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当“是非”已成家常便饭


今年北京的冬天依旧是没有态度的。


 


不温不火、不左不右、不过分极端、不特别偏激、不盛气凌人、也不卑躬屈膝……没有几天就要迎来二零零发了,似乎这个岁末没有是非。是不明是非,抑或是非分明?每个人吃着碗里的白米饭和黑米饭的时候,大概味道都是一样的。


 


生活在这座是非城,大概里面过活的人们都已经对是非这般无聊语汇失去了兴趣。本就是非的人们做着本就是非的事情,谁还会反思这般是非又犯了谁人的那般是非呢?


 


我们已经陷入是非对错的逻辑中,把这个立体的世界平面化了,二分化了,一切事物非黑即白、非对即错。我们在这种逻辑中能否找到真理?还是另有蹊径?但是当我们进入了将平面是非转化成立体是非的思维逻辑中后,将会发现无穷的乐趣。我们将会在这个奇妙的思维旅程中发现一切生活中的现实与超现实、表象与真实、对与错、方法与原则、先天与后天、苦恼与乐趣、传统与突破、尖锐与愚钝、明朗与暧昧、英雄与狗熊、男人与女人、倾听与诉说、进补与排泄、沟通与拒绝沟通、城市与实诚、人民与认命、卖楼的和买房的、左翼创意与右翼创作、凹与凸、哗众取宠或是一声叹息……


 


是非这个词汇,本就有很多是非的解构:争议的是非、二元论的是非、对立学说的是非、表象与真莫道不消魂相的是非、八卦人性的是非”……如果真的非得将这个词汇掰开揉碎、辗转反侧、机关算尽地理解与表现的话,大概一切人心所想、人眼所见、人体所及的和人心所不想、人眼所不见、人体所不及的一切都将成为是非的俘虏品。


 


如果说是表象,其真莫道不消魂相必然有的一面,若成为表象,也必将成为内在真莫道不消魂相存在。无论是城市建设、房地产发展、艺术事件、创意产业还是生活的个中事件,都存在着这种表里是非的非法与合法关系。


 


所以我们可以环球同此凉热。所以我们可以让躺在西式棺材里的中国皇帝脑袋上长出万年长青的松柏盆栽。所以我们可以让祈年殿登月金光闪闪臭屁翩翩。所以我们可以让性感的屁股面对崇拜让扭曲的嘴脸面对荣誉。所以我们可以在艺术家捂嘴偷笑的背后胡乱发表我们的独到见解。所以我们可以肆意发泄不满又得意温情自嘲。所以我们知道那些表面的存在与隐藏的失去碰撞出的痛苦与无奈。所以我们知道穿越时光的时候一定需要一些小窍门让自己的生活变得轻松不已。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些实实在在的实物去雕刻我们容易忘却的记忆。所以我们需要一种情感让我们不会在是非模糊的世界里走失自己唯一的那只羊……


 


但我们又受制于这座城市。物价提速、房价提速、一切需要票子的东西都快急近脱轨般地飞涨,唯有那可怜巴巴的薪水仍旧吝啬地挪步。这座畸形的城市让人们同时具有多种身份,白天做人晚上做鬼,找钱途不找前途。私活永远做得比公活要漂亮,因为私活挣得永远比公活要多。老板的脑子都进了水,政府官半夜凉初透员的脑子连水都进不去了。国家卵蛋国家卵巢争奇斗艳。CBD莫道不消魂 ** 隔街相望,阴阳平衡。数不尽的豪宅忘了中国究竟有几位豪人。宽阔气派的马路永远让这座城市成为孤岛。京味的记忆大肆践踏,盗版的国货随处可见。洋人们讲蹩脚中国话过土节,土人们操流利洋语过洋节……我们极为荣幸地生活在这座冠冕堂皇的城市中,享受便利与资源,忍受自卑与自负,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角色,在城市发展与自我成长中分佳节又重阳裂与蜕变。我们最终将选择什么?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甘做是非小人


 


于是,一年四季,即使冷了,我们仍然有本事让全世界变暖。因为我们只是被动地是非罢了,我们本身竟是不懂得如何去是非的。所以我们一日三餐,偶尔加餐,庸庸碌碌,也能苟且偷生。那些挣大钱的和挣穷钱的人们大概都会在夜里做梦。无论城市变成怎样的容貌,那些挤公交的和开宝马的人们大概都会大大方方地同驶在长安街上。还能怎样?活在这座是非的城,一切被解构抑或是被重构的是非都已成为了家常便饭。


 


所以,我们拉屎之后先擦屁股还是先冲马桶,并不重要了。因为我们已经爽过了。

092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4)

是非北京


 


北京,的确是非。


 


在全中国,大概没有哪座城市能够比得上北京如此之复杂,如此之是非了。


 


