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佑行欧罗巴(5):骑着风车跟云彩赛跑



时间:
200891


地点:Zaanse Schans

一个凉爽的初秋午后,一只肥硕的乌鸦从花园深处衔了颗枣子美滋滋地飞回树上。一只骄傲又笨拙的白鹅大摇大摆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忽然发现了远处有镜头照向它的时候,向这里望了望后又悠闲地走开了。


 


农场里,奶牛们慵懒地趴在草中窃窃私语,围栏里的羊们好奇地向镜头聚过来,伸出它们可爱的脑袋,望来望去。一切很安静,远处的风车在慢慢转动,偶尔走来的人们总是会心一笑地打声招呼。天空云层很厚,但是天很蓝,阳光明媚。鼻尖传来草香与湖水的味道,这个下午,非常舒服。


 


Zaanse Schans是离Amsterdam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那里因为有很多兴建的风车而得名风车村。来荷兰的第三天一早,便坐上火车前往了。


 


早上还有些冷,天空中云层很厚,似乎随时都能掉下雨滴来。不料在需要乘船引渡到小村庄上的时候,下起了一小阵雨,但心情还是很好。因为这里跟两天前热闹而疯狂的Amsterdam不同,一切都很安静,没有太多游客,村庄的人们做着自己的事情,你在这里可以随便地走走转转,因为地方不大,所以心里也没必要着急看全,于是留下了大把的时间,可以让你在阳光下发呆。


 


雨过天晴,当太阳终于迫不及待地从云层中跑出来的时候,心情也跟着暖合起来。漫步在田间小路,忽然觉得很多画面像极了小时候读的关于那些农场庄园故事里的样子,茂盛的草、绿油油,风吹得天空的浮云飘动的速度有点超乎想象,但异常好看。木屋窗前的鲜花在阳光下鲜嫩得竟然激起了我的食欲……


 


我走走停停,在小山坡坐下看着几只大肥鸭子大摇大摆地过马路。远处的风车慢慢的转动着,阳光伴随着有一点凉的风让我有点目眩,那一刻已经完全让我忘记了自己的生活和世界,真想融化在这里,这慢悠悠的一切。


 


这里还有专门讲解木鞋制造的房子,里面有一个男工匠在那边制造木鞋,四周零零散散地坐着一些老人游客在那里看着,房间的其他地方的货架放慢了从大到小的各种木鞋,由于是手工制作,一双成佳节又重阳人穿的木鞋大概要卖到90欧左右,其实也挺贵的。除了木鞋房子,还有奶酪房子,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好吃的奶酪,香气诱人,要不是因为十几个小时飞机的缘故,我这次在荷兰肯定会买很多奶酪回去的。还有,风车内部可以花钱进去看,其实也没有啥个究竟。

Zaanse Schans
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实是安静的田园风光。整整一个下午,都慵懒而舒服地度过。


301936_53519086

301936_53519109

301936_53519551

301936_53519124

301936_53519194

301936_53519141

301936_53519161

301936_53519502

301936_53520057

301936_53519477

301936_53519660

301936_53519592

301936_53519633

301936_53519993

301936_53519971

301936_53520551

301936_53520090

301936_53520033

301936_53520421

301936_53520509

301936_53520451

301936_53520397

301936_53520599

301936_53520839

301936_53520861

301936_53520880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3)

佑行欧罗巴(4):Holland = Homo·Land

 



时间:2008831


地点: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曾有一位从荷兰回来的女孩子跟我说,她在Amsterdam某桥头看到两位英俊的男子深情的热吻,当时没有感觉任何异样,反而觉得十分浪漫甚至有些嫉妒。没错,荷兰除了风车、木鞋、大麻和性开放之外,能让人记忆犹新的就合法化的同性恋了。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中,欧美国家是性开放的国家,很多人自然而然地会戴上有色眼镜将这种性开放联想到性乱、性解放、性犯罪、性狂热、同性恋甚至艾滋病的负面范畴。不少人觉得那是件可怕的事情。也因此,在中国,一切与性有关的事情,全都苟且偷生并异常繁荣于地下。这种表面安分内心骚乱的中国性现状,同西方世界国家将性光明正大地正视存在形成了极端的对比。


 


