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如果我消失了,会有人想念我吗?


一个男孩告诉我,他喜欢的一个女孩消失了。


 


大概事情如此,一个星期发短信没有回,昨天打电话才发现停机,网上的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更新。然后,这个傻男孩问了我好多傻傻的问题。我知道他们因为某种原因不可能在一起,但是他至少是心中很喜欢她的。看着他失落又带着某种期盼的眼神回到座位上,我也傻傻地问自己:


 


如果有一天某个人也忽然消失了,我会怎样呢?或者,如果某天我消失了,会有人想念我吗?


 


人都是很奇怪的,大家习惯了彼此存在的状态,即使彼此没有联系,心中也知道对方的存在,可是忽然有一天,一切可以联系的方式都失效,茫茫人海,再也无了音讯,那会是怎样的失落呢?尤其,是一个自己喜欢着但或许不能在一起或者不能说出口的人……


 


我总是感动于某种重逢,某种历经千山万水之后的重逢,或者无望之后的重逢,无论这份感动来自于文学作品还是影视作品,再次见到彼此,是一种感情的抚慰。就像《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里面幻觉死去的母亲再次回到家里与女儿相逢,或者《我们俩》里面女孩和老奶奶的最后一次重逢,真实而感动。而在生活中,这些细枝末节的场面太多太多,以至于我们无法记起,但决不会忘记。


 


其实很早就有一种冲动,离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朋友圈子,去别的城市,一声不吭,换电话、不上网、换掉公司、断绝和任何人的来往,甚至换一个身份生活。然后到底会到多久大家才会注意到我的消失呢?还会有人惦记我?有的人这辈子是否就再也见不到了?会不会有戏剧性的相逢?这个无聊的决定或许会在某天实现吧。


 


人没有办法避免与人打交道,人没有办法避免产生感情,人没有办法避免分离,人没有办法避免轮回,人没有办法避免重逢,人没有办法避免再次擦肩而过。


 


谁能心如止水?谁能真诚以对?谁能执着地等?谁能信守一生?我们连自己都不了解,都不信任,都不在乎,还能期盼什么?


 


最终当自己消失了的时候,最先忘记自己的其实就是自己。

word
2001
(五年前的自己 面目已被忘记得模糊)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