说北京是非并不是说这座城市是中国巨大的八卦场,而是说北京太立体、太多元了。北京就像一个两面三刀的侠客,又像一个八面玲珑的性感女莫道不消魂优,每天变化着不同的角色,更在体内承载了太多太繁杂的灵魂和期待。因此,北京,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不是华盛顿、不是伦敦、不是东京,而是北京,自有其是与非的是是非非。


 


而这几年,提到北京,全世界的人都会众口一词的说到奥运。作为世界千年大国的中国也是等了几千年才等来这场全球性瞩目盛会,自然会紧张、焦虑、大张旗鼓、又小心翼翼。尽管奥运临近才宣传文明礼貌、尽管做面子工程也要保证效果、尽管奥运门票如此戏剧性地售卖、尽管福玉枕纱厨娃们满大街乱窜却始终没有让人能对号他们的名字、尽管如此之多的中国特色,北京奥运还是每天以倒计时的方式越来越近。北京开始热起来又静下来,热的是沸沸洋洋的奥运这那,静下来的是所有的人的期许观望。


 


可是这份安静也并未持续多久,我们耳间又被鸟莫道不消魂巢工地的施工声吵响。眼前幻生出奥运五环、举国欢庆、北京咧嘴微笑着,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心潮澎湃……这几年,北京已经披上了奥运的外衣,光鲜而大张旗鼓地实施着那些大动作。三环仍然悠慢地挪动着车辆,而北京却真真切切地超速了,以至于十字路口的摄像头无法捕捉这个城市的车牌号”……


 


生活在北京这座城,每天看着库哈斯和奥雷·舍人(张曼玉现任男友)的CCTV茁壮成长,满眼满耳的北京大事与快闻,穿梭在二环内似是而非的北京老城与CBD和中关村之间,感受空间错位的落差与惊诧。每当经过天莫道不消魂安门的时候,北京又换上首都的姿态让我仰视与崇拜……北京让人措手不及,越来越快地承载和呈现了更加多元、更加复杂、更加矛盾的符号,让这座城实实在在地上演着是与非的国粹大戏。


 


当六环出现,是否北京将迎来七环、八环?北京像一个大靶心面向世界,走向国际。北京正在用一种本土与世界、民族与国际的是非观,让这座容易产生奇妙化学反应的城市上演着现实超现实的城市是非历史。从上个世纪中期,中国从前现代到现代的社会转型,为城市提供了取之不尽的丰富现实,而超现实不仅是丰富现实可能产生的奇幻结果,也成为了对现实表象所蕴藏的常态危机或潜在可能的一种反常态解读。


 


然而北京在作为中国首都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到现在的发展,已经呈现了一种超现实的形式与体态:快速发展的经济、核心政治中心、建筑作品聚集、旅游产业、房地产开发、先锋艺术、文化事业、知识型与体力型劳动力的大量流动等。这是一个现实的话题,却处处充满了超现实的表现。北京的现实与超现实,是这个城市生活世界的是非两面,它将这座城市令人熟视无睹的日常生活和令人瞠目结舌的戏剧冲突混合在人类造物和社会事件之中。


 


也因此,北京的是与非看似一种对比,实是一种表象与真莫道不消魂相的冲撞与相融。北京是现实的,北京也是超现实的。北京的快速发展与奥运契机让这座现实的城市变得超现实起来,一切事情都开始不可思议:一切中与西、本土与国际、高端与底层、政权与无政权、富豪与穷人、北京土著与北京过客、历史悠久的古迹与现代先锋的建筑、挤公交车与开宝马奔驰等等这些都在同时发生着……


 


北京在同一个空间维度上叠加了太多绝然不同的圈层,他们彼此偶尔渗透与交集,却也永远相对独立自成体系。对他们来说,北京可以是政权中心、可以是文化天堂、可以是机会发配站、可以是避风港、可以是垃圾场、可以是宜居城市、可以是流浪和游牧的广场……因此无论是着何肤色的人、说何口音的人、做何行业的人、有何等收入的人,总是可以同时出现在麦当劳或者国贸、三里屯、后海和王府井大街上,彼此相安无事、安定和谐、生态平衡。


 


我们眼中的北京,只是这个具有庞大而复杂又丰富而精彩的体系的城市的某几个侧面,北京其实是一个包容了各种复杂与丰富符号的超级城市。因此每个人心中的北京都只是是非北京的某一个切面,只不过阳光明媚的时候那个切面美丽而绚烂,赶上阴暗无光的时候那个切面或许就是你对这座城市积怨的怒火。好在北京毕竟是大国之都,他允许默认宽容习惯任何声音的出现,不管是热爱的、怨恨的、不满的、嘲讽的还是沉默的,都能够在这个奇妙荒诞复杂又让人爱恨交加或是爱之深责之切的城市中存在。这或许就是北京的是非魅力吧。


 


不管是现实的首都,亦或超现实的北京,这座城市,始终都是是非的,并且终将更加是非。

peaches1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