一个社会体制的安定,需要一定的法律约束与保护。游离于法律体制之外并同样也被道德排斥的行为,是十分危险且能量巨大的。而在荷兰,因为整个社会的进步层次更高,人们对于性的态度也随之自然。性产业、性行为、同性恋这些都被正常化,并有相关法律规范,也因此整个社会和谐而相对稳定。


 


对于同性恋来说,宽容的态度和开放的环境让这个少数群体得到认可与肯定。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也将这个性生活和情感生活并不稳定的群体找到一个可以相对稳定的保护。而在中国,这样一个格局或许还需要经历更多更长时间的等待,一个国家的进步不仅仅是在经济指标和GDP的增长中大步向前走,同样需要对人性关怀和道德认识的长足进步。用句很多人都说的话:衡量一个社会进步程度的高低,最简单的标准就是看它对同性恋的认可程度有多少。


 


所以,在Amsterdam,如果碰巧你一抬头看到了GAY CIMEMA标志的牌子,或者门头高挂彩虹旗的小商店或小酒馆,千万不要觉得奇怪,这一切在这里都相当自然的存在着,或许你可以走进去看一看,这样一个边缘文化是如何生生不息地呈现:丰富的同志杂志、影音制品、服装、性用具、GAY MAP等等。同样,你也可以大大方方地到著名的GAY STREET走走看看,那里白天都会站满或年轻或年长的男人们在酒馆或者餐馆互相聊天攀谈。他们衣着得体入时,谈吐优雅和善,当然,如果你是一位帅哥,无一例外地会意外收获他们电给你的迷人秋波。


 


同样,Amsterdam的同性恋群体并没有想象中的疯狂和开放,大概是整个社会的认可环境,大多数人都能够正视自己的身份,并且正常而愉快的生活。渴望随处便能看到奇装异服和过分举动的猎奇心理让我在Amsterdam稍稍有些失望。不过,当你不小心闯入一家店时,不要怕,店主自然而和善的招待,会让你很快找回轻松的愉悦感的。

 
g01

g03

g02

216

g04

g05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5)

佑行欧罗巴(3):I Amsterdam

 



时间:2008831


地点: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说实话,晚上的Amsterdam并没有想象中如此华丽与糜烂,大概是气温的缘故,夜里的人们始终保持着理智的清醒,尽管河道游船上不时传来观光客齐声欢叫的兴奋之声,尽管红半夜凉初透灯区那些年轻和年老的男人们都色迷迷地在人体橱窗前流连忘返,尽管酒吧里各色人等疯狂地跳舞和畅饮,第一个夜晚,我与这座城市仍然隔着一层透明的膜。


 


当早上苏醒于Delft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一天将是真正游玩的开始。这感觉就像是周末的夜晚你带了一个性感的姑娘回家,带着烈酒与霓虹,你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却深深着迷于不清醒地荷尔蒙分泌,当白天到来,你睁开双眼,扭头看到身边那个睡得香甜的人,细细端详,你才发现,原来她这样的美。


 


回到Amsterdam的第一件事便是在Link的建议下乘船游览这座城市。忽然发现Amsterdam并不大,整个城市分布着很多河道,颇有威尼斯之味。由于这是一个观光城市,到处可见的是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游客,人与人之间非常和善,当你乘船沿河欣赏这座城市的时候,岸上的人们也会时不时友善地向你微笑和招手。


 


其实,开始认识一个城市有很多种方式,除了乘船观光,你还可以步行。这种用双脚和双眼去看这座城市的方式可以说是一个旅行者最喜欢的。有时甚至不需要地图,你尽管可以沿着某条巷子或者河岸一路走下去,沿途你会遇到不同的人,你感兴趣的店铺,还有忽然发生的小情况。你有时候也忽然想停步在某处坐一坐,看着身边走过的人们,看他们的表情还有他们的故事。在这样一个不大但充满了惊喜的城市里,你大可不必紧赶慢赶地匆匆走过。就那样慢慢地转悠,向每个人微笑,在太阳下伸个懒腰,用相机记录某个美丽的片断,这或许就是旅途中最大的享受了。


 


周日的Amsterdam大部分店铺是不营业的。逛到城中心的DAM广场看到那里正在举办一个似乎是印度文化交流的活动,台上有歌舞表演,台下则有好多特色的印度美食免费品尝,味道还很不错,有件好玩的事情是那边提供饮料的小伙子见我就用中文说:你好。我很好奇地和他聊了起来,才知道他很喜欢中国文化,聊着聊着这孩子开始唱了起来:北京欢迎你……”我当时都快晕倒了,心里那个开心啊,没想到北京奥运会真的让全世界的人都开始关注中国了。我都快要走了,这个可爱的孩子还在问我下一句中文该如何唱,可爱死了……


