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人人都是鲁小本


rr03

rr02

rr01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No Comments

他是鲁小本

 


他,两米高。


 


这是所有人见到他的最初印象。并非因为身高,而是因为醒目。因此他在中国学会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好而是两米。鲁小本一直这样回答着一切因为身高而引来的问号,并且乐在其中:当我看到他们见到我后的表情,我觉得自己是Famous


 


就像所有外国人一样,他们在中国受到了比常人更多的议论与目光,这种关注让他们倍感奇妙的情感反应,鲁小本尤为如此。但如果说他的摄影作品与中西文化差异有关,那或许是一种太过狭隘的诠释。虽然我们从他以前的作品(例如《空瓶子》)看到了西方摄影师对中国社会现象的关注与理解,但这并不是单纯地文化差异带来的创作本源。鲁小本同其他白人摄影师眼中对东方的理解与表现不同。他并非单纯地呈现不同,而是谋求某种融合。这种融合不是东西文化的对接,而是脱离人种皮囊下的内在植入。


 


就像本次展览的内容,鲁小本通过摄影、装置和互动参与的形式完成了他贯穿整个创作的符号两米的表达。在摄影中我们看到了出现在不同日常生活中的两米大尺,更在展览现场看到了同一身高标尺下的不同位置的差异呈现。我们在鲁小本的创作中体会到了一种微妙的角色关系:外国人通过中国人眼中看到的外国人来重见自己。当然,这是一条作为明线的铺设,而隐含在鲁小本刻意制造的格格不入的戏剧性表现背后的,是一种寻求认同与包容的情感需要。摄影记录了由思想与意志所产生的行为,更通过行为完成了摄影作品。在作品中我们能够通过鲁小本安排下呈现的两个不同阵线的人群(西方人和东方人的阵线、或高个子人和矮个子人、或男人和女人)的差异,看到他试图将两个阵线的人群统一到一个体系中,而这个工具就是他自己所扮演的。他通过意符的大量重复使用,而逐渐强调和明晰了延展出来的意涵。


 


在作品中我们看到了鲁小本独特的幽默感,他擅用自我嘲解的方式,用自己独特的符号传达他所要表达的思想与语言。他通过差异找到共同,再由共同得到认同。在这个过程中,鲁小本小心地把握了表达者与感受方的距离、小我世界与群体社会的距离、差异与同化的距离、以及表象与隐喻的距离。因此,两米“Famous”直间产生了某种因果关系。但不管是两米,还是“Famous”,我们都将记住的是:他是鲁小本。

06

05

04

02

03

01

07

Tags: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