人类联合起来准备修建巴别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


 


从此,沟通,便成为了整个世界的人们每天都要进行的必要活动。然而在这其中,沟通永远出现障碍与转译。传播学层面的沟通可以看作是信息的传递过程,信息从0AB的传递过程中遇到(传播学中的不确定因素或变量因素)而发生变异,有可能变成X(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因此传播具有诸多不确定性,所以:完美的沟通始终无法完成。


 


从某种意义上讲,语言和城市是人类最重要的发明,前者让人们进行交流,后者让人们得以汇聚。前者的衍生物是人类几千年的文化艺术,后者的成果是疯狂蔓延的物质文明。但是人类注定要悲剧性地存在,语言无助于人们灵魂上的沟通,城市则按照自身的逻辑蔓延。


 


人们生存在城市中,用各种语言进行各种意想不到的沟通和并非本意的沟通,词不达意地进行着城市生活,而城市用砖瓦、道路、绿化、拆建、扩张、封存等各种形式与人们进行沟通。整个世界都蒙着眼睛堵着耳朵互相摸索,似是而非地明白与领悟。


 


有的人渴望沟通,有的人拒绝沟通,有的人恐惧沟通,有的人麻木沟通……这个世界,因为太多的不同,创造了太多的欲望,沟通是疏导欲望的工具,而欲望动物与欲望造物却在其中无目的游荡。


 


沟通有效吗?太多挫败后我们是否还愿意再张口?最终,我们将学会把一切藏在心里,深埋。

wall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七九八工厂)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北京超北京

 


北京喘了一大口气。


 


带着将近40度的热温与无法平息的喘气继续加速度向前跑去。看着那快速消失的背影,我们不禁感叹:果然不愧是超北京


 


有人曾经跟我说,北京目前给他的感觉很像一辆大巴忽然加速,坐在车里的人们都同时向后仰靠的定格状态:来不及反应,也被动地接受了事实。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停顿几秒钟思考一下的话,便发觉这种身不由己又充满期望的状态就是每个人心中对于超北京的真切感受。


 


奔跑的余震未定,耳间又被鸟莫道不消魂巢工地的施工声吵响。眼前幻生出奥运五环、举国欢庆、北京咧嘴微笑着,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心潮澎湃……这几年,北京已经披上了奥运的外衣,光鲜而大张旗鼓地实施着那些大动作。三环仍然悠慢地挪动着车辆,而北京却真真切切地超速了,以至于十字路口的摄像头无法捕捉这个城市的车牌号”……


 


生活在北京这座城,每天看着库哈斯的CCTV茁壮成长,满眼满耳的北京大事与快闻,穿梭在二环内似是而非的北京老城与CBD和中关村之间,感受空间错位的落差与惊诧。每当经过天莫道不消魂安门的时候,北京又换上首都的姿态让我仰视与崇拜……北京的加速度让人措手不及,越来越快地承载和呈现了更加多元、更加复杂、更加矛盾的符号,让这座城在超速的同时,超生又超载。


 


当六环出现,是否北京将迎来七环、八环?北京像一个大靶心面向世界,走向国际。北京正在用一种本土与世界、民族与国际的语汇,让这座容易产生奇妙化学反应的城市上演着现实与超现实的城市历史。从上个世纪中期,中国从前现代到现代的社会转型,为城市提供了取之不尽的丰富现实,超现实不仅是丰富现实可能产生的奇幻结果,也成为了对现实表象所蕴藏的常态危机或潜在可能的一种反常态解读。


 


然而北京在作为中国首都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到现在的发展,已经呈现了一种超现实的形态与体态:快速发展的经济、核心政治中心、建筑作品聚集、旅游产业、房地产开发、先锋艺术、文化事业、知识型与体力型劳动力的大量流动等。这是一个现实的话题,却处处充满了超现实的表现。北京的现实与超现实,是这个城市生活世界的两个面,它将这座城市令人熟视无睹的日常生活和令人瞠目结舌的戏剧冲突混合在人类造物和社会事件之中。


 


也因此,北京与超北京看似一种对比,实是一种表象与真莫道不消魂相的冲撞与相融。北京是现实的,超北京是超现实的。北京的快速发展与奥运契机让这座现实的城市变得超现实起来,一切事情都开始不可思议:一切中与西、本土与国际、高端与底层、政权与无政权、富豪与穷人、北京土著与北京过客、历史悠久的古迹与现代先锋的建筑、挤公交车与开宝马奔驰等等这些都在同时发生着……


 


北京在同一个空间维度上叠加了太多绝然不同的圈层,他们彼此偶尔渗透与交集,却也永远相对独立自成体系。对他们来说,北京可以是政权中心、可以是文化天堂、可以是机会发配站、可以是避风港、可以是垃圾场、可以是宜居城市、可以是流浪和游牧的广场……因此无论是何肤色的人、说何口音的人、做何行业的人、有何等收入的人,总是可以同时出现在麦当劳或者国贸、三里屯、后海和王府井大街上,彼此相安无事、安定和谐、生态平衡。


 


我们眼中的北京,只是这个具有庞大而复杂又丰富而精彩的体系的城市的某个侧面,北京其实是一个包容了各种复杂与丰富符号的超级城市。北京十分现实,北京十分超现实。


 

因此,北京很北京,北京超北京。     

peking transformer777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