 


在城市中漫无目的地转着转着就到了晚上,忽然接到了Ruben姐姐的电话,我送了Link到火车站然后自己取了行李便去和Jitske还有妈妈见面了。因为之前在Ruben电脑里见过姐姐和妈妈的照片,这次见面非常开心,一起喝了些东西,Ruben妈妈和姐姐很喜欢送她们的中国礼物。因为妈妈家不在Amsterdam所以要早些回家,在一阵热络地聊天后,送走了妈妈,我便和Jitske骑着自行车横穿整座城市,驶向她的住处了。我只想说,Jitske的这辆自行车比昨晚Link那辆好骑多了。两个人拉风般地在街道上呼呼穿行,尤其是这辆大车,跟国内28飞鸽没啥两样,就一个字:爽。



203

221

204

222

207

223

205

224

209

208

212

210

220

227

211

218

226

2171

225

215

213

214

228

202

201

229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3)

佑行欧罗巴(1):阿姆斯特丹 周末狂欢夜






时间:
2008830


地点:北京 阿姆斯特丹


 


大概快两个月过去了,有一段时光在我的心里越来越远。并不是因为自己越来越记不起,而是那段时光和现在的生活太不一样了。身边很多朋友等待着与其有关的一些文字,而我的脑子却始终停滞,写不出任何一个字,但有一份感受却越来越深刻地在心中沉淀。我想,终于有一天,我会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那些日子的生活,当然,只有我知道,尽管文字再详实,那曾经的很多事情,只能通过回忆去让自己重见回味。


 


就像一个背包客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一个人办好签证买了张机票便飞向欧洲,为了自己的追求,也为了一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愿望。


 


出过这么多次远门,妈妈还是要大老远从家里跑来送去机场,还记得都已经候机了她还托人把在机场买的面包带过来,我明白妈妈的惦记,虽然我还未曾人父,但因为爸爸的早逝和自己慢慢长大,那句儿行千里母担忧的话让我越来越深有感受。


 


又是一次漫长的飞行,上了飞机便把手表和一切与时间有关的东西调到欧洲时间。好吧,我又上路了。一个人。未来的十几天将会出现怎样的情况?闭眼睡去吧。


 


一本《Longly PlanentFrance》帮助我消耗了除睡觉以外的大部分飞行时间。初步制定了法莫道不消魂国部分的旅行计划,当然,法莫道不消魂国对我来说是个有头没尾的旅程。好吧,在此之前,让我先来享受第一站荷兰吧。


 


飞抵姆斯特丹机场的时候,已经傍晚。和在北京机场认识的家在鹿特丹的小弟一起出来,等Link来接。大概都是一样的流水过程。哦,出关的时候遇到一些小麻烦,耽误了些时间,主要是使馆在签证的盖章有些问题,在等候盘查和出示现金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等之后,终于出来,那小弟跟我说,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我看了下表,还好这次十五分钟。


 


阿姆斯特丹机场没有太大的特点,不大,很小,取托运行李的地方有一个实物广告很吸引我:一个拖着鳄鱼尾巴的大行李箱在传送带上一次又一次地转着。


 


告别了那个同行的小弟,和Link碰面,坐地铁到阿姆斯特丹火车站,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七欧寄存行李。好吧!阿姆斯特丹周六的夜晚,我来啦!


 


喜欢阿姆斯特丹的夜色,因为是第一个晚上,这个城市对我充满了新鲜感。中心广场、红半夜凉初透灯区、性商店、各式桥头、河道、激情地有些发疯般的游客、露天小便、特色小吃、还有那随处飘来的大麻烟味……我只想说:wowHere is fuckin’ awesome


 


周末狂欢夜!凌晨四点离开越来越多人疯狂买醉的EXIT,步行火车站,一个小时后我将终于能够睡在DelftLink家中了。一个字:累。






083001

083002

083003

083030

083004

083007

083006

083008

083010

083012

083014

083028

083029

083015

083016

083027

083009

083018

083026

083017

083019

083020

083021

083022

083025

083024

083023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