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巴黎三天四夜(三):游墓

 



昨天的阴雨过后,巴黎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大晴天。因为下过了雨,空气中的清晰度非常高。这样一个美好的白天,有蓝蓝的天,有饱满性感的云,当然还有一个等不及要跑出去乱转的心。


 


整整一个上午,坐地铁来到了曾经在飞机上临睡前圈画的地方:Père Lachaise


 


按照翻译,这个地方应该叫:拉雪兹神父公墓


 


我知道这个地方还是因为《巴黎我爱你》那部电影。还记得那个不解风情的未婚夫以及梦幻般出现的王尔德。还有,就是那个让我觉得非常有味道的公墓。


 


拉雪兹神父公墓面积118英亩,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墓地之一,位于巴黎的第20区。公墓分为97个墓区,许多著名人士长眠于此,如法莫道不消魂国最伟大的喜剧作家莫里哀,波兰作曲家钢琴家肖邦,法莫道不消魂国小说家巴尔扎克,歌剧《卡门》的作者比才,著名的诗人王尔德等等。


 


其实说到坟墓,大多数中国人脑子里肯定都是恐怖片和鬼故事里描述的不堪样子。而这里却充满了让人着迷的地方。当温暖的阳光洒在或锈迹斑斑或爬满苔藓的墓碑上,透过丛生的花草你会看到一个非常安静却充满了犹如交响乐一般壮观的世界。数不尽的墓碑和十字架,各种美丽可爱的鲜花,形状各异栩栩如生的雕塑在这个与世隔绝却生机无限的花园里找到自己的角色,安静地演绎着一段又一段意味深长的乐章。


 


让人忽然感受的另一个感觉是:这不仅是一座公墓,还是一个博物馆。在一个墓碑背后都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或许为人所熟知,或许遥远得让你感到陌生。但这些曾经经历过那些历史的人们,此时就跟你最近距离地存在,安静而备受尊重地躺在那里,接受全世界游客的拜访。那些生长在墓石旁的小花,或许就是他们幻化的身影。当你走在每一条走路上的时候,你会不自觉地微笑,看到任何一个充满艺术感的墓碑你都会小小的感叹。我会幻想此时王尔德陪了我的肩膀一下,用中文跟我说巴黎欢迎你么?


 


这样一个空气新鲜阳光明媚微风拂面的上午,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在这座公墓花园里,没有迷路,没有恐惧,没有催促,只是慢慢地走,慢慢地看。一切都如此的美妙,忽然有一种感觉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走出公墓后门,在从大门到地铁站的中间,有一个二手跳嫂市场,贩卖很多稀奇古怪的玩艺还有可别可爱的糖果。不知道为何,从这个清晨开始,心情就特别好!大概是因为:晴天了。

pl05

pl02

pl01

pl03

pl08

pl04

pl07

pl09

paris29

paris28

paris27

pl06

devinpa02

pl10

pl12

pl11

pl14

pl15

pl13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游荡Purgatory] and have Comments (2)

巴黎三天四夜(二):雨街

 


清晨的巴黎阴着天。


地铁。巴黎圣母院。塞纳河。小雨。湿漉的街道。


漫步杜乐丽花园的午后。一个人的香榭丽舍。没有登顶的凯旋门。


独自走在一座城市里,没有人认识你,你也不认识任何一个人。这感觉很好。


停停歇歇。看着河岸上换衣服的清洁工。被雨水欺负的落叶。草地上的鸟。


停转的旋转木马。铁皮浇花桶。有点冷的温度。并不兴奋的大牌商店橱窗。


朋友们在北京分别同时发来的短信。一句大家想你了,让雨中冰凉的心瞬时温暖。


VIRGIN唱片店。潇洒的巴黎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雨中的街头把戏。绿色的可爱垃圾桶。


卢浮宫旁的WESTIN酒店。迷人的法桐。迪士尼店里活蹦乱跳的WALL-E


令人着迷的蓬皮杜。刷光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的艺术书店。黄昏难得的阳光。市政厅前的鸽子们。


粉色的夕阳和冷静的性商店。Marais时髦的小伙们。 ** 撩人的派对海报。


夜晚的巴黎霓虹。呼唤回家的地铁标识。疲累的双脚。并不十分开心的心情。
还有那或许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原因。
Bonne NuitParis



paris06

301936_61325970

paris02

paris01

paris13

paris15

301936_61326355

301936_61326170

paris07

devinpa01

paris12

devinpa07

paris16

301936_61326825

paris05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No Comments

巴黎三天四夜(一):夜会



巴黎。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法莫道不消魂国。从来没有想到会自己一个人在巴黎转悠。时间过去太久。
2008年夏天的故事,现在大脑中留下的只有如蒙太奇一样的片段了。


 


在恋恋不舍地离开布鲁塞尔的时候,火车站邂逅了一个法莫道不消魂国作家,他的老公在比利时。这并不介意我们谈得很开心。因为仅仅在站台上互相微笑,却竟未想到会在第26号车厢里坐在一起:我是76号座位,他是75


 


这位年逾中年却应然神采奕奕的法莫道不消魂国男人,用标准的英语跟我说他要去诺曼底呆一段时间,因为他要写一本有关二战的书。其间向我介绍了玛黑区一些有意思的酒吧和地方。时间过得太快了,一转眼巴黎就到了。


 


第一次坐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地铁,心里还是开始兴奋起来,还没有呼吸到巴黎地面空气的时候,我就开始对自己说:巴黎,我来了。


 


按照手绘的路线图,我按响了那位挪威哥们(WEI曾经的同事名字忘记了很抱歉)的房门,很快熟络后,我们两个就跑去附近一家地下爵士演奏的小酒馆去小酿微醺了。


 
301936_76709762

P1060387

P1060881

P1050258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