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在生活的距离中窥视——浅谈康海涛作品


并不是任何一种艺术表现都可以让人忘记时间空间与记忆,并且忽略自己的角色,更 ** 光影概念与视觉逻辑。这种熟悉而温热的感触,也绝非所有的画作可以自然传达。但当你看到康海涛的画时,或许能很悠然地感知那种从眩晕中逐渐苏醒的温度。这种温度,来自于人类对于存在的忽略与熟悉,更来自于人们在生活中缺失的自体。尽管画面是一个永恒的定格,但欣赏的时候却可以让情感思绪无限延伸。所以有时候人们感觉到的,不是迷失在黑夜里,而是在黑夜里找回自己。


 


但康海涛的世界,不仅仅只有夜晚。尽管不得不承认,人们对康海涛作品最大的印象或许就是夜。在从1999年到2009年这十年的创作中,岁月积淀下夜晚的丰富色彩与多层次的情感,成为了让康海涛产生创作欲望的一股隐形力量。然而我们透过那一层层不同质感的夜色,看到的是一个善于观察日常生活并在微小世界中安静思考和跳跃的孩子。这或许就是一个朦胧轮廓的康海涛。因为大量关于夜的作品而被称为夜的猎手的他,习惯一个人在幽静的夜晚中散步,也因此倾心于日常生活中微小世界的述说。康海涛耐心、专注、懂得如何陪伴与留守时间之下的客观事物与主观情感,更擅长让光的色彩散发出温度。在康海涛的创作中,可以感受到一股无形于自然的凝固。无论是空气、光与温度,一切都凝固在当人们看画的时候,忽然耳朵可能会听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美妙音符滑过的那一刻。这种从平面到感官的转化力量,虽然看似矛盾,却创造了一种游离于现实又回归于现实的真切体验。


 


康海涛创作世界里的日常生活并非具象的细节或者缩影,而是一种让人可感知熟悉的情绪。这种情绪或多或少地通过夜的面貌出现,在看似静止却无限律动的画中,慢慢弥散。而在历史上,日常生活其实是一个经常被人们长期忽视的问题,它存在的意思也在历史中成为众多哲学家和艺术家相持辩论的话题。海默在讨论日常性的问题时就曾经从心理体验的角度指出:现代社会的日常生活有两种相反相成的体验,一是单调、厌倦,二是奇迹感、创造性,日常生活是由这两种体验组成的混合体。康海涛的画恰恰与海默的理论有着不约而同的暗合。在看似单调平静的视野中,寻找常态下躲避起来的不同寻常的存在。而在视觉上的单纯与回归让这种探寻的力量自然地释放。然而在日常生活与艺术界限消弭的今天,已有的美学话语、价值体系已经显现滞后,固守旧的美学体系已经很难满足当今审美的变化。艺术家们正在寻找更为自然与巧妙的方法莫道不消魂论,让艺术的表达与对日常生活的捕捉与思考更加浑然天成。康海涛恰恰是因为热爱生活的细节,专注并善于传达情感,从而在自己的创作中占据了以安静与还原来获得关爱满足感的话语权。


 


其实我们在看到康海涛对日常生活的关怀背后,也渐渐感受到了他对于创作与现实所拿捏的尺度,这种带有不同感情玉枕纱厨色彩与语气温度的距离,成为康海涛作品的另一种诠释。齐美尔曾有一个重要的看法:艺术家以他艺术的方式对世界整体做出反应,并形成了他的世界观。也就是说,艺术家总是以独特的艺术家眼光和艺术方式对自己所面临的变化着的现代世界做出反应。对艺术家而言,他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通过独特的艺术表现来反映这个现实及其自我体验。因此,距离在美学的意义上,首先呈现为一个艺术家及其作品与他所生存于其中的社会现实的复杂关系。康海涛选择的方式是收缩与向内,但不畏惧和后退。在康海涛的作品诸如《老房子》、《遥远的山岭》、《小路》等里面,能感受到一种因为距离所产生的互生反应。这种距离让人们离现实更近,康海涛的画似乎让现实独特的深层含义与人们发生一种更为直接的关系。那些描绘的夜与色,暗喻了隐藏在外部世界冰冷的陌生性背后所存在的灵魂性,通过这种灵魂性的存在让现实存在与人相关,为人所理解。


 


在中国众多青年当代艺术家中,康海涛个性的质朴与冷静是比较难得的。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的康海涛,在大学期间养成了不过多追逐潮流而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作画的习惯,也因此成就了目前个人创作状态同生活状态相对统一的艺术家特质。康海涛在外人看来与主流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个人特质,恰好让他浑然天成地亲近了自然流露与真实观察。这种素颜而居、淡然而作的状态,为康海涛在艺术创作之路上带来了更为深邃的延伸空间。然而在 艺术家已经成为折射出多棱关系的术语的当今,一方面,艺术家要在现实中实现他的价值,所以会被要求遵循艺术节内形成的某种惯例,只有采用了被认可的形式,作品才会被公众所重视并加以严肃对待,并最终为艺术家带来声名。另一方面,艺术家身为创造者的自我要求又与艺术节的惯例之间存在着诸多矛盾,也因此会出现控制与反叛的创作现场。我们虽然在康海涛的作品中读出了艺术家个人意志对世界现象对话的体现,却更愿意看到他将在未来如何在小我世界与真实世界中找到平衡与自由掌控。在如今中国当代艺术充满了过分谄媚与暧昧的今日,我们至少应该高兴的是,在浮躁的年代仍然还能有那些懂得坚持和执著的艺术家存在。中国当代艺术的舞台需要更多沉淀与思索,同样需要更多这样的青年艺术家们在自己艺术道路上学会了解自己和了解生活,懂得趋避浮躁与浮表,真正用艺术为自己说话。


xinsimple_072040412102757830489109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当夜的能量正在凝固地奏响

 


或许你模糊了声音的细节,但却听出了夜的喘息。


 


在康海涛的画中,我们唯一能听到的是一种单纯的安静。这是一份很纯粹的感动,带着交响乐般的奏鸣华彩,却不留一点做作的音符。夜的各种黑在不同层次的融化中渗入了每一个留步画前的人们心中,好像森林深处有一支笛声,让我们着迷般地沉醉。


 


作为一个夜的猎手,康海涛习惯在幽静中独自徜徉,更沉迷于微小世界的述说。他耐心、专注、懂得陪伴时间一起停驻,更擅长让光的色彩散发出温度。


 


在众多中国七零后的当代艺术家中,康海涛拥有同夜晚一样的质朴与冷静。在外人看来与主流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特质,恰好让他浑然天成地亲近了自然流露与真实观察。在他的创作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凝固。无论是空气、光与温度,一切都凝固在一霎那,而其间,我们的耳朵则会听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美妙音符滑过。这种从平面到感官的转化力量,虽然看似矛盾,却创造了一种游离于现实又回归于现实的真切体验。


 


在如今中国当代艺术充满了过分谄媚与暧昧的今日,康海涛的画却散发出了一股在平静中让人震撼的能量,这不仅来自于一种人性失落的乐观回归,更滋生于一片波澜不惊的内心世界。这股强大的力量,让人们在览过画作之后,深深被那种疏离又陌悉的亲切感所征服。


 


因此,懂得康海涛画的人们夜里不再孤独。


 


那正在奏响的声声音符,不是口供,而是朗诵。



kkk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