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对于梦的追寻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人在睡眠的状态中,大脑仍然在思考,不通过平时的思维方式,而是通过人日常的行为模式与经验和意志作为梦的构架原料和方法。因此,梦里面的东西熟悉又陌生,似曾相识又胆战心惊。


 


整整一个晚上,可以经历很多个空间维度寻找不同的梦境,那种相遇的快感与不可预知的惊恐让梦变得超真实或超不现实。认识的人会出现在梦境中,熟悉的场合,或者陌生的未知领域。童年的记忆片断掺杂着成年人的话语方式,每一份童真的画面都带着腥风血雨的暴力元素。孩子永远以大人的面孔行为,叙事也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但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做梦的人多多少少参与了创作梦境的工作,一种强大的思想意识引导着思维走向,有时候,梦便变成了梦到自己想梦到的梦,然后按照幻想继续进行。也有的梦让做梦的人无法掌控,犹如磕药般惊恐与沉迷。


 


我喜欢每日醒来回想自己当晚或者清早的梦,更愿意与人分享。有时候一夜的梦就像几个小时的好莱坞科幻大片,结构完整,悬念迭出,人物关系清晰,情节扑朔迷离,结局出人意料……也有的梦细碎到醒了之后也只能用记忆捕捉到只字片影,但却回味无穷。有时候梦见一句话,醒来的时候会用这句话作标题写一篇文章。有时候会在梦中梦到工作中需要解决的创意,醒来之后也会赶快记录下来。梦给生活的启发太多,我的心里总是怀着感激。


 


昨夜作了梦,空间散乱、情节迷惑、只记得几个人物,过程却忘得可以了。也清晰地记得在小学的校园、小雨天,抱着一个小妹吻她的脸……还有升起仪式,快板的国歌和整齐的队列……然后是表演,每个人穿着大气囊衣服从讲台跳到操场,偶尔技术过硬的人还能飞起来,但最后还是一头撞在墙上掉下来……我们看得开心,却又忽然转变成为外星人入侵……不知为何我总会在梦境中出现外星人入侵的场面,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萦绕在梦境中,荒诞又真实。


 


喜欢解梦是一种乐趣,人对于找到某个答案都是执著的。我们习惯于给自己的生活和某些发生的事情一个合理的理由。其实这种画蛇添足的做法,自己心里明白它的无用,却仍然喜欢且乐此不疲。这种不期而遇的大脑皮层的幻觉感受,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找到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那里充满了需要被我们解码的秘密与暗示。我们相信关于认识未来和过去的神秘力量就在我们自身的体内,所以梦是一把钥匙,我们要做的是找对那扇门。

dream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Comments (3)

三个怪梦:分娩金鱼和蛋的兔子、与我逃难的狗、回家的父亲……

 


梦境一:


一个没有具体指向的地方,我和朋友们玩捉迷藏,我藏在一扇木门后面,等了好久都没有任何声响。我好奇地打开门看外面,结果看到门口躺着一直很大很大奄奄一息的白色兔子。我当时很着急抱着它就找人求救,在路中才发现它原来是快要分娩了,结果在路中可爱的大白兔生出了好多东西:类似咸鸭蛋的东西,还有几条金鱼。我把这些都放到了金鱼缸里,蛋都在里面,金鱼也在地游着。我一路走一路安慰兔子说:别怕,马上就能找到你的主人了,你会好起来的……


 


梦境二:


空旷的场地,夜里,我仰头望天,似乎在等待奇异的天象。结果从天空最远处向地面飞来很多类似流行的火球。我当时的直觉是地球被入侵。于是逃跑逃生。跑到一所大房子旁边,却发现有敌人正在灭口扫荡,我当机立断开始用双手挖土地,结果很快挖出一个很大的洞,自己躲进去,这时候不知不觉身边读了一只狗,很漂亮类似哈士奇的种犬,很乖很听话的根在我身边,我掩护它并带着它一起躲起来……


 


梦境三:


回到了儿时的老房子,推开门,见到了爸爸,当时的感觉是爸爸出门好久好久终于回家了。他背对着我,带着墨镜,我高兴地喊爸爸,他安静地回答我。之后一如往常。最后还梦到像小时候一样爸爸妈妈和我睡到一起,然后我就梦到自己起床上班去了……


 



梦后话:前段时间梦到过烟花和跳楼自杀的狗,后来解梦的结果都是关于好财运的,这次的结果大致也是如此,应该是令人高兴的梦。我不迷信,但是那种冥冥之中有说不清楚的事情,才的确让人觉得神秘而有力。好吧,我该做的就是:平静生活,努力进取!

coleman3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Comments (2)

梦见一只跳楼自杀的狗

 


早上,梦到一只跳楼自杀的狗。


 


在那之前,我在梦中看了一场从来没有看过的绚丽烟花,我似乎站在一个高高的露天悬空平台上,看着奇异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心情高涨,似乎兴奋得要喊出声。


 


而在那之后,我亲眼看到,自家的狗跳出了阳台的窗户,我的心掉到底谷,碎了,我大喊、嚎叫、撕心裂肺、痛苦不堪、甚至心中带着后悔与懊悔……我看到楼下草坪上一大滩的鲜血,我痛苦地流泪,嘴里喊着:我不想下楼去看,我不想下楼去看……


 


然后我醒了。左手重重地压在胸口,好久才睁开眼睛,长喘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庆幸。


 


后来我跟几个朋友讲了我的梦。他们大多在安慰我,不过我还记得其中一个人说的:你现在的生活正在经历一场如烟花般绚丽而短暂的时刻,你沉迷其中,自得其乐,而在此刻,你将忽视了你心中一个你爱的或者在乎的人,或许这个人将因为某些原因与你彻底无缘,擦身而过。而当你真正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无力挽回,只能自己承受这份痛苦的折磨……


 


我只觉得这个结论有些靠谱。或许是这样吧,绚烂的浮光掠影容易让自己看不清真正的人与事,人往往会为此付出代价,错过,或者再也不能重新来过。我回想了这一年,自己变化了有多少?认识的人中哪个记忆犹新,哪个面目模糊?心中在乎过谁?谁又让自己在失去与错过之后痛苦流泪?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些五光十色的烟雾真的让自己瞎了吗?为何面对爱却不敢说?接下来的人生还会有多少个失落?……


 


有几个清晨醒来的时候,觉得心空空的。在超理性面前,我只能甘拜下风。但是我想说,人如果太过理性,必然会权衡,而迎来失去和错过。人生的路很短暂,走到最后,我们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是多少个遗憾呢?


 


忽然间,嗓子哑了。口中冒火。我喜欢自我折磨。疼痛让我感知自己的存在。或许终日将在折磨中过活。

bloodbuiding


(照片摄于二零零七年某雨天)

Tags: , ,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梦魇Nightmare]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