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收容所

此人不合群 请勿看热闹

十二月十四天:冷!除了冷!还是冷!真他妈冷!真 ** 冷!


因为昨晚上看一个人的博客竟然看到凌晨五点半。所以今天睁眼一看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

 

然后发现两个手机的若干未接电话和短信,一个一个回复(我真是个好人)。教练短信说能否把5点的课提前到4点,我都没思考地就回了没问题到时见,结果抬头看表,嚓!已经三点了!

 

疯狂地洗脸、刷牙、穿衣服、收拾书包、吃CLA⋯⋯然后还在家门口吃了一份油泼面后匆匆上车奔向健身房。到了健身房换衣服戴手套灌水壶之后没顾上小便就鼻涕邋遢地找教练去了,结果还是晚了10分钟⋯⋯

 

今天练腿臀和胸。我真的已经迫不及待地希望在短期内看到自己已经慢慢肥胖的乳房变成一对性感诱人的大胸啊!所以卖力卖力卖力推!我发现这换掉女教练之后男教练的训练就是好,就比如说推胸吧,原来女教练做示范我都不好意思看她那儿,然后自己练的时候完全没有参照物,总幻想自己推着推着就退出一个D罩杯的性感美乳出来⋯⋯所以现在看到硬邦邦的男人胸肌后,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涌上心头,就玩命地狂练,这是好事!我预感没几个月我内身材就会回到以前甚至更好了!哈哈!

 

今天我放弃了最喜欢的一节单车课,没洗澡穿上衣服就奔蓬蒿了。跟ruben定好了七点见,买了票,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了一份吞拿蛋黄三明治,就着急忙慌地坐在冰冷的小剧场里了。今天的戏叫《我是自己的妻子》。这是美国作家道格赖特根据真人真事所写的跨性别剧本。

 

本剧的独特之处在于,这是一部以德国传奇老妇夏洛特为主角的戏,却是由一名中年男子演出的独脚戏,一名演员要扮演的角色不只是德国传奇老妇,还包括剧作者道格赖特、道格的工作伙伴们等等,四十多个被一名演员,通过不同的语音、姿势表演出来。

 

夏洛特是一个出生和生长在德国异装癖,从他的私人博物馆到二次世界大战到德国人喜爱的深夜谈话节目,读者跟随道格一起发现夏洛特存在的社会土壤。夏洛特在极端严苛的希特勒主义和东德社会主义的教条下长大,他生理上是男人,但心理上却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女人。他在纳粹时代度过青少年,然后在共人比黄花瘦产主义政权下生活了近半个世纪,少年时,他穿起女孩子的鞋和他妈妈的风衣,成了一个名叫夏洛特的女人,成了一名迷恋古董的收藏者和濒危历史的保护者。她的家成了博物馆,每个房间装满了留声机、钟表、花瓶、图画、火柴盒、家具和任何她可以从被战争蹂躏的家和被斯塔西粉碎的商店中保留下来的东西,而所有这一切都穿着裙子和高跟鞋。

 

老实讲我以为今天会是一位外国戏剧演员演出,结果却是中戏的一个小孩。这其中还有诸多让我感觉不到位的地方诸如台词、感情、角色转换等等。所以关于这部戏我不想再说啥了。

 

从蓬蒿出来后,我跟ruben都决定去南锣鼓巷看看,但是真的谁也不知外面极度冰冷,我们加快脚步到了小跑的地步,后来还是决定去等待戈多喝点东西,可平时走会儿就到的路在严寒中显得那么的遥远,于是我们两个傻大个就沿路在各种小店中进进出出取暖复苏中到了等待戈多。

 

好久没去等待戈多了,今天的造访还是收获颇多的,除了入手一些好玩的小东西外,最让我兴奋的是在这里找到了大部分Derek
Jarman的电影,还有Peter Greenaway的早期影片。另外居然翻到《Pink Flamingos》和寺山修司的试验影像集以及其他一些实验电影。

 

教会ruben用豆瓣,然后用他的电脑翻人比黄花瘦墙看了看与阻离三年的Facebook,后又粗略读了刘小波的报道。忽然觉得每次在国外看到某些消息等回国之后完全无人知晓。我提倡大家能“翻人比黄花瘦墙”的赶紧翻,当下中国“经济贫民政策”和“政治 ** 政策”已经拿老百姓当傻子养了。谁也不愿意生下来就当一个瞎子聋子,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力知道这个世界和社会的真样子,不是吗?

 

晚上回家后把《粉红火烈鸟》看完了。尽管我觉得这个诞生于1972年美国的小成本地下电影其实很业余,并且内容庸俗、恶心、下流、变半夜凉初透态、荒诞及漏洞百出,但想想倒退40年的话,这种影片的确是会让当时年轻人热血沸腾的作品。不管怎样,找了很多年的影片,今天看到了,可以安心睡觉了⋯⋯今天家里冷得我决定不裸睡了!


image

posted by 馒头他爹 in [碎片Amnesia] and have Comment (1)